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595阅读
  • 2回复

[原创][连载][题目还未定][第一章 黑暗收集(暂) 1-5]

楼层直达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6-02-1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3327
第一章 黑暗收集


/一

一般来说,或者从技术层面而言,从事务所到我家也不过半小时的车程。

或许是我天生喜欢观察事物而不喜欢一尘不变,所以我在开车回家的时候每一次都会选择不同的路径。然后,放掉手刹,松开离合器,然后,把所构思的路线输入给导航设备,然后,接着的动作无一例外的便成了翻CD和点烟。
不过,我现在开始不断地在怀疑每一次其实都是相同的路线。

于是我一直反复给我自己得出的结论是,我本身可能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我喜欢养猫,但相反的是我家里却有一条拉布拉多犬。我觉得我喜欢猫是一件很根深蒂固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会养一只狗,我想,就算是很严酷地去拷问自己也得不出任何结果。

如果说相处时间久了宠物会感染上主人习性的话,我和小七就是教科书般的模版。恩,对,小七,就是那位拉布拉多。
所以,我常常在晚上六点四十分左右提着狗粮从超市到再上车的这段时间里去思考很多问题。其中,大多是关于小七。
多疑,一些懒散,加很多孤独,少许抑郁。是他很明显的特质。

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总结式的总结。


接到NK的电话的时候大约是凌晨3点缺6分,我一般不会浅睡,所以等到电话响到第八下的时候我终于无奈放弃抵抗而决定去接听。不是说我良心发现,而我实在被趴在我身上的小七的爪子所折磨,电话响又不是我的错,你个死狗不缠着那铃声缠着我干吗。于是只好起身一把扔开小七去拿听筒,他呜咽了一下翻身滚开,然后悻悻地小跑逃回自己的窝,黑暗中他那忧郁眼神带过的痕迹,就如同一条清绿色的毒蛇走过的轨迹让我顿时清醒了许多。

“什么事?”
“回事务所,新案子。”

NK是我的仅有的同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对这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事务所就在港口区以南三条大街拐口处的一幢老式三楼别墅里。从我家过去,开车的话,大约半小时左右吧。
哦,我说过了,对吧。

才3点,这疯子。我轻骂到,穿上外套,去拿车钥匙,全过程,我都没开过灯。
我喜欢收集黑暗,即观察事物之后的又一乐趣。


4点13分的时候我们到了现场,围拢着的警察们基本上都散开在房间各处搜寻着蛛丝马迹的证据。我和NK赶到的时候基本上第一现场的“气氛“已经完全荡然无存,当然,这我早已习惯。

“委托时间两天,私人信息保密,A级资料共享,外加1个官方好评,至于资金方面我们自己搞定。”NK推了推眼镜,背书一样,带着些疲惫的感觉对着那位看似是带头警官说道。

“委托时间1天半,两2官方好评,再多签署4个星期的合作协议,资料共享没问题,当然,老样子,破案后你们所有参与案件的所有记录将会被销毁。”

“成交。”

NK在那里还想说什么,但我一步先用手挡住了他,抢在他之前,朝那位警官用上了标准的营业般的笑容。


“我又闻到了那家伙的味道了。”我悄悄地对NK使了一个眼色,于是他便不再做声,只是原本眯成线的眼睛,突然瞪得很有神。


\二

对于善于理性分析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案件更能让我精神一振了。

不过让我有点失落的却是现在摆在我眼前的两具还能勉强辨认出是人类尸体的东西,这样的杀人场景让我甚至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虽然也并非第一次看到了。


“呵,看来这次玩大了,你们一定很头疼吧。”AJ朝那位带头的女警官揶揄道。

“所以才会来找你们这些躲在暗处的专家,是吧。”那位警官自然听得出AJ口气里的冷嘲热讽,一点也不退让地反击起来。

不过AJ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这间咖啡厅的吧台,看样子,是自顾自地在给自己倒咖啡。

“您也要来一杯么,那个……”
“Annie,Annie•G,警察厅特殊部高级警官,接替了L警官的新上任。”

说到“新上任”的时候,声音在空气中明显增加了很多回音的部分。显然是眼前这位身材姣好的女警官对AJ的“出格”举动有些愠怒,提高了喉咙的分贝。
之前被地上的一片狼藉所完全抢走了的注意力,现在在冷静之后,我的视线于是回到了这位“新任”警官身上:
大约只比AJ低3-5cm的身高,精干的面容加上鼻梁上架着的和年纪完全不相符的黑色细框眼镜。匀称的身材,却又偏偏长得很娇小,有一种冲击雄性生物的可爱感觉。虽然穿着标准的警制长裙,但还是掩盖不住小腿上隐约而现的结实肌肉。大约,在换到新部门之前,一定受过很严格的训练吧,大概猜测是特种部队之类的,而非一般女警大多从事的文职事务。

她和AJ两人对峙在那里,让本来就很死气沉沉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几位原本还在那里似摸似样搜集证据的警察索性放下了手中的活,直起身来看着两位在舞台中心掀起风雨的主角。

AJ也没有再多说,对着G警官微笑之后,扬了一扬手中的咖啡杯。

然后他不等对方再反驳,抢在她说话之前,对着那几位站在四周发呆的警察说道,
“警方资料共享,当然我们搜集到的证据给会给你们备份,这边就交给我们这些‘躲在暗处的专家’吧。”

说到最后几个词的时候,AJ还特意偷偷瞥了那位警官一眼。这固然大大地激怒了这位漂亮的警官,不过她的下属们则没有她那么有原则。既然听到AJ都这么说了,露出一副“本来就是你们这些家伙的事”的表情,三三两两地收拾起工具来。

G警官的脸色相当的不好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也不等自己的同伴,对着我的方向点头打了算是一个招呼以后,便自己先出去了。


“得罪那些警察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等最后一位警察悄悄带上门离开的时候,我走到AJ旁边,接过他递给我的咖啡。

“我只是讨厌又要重新建立一个project来创造一位“新的合作伙伴”的记忆,我可是花了4个月11天的时间才构建好了那位鼻音很重的黄发神经部前警官的记忆可执行程序呐。”

“喂,喂,喂,多接触新事物有助你更加完善自己嘛。而且那位警官虽然凶了点,但长得很不错啊,是个大美人呢。至于create new project来储存新记忆的事,等这里搞定后,我和你一起弄吧。”

神经部是AJ对警察厅特殊部的惯称,因为AJ时常抱怨这样的不断委托会让他觉得自己要被思考和反复读写给弄得神经错乱,但是一旦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他却又总显得比我还要兴奋。

“女人呐,一点都没有任何印象。甚至连想把那些回忆残留下来都好像很难,有几次觉得占地方,于是索性把几个你给我设计的几款爱情记忆游戏给删除了呢。”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我只有无奈苦笑。随后我喝了一口刚才他递给我的咖啡,但只一口我便皱起了眉头。

“你真糟糕,连咖啡和可可的逻辑都混淆了么,我记得那个记忆模块我设计的可是完美的。”

他突然发呆地看着我,然后我看到吧台上倒了一桌的咖啡粉,然后原本写着café的罐子里,放满了可可。

“该死,别随便在程序上设置HOOK好么,如果在中世纪你肯定会被火刑的。”

他耸耸肩,对我不置可否地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漫不经心地走到那滩血水里面,开始低头思索起来。


/三

九点敲过之后,我就和NK回到了事务所。对于沿着景观大道南侧一路奔驰是我潜意识里的坚持最爱,所以特意从那边绕了一下。NK上车后倒头就睡了,四分钟不到便由副驾驶传来了浅浅的鼾声。

事务所3楼只有北面那间房是作为工作室来使用的,其他的地方完全和一般有钱人的别墅没有区别,NK曾经和我说过这里原本是我父母和我住过的地方,但是这句话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回忆来证明。

不单单是只这里曾经是我的住处,包括我还有我的父母,这样所谓的回忆。

“你确定么?在数据库里我从来没有找到过那些文件啊?”
“当然了,太早的话,那里当然不会有的。03年的时候才开始建立公共数据库的嘛。”

对于NK告诉我的事一般我都会选择去相信,因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但是针对他和我说的话其本身我却在保持着从未消失过的怀疑。因为没有证据,没有数据,没有任何记录来支持所谓真实的真实性。对于我来说,如果没有任何可以被理解为是数据或者记录的东西存在,我是绝对不会去认可的。所以,我认为这是我现在所处的,一切矛盾的根源。


从下巴根部拔出记忆棒是我总讨厌的一个动作,因为如果早上没有充分准备地去把胡子理干净的话,无意识地自我伤害是无法避免的。我时常向NK抱怨那些使用记忆脑的女人们是幸福的,因为她们不会拥有第二性征的烦恼。

“为什么不装在脑后,或者脖子后面,那样不是更靠近大脑么?!”
“使用不当很容易造成生命危险的,而且脖子后面太靠近脊髓了,不是么。”

我不得不承认,却还是秉承着怀疑地态度去接受了这个事实。

去共享警方的数据库一直是我无聊时候的消遣,但这样的消遣也不是一直会有的,当然只有当“案件”发生的时候。会觉得兴奋是因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无聊和发呆来的更为恐怖了。


NK回来之后还是继续去客厅的沙发上躺着睡觉。

我则打开了工作台上的电脑,把昨天晚上的资料输入然后进行整理。12点23分的时候,邮件里特殊部的警员也把尸堆中发现的记忆棒碎片发了过来。检查了一下可能达成的完整性,几乎是98%的样子,这让我有些放心。毕竟这是我感觉到有那个“家伙”开始存在之后第一次可以整理出如此完整的记录了。当然这种些许的兴奋感觉也是带着一定程度上的质疑的,至少,我这么相信着。


之后的数据恢复工作那便交给NK吧。
我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念头,要我回去看一下小七。于是拿起钥匙,踏着一点的那如门铃般的钟神,匆匆地赶了出去。


\四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事务所的闹钟开始敲晚6点第3下的时候。这里的闹钟声和一般的门铃声很像,我记得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便把这两种声音混淆过一次。

“啊,你家来客人了么?”
“没有啊,那是闹钟声啦。”

AJ的声线和语调几乎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声音却总是那么温暖。声线和语调我可以重新为他设定,但是“温暖”这样的单词,我实在无法做到数据化。我记得他曾经和我说过那是如他所持如诗人才有的语言特质,但是我完全没有这样的天赋。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让他的声音至少听起来和我记忆的保持最完美的同步。而我的太理性把他也变得也那样的理性,是我至今觉得很是悲哀的一件事。


工作室里的电脑只是关掉了屏幕,重新输入开机密码后,在桌面搜寻AJ留给我要处理的文件。他走时贴在左边另外台电脑屏幕上的即时贴工整地挂在那里。1,2,3,4罗列得清楚利落的事项,显然是我最喜欢的做事方式,当然,现在也是AJ的了。

98%左右的完整率,看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我看了屏幕右下方的时间,大约还有24个小时让我去恢复数据碎片,不过这样的达成率估计也不需要我们Weaver来出马了吧。这让我在无意中一定程度地认同了凌晨AJ对警方的态度恶劣。

“根本就是已经可以达到直接读取的阶段了,真是无能呢。”

接着是看AJ放在那名为070813-001的记忆文件,这让我不得不推迟掉因为有点肚子饿而想叫外卖的念头。因为毕竟是杀人现场,胃口被打消得很彻底。
画面基本和我的记忆吻合在一起。
已经无法判断出人形的两具尸体,其中的一具头部被完全破坏,散落一地的脑组织和贴着大理石地板四散的血迹,在我看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一样。而第2具的尸体则完全相反,除了头部完好无损之外,身体的其余部分则被残忍的“拆开”,然后就如同是小时候吃过的那被称为“麻花”的零食般被拧成了一堆。而且凶手还有种故意调整过角度的感觉,摆放在第1具尸体旁边的第2具尸体,虽然已做到如此残忍的手法,但是却被处理地相当干净,甚至在尸体的其他部分连血迹都没有看到。

“这样的杀人就如同雕塑家在制作雕塑品一样嘛。”

之后收到的警方调查报告则完全和我的推理一样。

第2具尸体的血才是地上那滩“菊花”的“素材”,而第一具尸体则除了头部遭到破坏以外,其他部分则已经做过了止血处理。
也就是说被害者都是在被杀死之后才被摆放成了这样的杀人现场。

第1具尸体是使用了记忆系统的新脑人,而第2具完整保留头部的则在解剖后没有发现任何改造痕迹而被认定为普通人。

报告里还有值得作为情报的就是,在案件被发现到警察赶到的那个时间段里,所有在现场的店员和其他顾客都被判断出是使用记忆脑的特殊人群。而问题就在于,这些者均使用记忆脑的知情者们,在之后警方的证据收集中都被发现了失去了当时案发时的记忆。虽然没有任何被篡改过的痕迹,但就算不去借助记忆脑,单凭人脑都无法回忆起大约不到2个小时左右的记忆。

“所以AJ会说是闻到了那个家伙的味道吧。”


/五

我知道我某些无法用现实理论去解释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确的。

几次我都想和NK去探讨这个问题,但是我还是觉得因为实在太荒谬,而且没有任何其他的数据和记录可被搜寻到,所以我便一再打消了这个念头。

至于为什么一种难以言语的恐惧感从心而生,而又伴随着小七一起袭来。这便是接下去,我可以说是又一个亲身体验的例子给我的“实验理论”提供了可被用来数据化的记录的事实:

一点三十四分到家。然后,开门,开灯,墙壁上如同菊花一般的散开的血迹;
已经被摘下的“狗头”被用钉子钉在墙上,而下面是拧成和“麻花”一样的还能辨认出是躯干部分的身体。

迅速地四周查看,和条件反射地念念有词,用声音和视觉图像来记忆案件现场,是我的职业习惯。检查了一下依然足够空间的脑部记忆盘,然后,挥去刚才一瞬而过的悲伤情绪。
“连杀了8个人还不满足,一定要把挑战书发到我头上来么。”

我一拳打在墙壁上,骨节上马上映出了四点殷红。肉体上的痛楚马上和我的精神深处不知名状的晕眩融合在一起,我下意识地甩了甩头,却突然失去了意识,倒了下去……


“喂,回一下事务所吧,死者的记忆盘有些问题。”

挂掉手机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时间,7点35分。我躺在房间墙角惺忪睁开眼睛,有种如宿醉的混沌和不安全感还是在的意识里留下稍许不清醒的后遗症。又浪费了4个小时么,我勉强撑起了身子,给楼下的管理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处理那堆“杂物”,他在那里喋喋不休了一会,最后还是不情愿的同意了。

于是,接下去,既然对手已经直接找上了门。那么我也要放开手来玩呐。

どれほど、無力を、悔いても。
どれほど、悔いても、時は戻りはしない。
涙枯れて、なお忘れられずに。
湖面の月、すくいあげる。
取り戻したい、この身を引き裂いて、失っても。
级别: 元老
注册时间:
2007-12-05
在线时间:
254小时
发帖:
2087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6-22
AJ GJ~

话说 是以两个搭档的视角来写的文么...

推理小说个人比较喜欢 = 3=) /

时代赋予的先进科技设定也很强的~ 记忆读取 :o

期待后续了~ 和女警官打交道时你果然是XE的一方啊 XDD

还有 程序里的HOOK :o 赞~

啊,R-18慎戳: http://pixiv.me/setsuna1983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5-02-03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0848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06-23
第2具尸体的血才是地上那滩“菊花”的“素材”,---------
> - -我承认,这里我糟糕了,.,,AJ很喜欢菊花囧

很悬疑...不错恩...
这个人类的设定...貌似在哪动画看到过-0-(不过忘记了..

期待后文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