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4266阅读
  • 91回复

[原创]曾记君影入梦来(奈桔向;11.10.26更新章四)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3-06-1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19
只看该作者 75楼 发表于: 2010-02-01
想起这号,于是用这个号爬上来一下……
你怎么又停下了??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76楼 发表于: 2010-02-09
引用
最初由 小塞罗 发布
想起这号,于是用这个号爬上来一下……
你怎么又停下了??


……嘛……我暂时又没有灵感了……
于是让它坑着先吧orz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3-06-1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19
只看该作者 77楼 发表于: 2010-03-06
那就期待着你继续了……
— —||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78楼 发表于: 2010-03-09
远目望天……明年继续填土(爬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79楼 发表于: 2010-06-30
前言:
此篇本为正文之尾声,但因成文日久,且设定有所变更,故决定改为番外,阅者详之。


番外·彼岸

又是一年花好时。

黄泉不比人间,年年春至,姹紫嫣红好不热闹;整个三途河岸,唯一的花朵便是开不尽枯不竭的曼珠沙华。
终年盛开,即便是枯萎,也必将蔫败的花朵强顶在细细的茎秆之上,直至零落成泥。
不知该称作傲骨,抑或是痴憨。

他缓缓步近端坐于花丛之中的巫女,轻轻拍拍她的肩。
“坐了这半日,该回去了。小心着凉。”

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桔梗却只披了一件巫女的狩衣,原本单薄的身体越发显得弱不胜衣,几乎一阵风便能把她吹走。
桔梗回头一笑,奈落怔了一怔,回过神来,在她身边坐下。
“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总觉得我们的相遇,也算是上天垂怜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说这种话。”
“没什么,只是刚才一直坐在这里,突然有些困意,意外地看见了些以前不曾见过的东西——说是梦,却比梦更真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说着桔梗便挪挪身子,靠在奈落肩膀上。

感觉到男人坚实的肌肉,桔梗伸手搭在他的胸口,感受着隐约传来的心跳。
一阵一阵,极有韵律。
全然不像个已经烟消云散的妖孽。

“说实在话,我没想过我居然还会有在黄泉的机会。”
奈落的嗓音,低沉而柔和,或许是因为荫刀的缘故,还带着几分贵气优雅。
“我本来以为,我死了,也不过就是像烟雾一样消散——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何必求什么轮回来世,虚妄的很。”
“可是我直到意识消散之前,心中一直满满地是你。”
“于是再度醒来,发现身前的人,是你。”

桔梗默默地听他说了好久。

听他说以前便爱她,只是那个时候心里不知道什么是爱。
听他说知道自己的爱意,却因为自卑不敢说出口,反而去变本加厉地摧残破坏,折磨她也折磨自己。
听他说,其实那贯穿胸口的一击,他几乎心中疼得落泪。
听他说,自己的灵魂在死魂虫簇拥下奔向黄泉之时,躲在祠堂前呆呆看着桔梗花的他只能低着头,一遍一遍用拳头捶着地,直至双手皮开肉绽转眼又恢复如常。

其实都已经明白了不是么?
其实也都已经原谅了他不是么?
蜘蛛丝,联系她和他的蜘蛛丝,所传递的思念不是伪造的。
怨恨的另一边,是求之不得的痛。
原本是还想借梓山之弓彻底净化瘴气之伤,可是蜘蛛丝却让她变了念头。
自己总归是要崩溃的虚壳。
而他也合该是难逃一死。

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
这样,也许再见面的时候……

“刮风了,三月天就是这般孩儿面。”
“看起来还要下雨。”
“那回去吧,我给你煮汤喝。”
“怀念的滋味,走吧,我有点期待了。”

细语声声,随风而逝。

忘川边上蹲着个穿红衣的男子,一头银发飘飘。
看着两人的身影远去,回头问,这样真的好吗?
泰山府君只是微笑。
半响回道:“她觉得这样好,那便这样最好;你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还放不下么?”

一天花雨凌乱,转眼又被风远远高高地吹起,瞬间便失了踪迹。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5-12-13
在线时间:
5小时
发帖:
476
只看该作者 80楼 发表于: 2010-06-30
居然是大清早发的……

呃……
先看了再说吧!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81楼 发表于: 2010-08-30
番外·入梦

从很久之前开始,白夜就一直在做着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有的,是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伸手摸不着方向。
白夜每次都能感觉有什么东西如利刃一般深深切割着自己的脚掌,但他看不到;几无他色的空间内,什么声音也没有,全然一片死寂。
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急促,有力,还隐隐掺杂着一股惶惶然不知未来的味道。

那是真正的恐怖滋味。

他每次,都顽强地挣扎着往前走。
假装地上的尖锐物体,并没有刺扎并割裂着脚掌的皮肤;假装在这黑色的世界内,他总会寻到一星半点的光明。
纵使是一个妖怪,总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也会有从内心觉得恐惧的时候——
哪怕他的双手沾满了人类的鲜血。

然后,黑色渐渐退去。
一条小溪横跨在他的面前。一颗被截去了树冠和根须的老木凌驾其上,充当最原始的木桥。

上还是不上?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他似乎没什么犹豫的空间与时间,在梦中,他略一怔神,便踏足枯老的树身之上疾足而奔,似乎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循着他所留下的气息,飞快地追踪而来。

过桥,继续陷入黑色森林的包围。
跑,卖力地跑。
即便是这样,他依然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有时像是猎人豢养的猎犬的叫声,有时又像是人类追赶什么东西时踩在干枯腐败的枝叶上发出的沙沙声。
还有一个,让他内心一阵阵发紧的女声。

从未听过,却始终像梦魇一样缠绕在心头的女子之声。

仿佛很久以前便已经熟知,却又好像对这个人这把声音毫无印象。
两种矛盾的感觉彼此纠结成记忆与心理感受的锁链,将他内心深处某个他几乎感知不到的角落牢牢封印起来。
那是谁呢?
那是谁的声音!?
如此熟悉而如此遥远——熟悉得仿佛是昨日山风吹落在肩头的落叶,又生疏的像是遥远南蛮某个国度中,红发碧眼的鬼族们贩卖的新奇玩意。

然后他觉得其实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他认识的一切都是空无,而眼前这个将他内心对空无的恐惧活生生展现给他看的世界,他又不敢承认这才是世界原本的样子。

然后,他的梦便一次又一次地在纠结中戛然而止。
伴随着惊慌的喘息,和一身的冷汗。

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呢。
“白夜,你又睡过头了。告诉你多少次晚上要早点睡你听到没有?”

啊!!又是那个声音!!
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难道自己的生活也已经被来自幻想的恐惧所侵蚀了吗?

桔梗推门进来,微微一笑:
“我做完早点了,快起床洗漱,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知道了,妈。”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3-06-1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19
只看该作者 82楼 发表于: 2010-08-31
最后一句真喜感。

《失落的世界》终于又开始啦~
整整五年了!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3-10-10
在线时间:
1小时
发帖:
686
只看该作者 83楼 发表于: 2010-09-02
... 高桥区的帖子变少了么?!


由飞玲爱moe~
强极则辱 情深不寿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想带着你 放浪天下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84楼 发表于: 2010-09-12
引用
最初由 小塞罗 发布
最后一句真喜感。

《失落的世界》终于又开始啦~
整整五年了!


噗,本来想写成黑暗向,结果因为写到一半实在懒得再写下去,于是变成了轻喜剧……

求新连载部分=333=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10-09-2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7
只看该作者 85楼 发表于: 2010-10-06
俺认为能爬的能回帖的都是美德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86楼 发表于: 2011-06-18
章三

他不动声色。
一任面前巫女被前世的记忆纠缠,他仍是冷眼旁观,只是唇角不为人觉的轻轻弯起。
桔梗,这次我不会轻易松开手。
觉悟吧。

强自安定心神的桔梗,此刻已是满脸的倦意。
这座城池,果真诡谲万分:
入城之前,便从轿中看到如华盖一般覆盖在城池之上的瘴气,却在脚夫踏入城门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再也感觉不到。
城中的人们也颇怪异,个个脸色青白面无表情,行动迟缓而无生气,宛如被抽取了灵魂的活尸;即便是之前来拜托自己前来此城除魔的家老重臣,在踏入此城之后也如同被人所催眠一般,沦为只能按主人意志行动的肉偶,全无自我意志可言。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桔梗稍一动念,脑中思绪早已百转千回。
她凝神望向对面男子,只见他脸色煞白,额头上隐隐有汗珠浮现;虽是极力表现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无力垂在一边、甚至有些不自主颤动的左臂,在在说明此人此刻,大约正承受着难忍的痛苦。
也许是被邪气侵入了身体而不自知,以为是普通的重症吧。

桔梗想到这里,心头不知为何莫名轻松了下来。
若说是驱逐邪气,自己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眼前的少年城主,虽说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一旦驱邪成功,再服下几剂驱邪扶正的汤药,大概也能渐渐康复。
只是为何这股瘴气,为何竟能久驻城中而不为人知?
方才引自己进来的那两名小姓,分明是失了意识的活死人。他们这样已经多久?倘若自己不走这一遭,他们是不是还会继续在瘴气之下无意识地生活下去,乃至被侵蚀成一具再也无法活动的枯骨?
这么一想,桔梗似乎又觉得这事说大并不算大,可说小,倒也无法言之凿凿地说出口。
况且,看面前人的年纪,似乎也是刚执掌权柄不久,虽是有种无法言喻的威逼感,终究还是少不更事。倘若对他直言此城有妖祟作怪,只怕以他的人生经历与现下的身体状况,立刻便会昏死过去。不必要的恐慌与麻烦,还是少惹为妙。
回头另寻时机将妖祟拔除,大概就圆满了吧。

思及至此,桔梗心下已定,膝行两步至荫刀面前,恭敬道:
“正如殿下所说,小女只是一介巫女,对此疑难病症实在束手无策,请殿下见谅。”

奈落脸上划过一丝诡笑。
桔梗啊桔梗,逮住你了。

精明如你,居然也看不出此身只是虚无的傀儡之躯吗?这真是匪夷所思。
是这个身体无法承受你全部的灵力而无法让你如昔日般敏锐;还是方才言行,其实是你已经窥出了其中关窍、急于脱身离开的权宜?
不过不管是哪项,你都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如果你当机立断转身离开,我都未必有把握可以将你擒住。
然而你是死人,却又要维系自己身为巫女的身份,这虚无的尘世之锁,早已在你生前牢牢困住你的灵魂,直至现在都不得摆脱。所以命中注定,你无法安然离开这座城。
多年为人的习惯,纵然一昔成鬼,又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奈落面上的笑容,更舒展了些。
就算牵动他体内箭伤,让他脸色露出了死人般的惨白,他仍是优雅地微笑着一字一字吐露出口。

“抱歉,虽然有意让您离开;不过现下情势,似乎要留您在城中一段时间了。”

莫名的涌动再次席卷上桔梗的心头,胸口比刚才似乎更疼了。
不要出来……不要出来……!
那个明明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被生生咽下的名字……那个名字……不可以,不可以说出来……

同时,数道银光闪动,牢牢地将她锁定在了方才的位置。

——待续——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5-12-13
在线时间:
5小时
发帖:
476
只看该作者 87楼 发表于: 2011-07-20
你半年多才填这么一把土啊!!!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88楼 发表于: 2011-07-22
引用
引用第87楼starsaber于2011-07-20 14:25发表的  :
你半年多才填这么一把土啊!!!
  

掩面……各種懶啊……
一年撒一把土嘿嘿嘿嘿~~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89楼 发表于: 2011-10-25
章四

陰暗潮濕的地牢,陽光無法觸及之地。
似乎時間也在此凝結。

間或可以聽見囚犯們在遠處行刑室內受刑時發出的慘嚎,回音在牆壁之間穿梭來回,震撼人類的聽覺與內心。

桔梗端坐牢室之內。
她明白,這是一場心理戰。
雖然不知那名少主口稱留客,卻將自己安置在地牢之中的舉動之用意;但觀現下的情勢,那名少主大概隱隱是在向自己叫板:即便是巫女又如何?今日座上賓,轉眼階下囚。

是要追求絕對的權勢么?即便受傷如斯精氣盡失如斯?

不對,應該還有其他的目的。

哪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哪種陳年舊事隨時都會蹦出腦海的不安定的感覺,在在顯示,自己被囚禁不只是“留客”“示威”那麼簡單:“留客”大可以用更客氣的方式,而“示威”也多得是其他更為軟性但卻更為犀利一針見血的法子,何必只是這種表面上的硬性囚禁呢?
何況明明將自己囚禁,卻又不曾命令獄卒嚴加看守,在給我製造逃獄的機會嗎?
有問題,一定哪裡有問題。
桔梗甚至懷疑這名少主認識自己,但是轉念一想這又不對,自己喪命在五十年前,那時候這孩子的父母說不定都尚未出生,哪有機會見過自己。
除非他不是人。

桔梗苦笑著說服自己打消這個念頭——不是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用骨灰和墓土燒製成的瓷娃娃。
裏陶即便再有閒情逸致也不至於如斯瘋狂:說到底,操縱陶土身體的,終究是身體內那早已冰冷的靈魂中一點不肯就此死去落入地獄的執念;換言之,操縱陶俑便是操縱死魂,這樣的術法猶需謹慎,若是一個不慎終將反噬自身,里陶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昔時唐國有一術士慣於御鬼,可惜一日不慎丟失了御鬼的法具,最終被反撲的群鬼所吞噬,下場可悲。

桔梗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踏進了一個迷宮:這個迷宮里有稀稀落落的指引記號,然每一到關鍵處,記號便消失不見,留下分岔的路口讓迷宮中的遊戲者(也許是被遊戲者)傷神苦思。

*   *   *   *   *

桔梗的反應,在奈落看來,頗有趣味。

聰明的女人,謹慎。
但也因此容易錯失先機。

蒼白的臉龐上浮起一絲微笑。病態的俊美儀容讓小姓們看的目瞪口呆,幾乎流下口水來。
擦覺到侍從們的失態,奈落不由失笑,人類真是容易被皮囊所迷惑,眼中所見便匆匆認作真實,全不知這俊美軀體深處潛伏這多少妖妖鬼鬼。
他優雅伸手,向小姓略一勾指,那娃兒便失神一般自己挪了過來。

哈哈,在遊戲尚處於優勢的情勢之下,且讓我飽餐一頓人類的精氣吧!

*   *   *   *   *

思慮再久,也不能完全明瞭這少主的動機。只不過,此地已非可以久留之地。
何況還身陷囹圄。

桔梗歎口氣,心道自己好歹還養了群蟲子可以使喚,不然只怕真得要在這陰冷潮濕的地方呆一輩子了——在那少主下令釋放自己之前關多久都有可能;可真進了牢籠,誰又會主動賜予自己的獵物自由?
城中的瘴氣也似乎愈來愈重,潛藏在暗處的妖物,似乎愈加張牙舞爪。

還是自己動手爭取解放吧。

死魂蟲動作麻利的很,放倒侍衛之後迅速鑽進了他的身體,操縱一具失去知覺的身體對牠們來說小菜一碟。

“我需要一副弓箭,”桔梗如是說,“然後,取一幅附近的路觀圖來。我要詳細研究一下周邊得地形。說不定會有發現。”
“是。”
失去知覺的男子軀體用幾乎僵硬的語調發聲,然後轉過身去,歪歪扭扭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出地牢去了。
[ 此帖被蛇蛇在2011-11-29 11:14重新编辑 ]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