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983阅读
  • 0回复

科幻和奇幻作家Ursula K Le Guin女士(代表作黑暗的左手,一无所有,地海)本月22日在家辞世

楼层直达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5-01-12
在线时间:
656小时
发帖:
7903
Only in silence the word,
only in dark the light,
only in dying the life,
Bright the hawk's flight on the empty sky.



官站
http://www.ursulakleguin.com/UKL_info.html#New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8/01/23/obituaries/ursula-k-le-guin-acclaimed-for-her-fantasy-fiction-is-dead-at-88.html?smid=tw-nytobits&smtyp=cur


消息转到国内已经很晚了,感谢朋友那边告知。活着的人们总是匆忙;逝者的时间永远安宁。所以每当这种时候,我都感到年华虚度。
奇怪的是,虽然想起作者许多十分优美的段落,当时却非常之想看奥金老人在泰娜的陪伴下那笔触诗意的灭亡。记得那些文字,缓坡,林地,树下,那吹散生命的狂风,最后只是“像一段树根”……
能够咀嚼映像,却无法复诵,只让这种心情变得更强烈。所以迅速返回,打开搬家后就没动过的文学类书柜。可能十年了,它们还好端端地在那里,发脆的纸张抖散着灰尘,好像其实已经有十倍之久。于是在这个夜晚,虽不至获取多少平和,小心地阅读它依然给了我相当的安慰。

---------也许公式化的悼念就该到此结束了罢---------------

作者平和地离开了我们的国度。而且被世人纪念,就算是国内也有不少读者,断不会如同故事里优渥的男巫们“争取”奥金的丧葬那般悲凉。也许这也是会发生的,但那也将是很久之后了吧。
“没有虚度的光阴,痛苦自有其价值”
只是,原谅我们这样没有丝毫出息的人呀!竟然现在就感到痛苦了。
个人非常非常地喜欢勒奎恩女士的书,却并不算她的好读者。在学生时代时常阅读,工作后却因为缺少平静或反而久久不能平静,放下了全部欣赏文艺的爱好,至多看看电影。然而却根本忘不掉,但凡有些合理又优美的奇幻类作品,能让人想象到黑暗沉吟的大地和苍翠嘹亮的天空的,在交流这样的书籍或ACG时,总是会蹦出某些“先入为主”来;并且还要不放过每一次传教的机会:诶诶,只有那个人的世界,是如此平淡又真意,卑微寻常又无比优雅的,好想再去看看。诶诶。就这样不痛不痒。
似乎对待很多事都是这样的套路:基本不为生活所困时,一定要在某个温暖的午后,在阳光下重新理解以前喜欢的故事。在那之前,请在一边等等现在放任肮脏又没有书生气的我好吧。毕竟罗马皇帝说过,出生在阁楼的人没有做梦的权利。反正不像喜欢的许多作家,你只能和历史以及雕像神交了;在世的人,你还可以在幻想中等着人家讲出新的故事来。这又是多么贪婪可笑呀。
是啊,就是小王子童话的感觉:你懂不了那束玫瑰。离开她,改变自己,却又无时不刻不在柏拉图式地和她对话,想象着她繁复重叠的花瓣和毫不客气的尖刺。触觉是那样真实。在孤独寂寞中,在意醉神迷中。然而最后重回身边时,已经只可以和过去会面了。

本来不知如何写字,也不想说。只是在沉浸阅读的快乐之后,还是感到相当之垂头丧气。

[公事中]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