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4404阅读
  • 4回复

[原创]夜合花开停红烛

楼层直达
级别: 风云使者
注册时间:
2004-07-0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4851
这一年,铃十六岁。
在这个女孩十二、三岁就会出嫁的时代,她还没有夫君。
并不是因为无人向她求婚,相反,在这座村庄里有这么一位年轻、温柔、活泼的美人的传闻,即使很远地方的人们都听得熟了,何况铃在村里两代巫女的教导下,既懂得配制草药,又能够读书写字,在当时的女孩子们中极其难得,更引得许多青年为之倾心思慕……曾经有不少追求者们不惜远道而来,向她赠送礼物,表达心意,可没多久就都逃跑似地匆匆离去。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被告知她有一位恋人,准确地说,那不是人类,而是能够让一支军队都为之毁灭的大妖怪。
再高的门第,再富贵的人家,也不敢和这么一个对手抢夺爱情。
喜欢她的人都站在远处注视着她,叹息不已,愤恨难平,又毫无办法。
渐渐地,铃变得无人问津了。
然而,她本人毫不介意。她依旧开开心心地到山中寻找药草,去溪边捕鱼洗衣,到园子里植花种菜,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铃,像这样下去也可以吗?」枫姥姥有时候会不放心地询问。
「诶?有什么不可以呢?」铃用清脆愉快的声音回答,随即又出门去了,「我去给村西的小樱送山果子啦~~」
她完全不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
这却让枫姥姥很着急。
实际上,那句「我家的铃,其实是有恋人的,而且还不是一般人类」的话,是枫姥姥放出去的。在老人家心里,铃和杀生丸最终会走到一起的,这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她代替铃和杀生丸挡开了全部的干扰。可现在局势却变得奇怪了,一方面杀生丸照样频繁地造访村庄,给铃带这带那,眼神里满是爱护;另一方面,铃对杀生丸的到来十分高兴,对他的礼物也坦然接受,并且总会微笑着对杀生丸嘘寒问暖……就是说到底,两人终究没表现出还要进一步进展的意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拖下去可不是办法。
出于忧虑,枫姥姥觉得有必要试探一下。
老人家明智地选择从杀生丸身上下手。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到了。
杀生丸再次来到了村庄。这次他带来的是一根发簪。
「我说杀生丸。」枫姥姥叫住没停留多久就准备离去的杀生丸,「你记得铃今年多少岁了吗?」
杀生丸止住脚步,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说:「十六。」
枫姥姥叹了一口气:「亏你记得。要是你真的想要给她真正珍贵的礼物,我可以告诉你她最需要的是什么。」
杀生丸没做出回应。他安静地等待着答案。
「一个孩子。」枫姥姥也不卖关子。
杀生丸眉头微微一蹙。看来他对此有些吃惊。
「和她同样年纪的女孩子都嫁人了,很多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枫姥姥一边尽量平缓地叙述,一边偷偷打量杀生丸的表情,「虽然她嘴上从没说出来,但我想她在帮我给其他女孩接生的时候,也会有些感慨吧。」
杀生丸立在原地,若有所思。刚才那些话对他有效。
枫姥姥决定乘胜追击:「杀生丸,铃很喜欢小孩,她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小孩。也许你不知道,她平时都在帮戈薇照顾小孩呢……啊,你的弟弟犬夜叉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了。」
果然杀生丸面色一沉。
犬夜叉作为弟弟先有了后代这事他倒不是特别在乎,但那厮竟然劳烦铃去照顾,听上去真是让人恼火。
但是,转念一想,枫姥姥这番绕弯子的话,他不是很明白。于是他说:「你到底是何用意?」
「说起来……」枫姥姥假装漫不经心地指了指不远处田里劳作的几个年轻男人,「有不少人都来向我恳求,把铃嫁给他们呢,我想如果答应了他们的话,铃不久也就能有自己的儿女了。那就会是她最珍贵的礼物。」
杀生丸结结实实地上了当,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把那些可怜的男人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露出鄙夷又愤怒的神色。
枫姥姥立刻表示:「他们实在配不上铃,可上哪里去找更优秀的求婚者?」
杀生丸眯起眼睛,严厉地盯着枫姥姥,最终扔下一句:「无聊!」
说完,他就往后院去了。
枫姥姥忍不住大笑。
铃在那里。


此时,铃正好在逗弄犬夜叉的第二个孩子,那是个男孩儿。
小男孩刚学会说话没多久,跌跌撞撞地来到铃的面前,想要她拿在手上的簪子。
「团子!团子!」不认识簪子是什么东西,小男孩一个劲地嚷着,把它当作一样好吃的来要。
铃笑着把簪子藏在背后:「这不能给你哦,这是我的宝贝~~」
站在她背后的杀生丸觉得心头一热。
小男孩发现了他,于是放弃了索要「团子」,扬着小胖手朝他叫喊:「爹爹!爹爹!」
小混蛋一定是把他的一头银发和犬夜叉的搞混了。
杀生丸不客气地走过去拎起自己的侄子,关在了台阶上房间的纸隔门后。
然后,他站在铃的面前。
「出什么事了,杀生丸大人?」铃知道他听到了刚刚的话,有些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下意识将簪子掖在袖中。
长久的一段沉默之后。
「铃,你喜欢小孩么?」杀生丸用最严肃的表情,出乎铃意料地问。
铃完全呆住了。
「啊……」她好半天才醒觉,「那个,嗯,我很喜欢。」
「不要生别人的小孩!」杀生丸铁青着脸,几乎咬牙切齿地说。
铃张口结舌地望着他。
她直觉地感到,他要说出一件关系他们两个的大事了。
但他又不开口了。
这真是……
「那杀生丸大人希望我生下谁的小孩?」她只好明知故问。
「我的!」
于是,铃和杀生丸的婚期确定了。


三天之后。
一大早,邪见就坐在廊檐下哭个不停。
「吵死了!」犬夜叉过来一脚踩在它的头上,「哦喂,今年不是杀生丸的好日子吗?你这家伙哭得很烦!」
邪见对如此无礼的冒犯也顾不上反抗了,一味地抽抽嗒嗒:「可是,杀生丸大人是和人类结婚……啊啊,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心里却又为什么觉得高兴呢?我真是昏头了啊昏头了!呜呜呜,我邪见也有看到杀生丸大人成家的一天哪!」
忠心的仆人像嫁女儿的父母那样兀自伤感。
但是,即将迎接新娘的新郎在不远处的屋子里正在暗自紧张。
许下了誓愿要送给她小孩,可具体怎么行事……这对杀生丸来说还很陌生。他从小虽然生活在锦衣玉食丛中,却从来没有真正地享受过权力与富贵能够带给他的一切。他一直在执着地追随着父亲的身影。
为了证明自己能够比父亲更强大,他全部心思和精力都花在了磨练自己的各项本领上。当他感到自己稍微有所成就之时,他又开始了漫长的寻找父亲遗物来作为自己能力证明的旅程。随后,他被卷入了关于四魂的战斗中。
所有事情结束之后,他本可以好好休息,好好享受了。他最初也是这么打算的,等到心愿完成,他也会像父亲一样选择一位高贵强悍的妻子,生育和培养更为优秀的后代。
但他发现自己后来不能那么做了。
有一个人老让他分神。
有一个人老让他放心不下。
那就是铃。
当初在冥道的时候,他就因为她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人类停止呼吸而变得那么心灰意冷,也没想过自己会说出「世界上与铃的性命相等的东西,根本不存在」这种话。
但后来她终于醒来的时候,他多么高兴!简直忍不住要手舞足蹈,所以他才会忘情地抚摸了她的脸颊……
只要铃能够好好地活着,他就会很感欣慰。因为这个心态,他才会生怕自己不能好好照顾快要长大的她,留她在人类村庄,不过,他却不希望她就此淡忘他,也不希望自己再也不见她。要是得彻底离开她去过另外一种生活……他觉得会很糟糕。
枫姥姥没有点醒他以前,他也在烦恼该怎么结束这样的状态。
最终他说出口了。
铃点头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她眼里闪着泪花。
其实他早该说出口了……还好不算太晚。
「时辰到了,杀生丸。」门外有人轻声说。
杀生丸这才察觉到……
他拉开门,是的,他母亲正站在门外。


「我来参加独子的婚礼,是很应该的呀!」母亲还是用一幅娇柔又带着调侃的语气说,「你为何要生气?」
杀生丸哼了一声。
母亲走过来:「就让我引导你去到你新娘的房间吧。我还要教你一些会用到的知识哟!」
还没等他拒绝,他的胳膊已经被母亲挽了起来。
「啊!真是幸福~~」母亲抚着自己的右脸,满面陶醉地说,「幸好小妖怪通知了我,我紧赶慢赶地赶上了,不然,我还没这个机会传授给你这些呢,儿子。啊啊,想到很快就能抱上小孙子小孙女,啊啊,这是太幸福了……」
杀生丸很聪明,立即听懂了母亲所指的是什么……
「我……」他第一次像这样欲言又止。
母亲却取出了一轴纳于袖中的画卷:「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杀生丸。」
她还大大咧咧地当着他的面展开了。
……
杀生丸摆脱了她,快步走向铃的房间。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他边走还低低地吼道。
「这可是……这可是当初从宋国传来的《春宵秘戏图》啊!」母亲却故意在后面大声说。
他走得更快了。
果然,母亲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人真是……


「是你吗,杀生丸大人?」铃的房间宽敞整洁,飘荡着香气,屋内仅燃着一支红烛,柔柔地照在并排放着的一对枕头上。
「嗯。」见此情景,杀生丸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突然,铃吹灭了红烛。
但失去光线对杀生丸来说不算难题。
他慢慢地来到铺好的被褥前,又慢慢地坐下。
「杀生丸大人知道这是什么香气?」铃一说话,他才惊觉其实他离她的距离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近。
「不。」他回答了她。真是怪事,他的声音居然这么温柔。他自己也想不到。
「是夜合花。」铃笑出声,「夜合花在白天开,夜间合,可它最香的时候却正是在夜间。」
「啊。」他表示领受了这一知识。
「我很希望,我就是一支夜合花。因为那样,我就能够向那个在良宵与我相逢相守的人,献上我最馥郁的芳香了。」她的话像是微暖的南风,送入他的耳中。
接下来,两人又不说话了。
隔了半天,寂寂中铃出了一口长气。
「那么……」杀生丸说,「……休息吧。」
铃道:「看得见吗?灯全熄灭了呢。」
杀生丸注视着黑暗中的她:「还好。」
他看到她摸索着向他靠近,于是伸出手去,搂住了她。
无意中,他触到她颈项滑腻微凉的肌肤,忍不住一个哆嗦。
「什么声音?」铃忽而发问,「……是心跳……你的还是我的?」
她按住他的胸口,他就势抱紧她:「铃……」
她软软的身子也就贴在了他胸前。
天哪,为何这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一般,他脑海里一片轰鸣,嘴也干了,脸也热了,心脏拼命往外蹦。
在他臂弯里的她一言不发,可他能觉出她的境况不比他强。她甚至瑟瑟发抖。
「你……你是不是冷?」他以比平时笨拙十倍的动作抚摩她的脊背,「我们到……被子里好了。」
她环抱着他,没有反应。
「要是你……害怕的话……」他犹豫着。
正在不知所措,一缕馨香印上他的脸,原来是她柔软甜蜜的唇……之后,她的唇像是一片擦过他面颊的花瓣,滑到了他的唇上。
这是绝好的鼓励。
他一鼓作气,很快就让全部的她和全部的他,彼此再无障碍地展现在对方面前。
真好啊,像这样拥抱着她,像这样被她拥抱。
黑暗里,他喘息着:「铃,我……」
「我爱你,杀生丸大人。」铃补充。
这仿佛一声咒语。
他挣脱了所有束缚,放任自己完全融化在爱情的海洋:「我也……爱你,铃……」


三天后。
附近的屋子里。
「杀生丸大人会没问题吗?」邪见有些发愁地说,「这是第三天了,他一直都没出来过!他的母亲大人今天早上才欢天喜地地回去了,说就等着抱孙子呢。」
弥勒摸了摸下巴,品味似地咂嘴:「……哦,新婚呢……」
「没问题。他们还是有好好吃饭了的。」珊瑚正好端着一张摆着用过了的碗盘的几案过来。
「哼,那个大色狗!」犬夜叉很不是滋味地讽刺。
他的后脑勺当即被戈薇凿了个爆栗。
只有坐在火塘边的枫姥姥一语不发。
「这下真的是太好了……」望着阳光下盛开的夜合花,她露出了最开心的笑容……



心旌摇荡啊~~
拓海同学你实在销魂……会长,羡慕嫉妒恨!
级别: 工作组
注册时间:
2002-06-28
在线时间:
29小时
发帖:
1472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7-01
终于新婚洞房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回头看自家腹黑傲娇别扭娃,咱啥时候才能喝上喜酒啊喂——!




醒眼看風月——一契高山流水心,形神空靜兩忘情。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3-02-24
在线时间:
14小时
发帖:
327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5-06
若结局果真如此,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PS:当然很多希望犬杀结局的可能要愤愤然。

かつての美少年(たぶん)。いま、ただのエロおやじだった。綺羅星!

[img][/img]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10-05-04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06-25
来顶猴猴~~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6-05-0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70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6-26
进来关注一下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