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3222阅读
  • 5回复

[原创]银月绯阳第十八章——驱散迷惘的别离

楼层直达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 本帖被 小猴 设置为精华(2011-04-17) —
银月绯阳
                               ——《空之轨迹》同人文

  在帝国南方边境,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因为它建造在哈梅尔群山之中,人们便以山的名字称它为哈梅尔村。哈梅尔村的村民多以山中的矿业、草木(药材)和狩猎为生。虽生活略显贫寒,却也纯朴快乐。由于地处偏远,加之消息闭塞,帝国多数地区的人们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村落。自然,这里也成为一些在帝国权力斗争中失败的人们为免于迫害,寻求暂时栖身之所的选择之一。村中名为阿斯特雷的人家,大抵便是如此吧。

  说起这户人家,倒还是村民们昔日的话题之一。记得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许久不曾经过村庄的,来自北方的运输导力船悄悄地停靠在了距村口约百十米外的空场上。从导力船上走下了一男一女,他们身着平民的服饰,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流露出贵族的气质。那个男人看年纪约二十四五上下,脸盘略显消瘦,但显得很有精神;而他身边的女子,年纪似乎比男人更小,若只看面容很难判断她究竟有没有二十岁。但是任何见过她的人都很难不对她产生深刻的印象,因为她真的太美丽了,几乎不像是这个世界上所能存在。没有什么词藻能够完全准确地形容那种美丽,也许唯一能够为人们所描述出来的,是那女子的瞳孔——一双琥珀色,而又如玉石般清澈的瞳孔。

  他们二人,看上去如一对年轻的夫妇。但彼此间却仍礼敬有加。年轻的男人将身旁的女子安顿在本村唯一的旅店之中(由于村中偶尔会有矿商来访,考虑到便利的缘故,村民们集体出资在村口附近修建了一所大约能容纳4~5个人的旅舍。平日这里住着一对老夫妇,负责打扫清理房舍),便来到村长的家。村长带着惊讶的神情接待了这位不速之客,二人整整谈了一夜,第二天,年轻的男女便在村长的安排下住进不久前举家离开村庄的村民所留下的一间不算很大的居舍之中。从此,名为阿尔基斯•阿斯特雷与雷娜•阿斯特雷的二人,正式成为了哈梅尔村的村民。虽然他们的到来在许多村民眼中是那么令人疑惑,然而当地纯朴的民风使这些疑惑很快化为散去的云烟。

  直至一个月后,又一个人的来访,再度打破了村中的宁静……


第十八章  驱散迷惘的别离

  莫蒂娜用自己的身躯挡在克雷诺和约修亚二人之间,明亮的双眸中透出坚定的信念。直至她感觉到周围已渐渐失去了肃杀的气息,这才静静地将手从剑柄上挪开。

  “约修亚,总而言之,这一次玛莎之吻的行动必须要完成。”莫蒂娜盯着约修亚的双眼,一字一句,“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伤害王太女,只是要将她从这个国家中带走。这一次,我们只为了对利贝尔王室昔日做过的事情实施应有的惩罚。就那件事给他们带来的伤害而言,这个惩罚并不为过。”

  莫蒂娜说到这里,缓缓向后退了一步,她的声音,似乎也带着微微的颤抖:“我想,曾为沧海的你,也一定会理解。”

  莫蒂娜的声音非常轻,轻得几乎被湮没在风声之中,但不知为什么,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巨大的铁锤,阵阵敲击在约修亚心底最痛的地方。约修亚望着面前的女子,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克雷诺,神情中充满了疑惑。许久,他似乎又顿悟到了什么。他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

  忽然,约修亚抬起头,他的声音,未尝有那样清晰明了:

  “不,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已经彼此谅解,不再需要新的仇恨与惩罚。这是我答应过父亲,姐姐,还有所有朋友们的承诺。答应过的事,决不可再反悔。决不可再制造更多的悲伤和不幸!”

  “说得好!”

  约修亚话音刚落,从莫蒂娜和克雷诺身后的飞空艇上突然传来一声爽朗的喝彩。莫蒂娜与克雷诺身躯一震,猛然回头仰望,只见迎着第一缕耀眼的曙光之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飞空艇上对地面上的三人微笑着,那坚定,可靠又带着些许玩世不恭神情的容貌对于约修亚而言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而对于莫蒂娜和克雷诺而言,这个人的意外出现恐怕能够带给他们的绝对不会是安心吧。

  “父亲?!”

  “卡西乌斯将军!?”

  不同的人,口中发出对一个人的不同称谓。曙光中,持棍而立的不良中年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他的目光,始终未曾离开此刻在约修亚面前站立的两个人。

  “我们终于见面了。玛莎之吻的诸位。”卡西乌斯的面容中带着不引人注目的喜悦,“其实,我们应该早就打过交道了,是吗?克雷诺先生。”

  懊悔和紧张,在克雷诺的表情中一闪而过。他很快恢复了镇定,不,应该说神色竟变得异常轻松:

  “的确是呢,自从在王宫中那次黑暗中的交手后,我本人可是十分期待再度与阁下见面。能亲眼得见利贝尔传说中的英雄,在下深感荣幸。”

  克雷诺口中说着“深感荣幸”,手上却悄悄增大了捏斧柄的力量。

  卡西乌斯似乎并未觉察,他又转过头,对着白衣女郎微施一礼:

  “这位女士,应该就是理查德的表妹,莫蒂娜小姐吧?初次见面。请恕本人不能全礼了。”

  “……”莫蒂娜冷冷地注视着飞空艇上的男人,什么也没有说。

  卡西乌斯见状,自嘲似的笑了笑:

  “也是呢,眼下这个地方,的确不是自我介绍的最佳场所。那么,我们不妨言归正传。是吗?诸位!”

  随着卡西乌斯短促的呼唤,从山顶的树丛中猛然窜出数个黑影,他们犹如闪电一般扑向围绕在玛莎之吻飞空艇四周警戒的猎兵,仅仅电光火石般的瞬间,那些身着黑色制服的猎兵们连吭都没吭一声便被击昏在地。理查德、阿加特、雪拉扎德、尤莉娅、亚妮拉丝等人,分别占据了眼前场所的四个方向,严阵以待。

  “噢呀!这不是在结社遗迹战争中大展手脚的利贝尔游击士的各位吗?还有前情报部的长官理查德先生和王室近卫队长尤莉娅大人……哈梅尔可是帝国的属疆,你们来到这里,有征询过帝国方面的许可吗?”克雷诺望了望四周,不紧不慢地笑言道。

  “你们不也一样?”阿加特冷冷地回答道,“对付只会绑架女人和孩子的恶行者,想必帝国也不会深究的。”

  “也对。”克雷诺点点头,“不过,你们的能耐还真不赖,知道我们会在这里。而且来得这么快,想必不会是这个黑发小子通风报信吧?”

  “你觉得呢?”卡西乌斯用手中的长棍轻轻一点脚下,全身凌空而起,悄无声息地从飞空艇顶部落于地面上,“要知道这趟路程可整整飞了一夜。若是方才得报,等我们出发赶到,你们恐怕早就没影了吧?”

  虽然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应答,但卡西乌斯所言却也不虚。倘若不是及时查到了十多年前百日战争之中一个极为细小的线索,也许此刻他们仍在利贝尔王宫中无所适从地等待着玛莎之吻的来询吧。理查德在船上的回忆,令众人知晓了对手的厉害。整整一夜,船上的众人皆在养精蓄锐。凌晨时分,埃尔赛尤号接近了哈梅尔山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在卡西乌斯的指示下,飞空船停泊在山脚处一块狭长的平谷中。众人全副武装,在卡西乌斯的引领下(只有卡西乌斯曾经涉足于此)潜入山中,向着昔日哈梅尔村所在的地域赶去。大约一个小时后,众人顺利地找到了玛莎之吻所驻扎的山坡。只是因为对方戒备森严,卡西乌斯等人一时难以找到机会发动突袭。而约修亚的出现,吸引了玛莎之吻众多猎兵的目光,客观上却让原本有些尴尬地局面变得简单且带有戏剧性。趁看守的猎兵注意力转移,卡西乌斯悄无声息地进入飞空艇内,在一处紧锁的房门的窗口处,卡西乌斯看到的是坐在椅子上的铃,以及在铃身旁的床上躺着的女孩。卡西乌斯正欲施救,不料窗外的情势却万分危急。不得已,卡西乌斯改变了原先的计划,迅速从飞空艇顶部的天窗爬出,准备先制服眼下的对手,再施救不迟。

  而此时此地,心绪最为复杂的人,恐怕既不是掌握大局的卡西乌斯,也不是严阵以待的约修亚吧?

  “莫蒂娜!”呼唤声忽然从一侧传来。莫蒂娜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神中流过一丝异彩。

  见白衣女子没有回答,理查德缓缓向前挪动着脚步:

  “上次见面时我就说过,我绝不会坐视你们危害王室的行为。你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

  “我也说过,这件事我不能置身事外。”莫蒂娜沉忖片刻,终于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倒是你,为什么不听从我的劝告,一定要涉身其中呢?”

  “荒唐!宣誓向王国和王室尽忠报效的我,怎能听从你那样的‘劝告’!?你是理查德家的族人,理查德家族乃世代忠良之门,族人怎可做出危害王室的举动!?”

  莫蒂娜猛地回头,直视着理查德的双目:

  “你认为我现在是在危害王室吗?你真不知道我们为了现在的结果是如何尽力的吗?难道我们不是在尽量减少彼此的伤害?倘若他的心稍稍狠毒一些,现在你们中的大多数人怕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吧?”

  听到莫蒂娜的话,阿加特等人微微怔了一下。的确,此刻站在这里的伙伴,很多都曾参加了王室的宫廷宴会。若不是来袭的玛莎之吻手下留情,仅仅迷昏了他们而不是痛下杀手,也许自己已经成为剑下的冤魂了。

  莫蒂娜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的手紧紧按在腰间的子母剑上,美丽的双眼骤然泛起杀机:

  “虽然不想伤害到谁,但如果遭到攻击,我会保留反击的权利!”

  言毕,莫蒂娜身上的气息骤然消失了。卡西乌斯、理查德、约修亚、亚妮拉丝四人的脸色皆大变,全身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戒备状态。此子母剑道无息境界的厉害,或许只有使用或曾经使用短剑或细剑作为兵刃的四人能够完全体会!

  任何谙习剑道的人都清楚,在剑道中,杀气最盛的人也许强悍,但绝不是剑武之学中最高的境界。真正至高的境界,始于无剑无息——手中无剑,心中无息。无剑而胜有剑,无息而察有息。无剑而无所不攻,无息而无所不察。无论对手从什么方向来,都将以有息而曝露自己的行踪,以有剑而无法抵御对手的无形之剑。正因为莫蒂娜剑不出鞘,便无从判断她会向什么地方出剑,也正因为莫蒂娜无所气息,使得身旁任何人只要存在气息,都将会告诉莫蒂娜他的位置。这几乎是无可攻破的完美杀阵,即便是几人同时上,也无可避免要受到重创甚至……理查德的手心不觉已经被汗浸湿。对于自己这个堂妹的剑术,即便只是停留在10多年前印象,也足以让理查德感到阵阵寒意。更何况面前的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无剑之阵!

  “……不要在这里……”约修亚下意识地双手紧握短剑。如果说先前对阵柯莉时,约修亚还能在威势和气魄上与对方势均力敌。那么此刻,面对莫蒂娜的无剑之阵,黑发的青年或许已经全然落了下风。

  然而,一种从内心深处泛起的勇气,却战胜了面对眼前杀意的恐惧……不知何时,约修亚所站的位置,背后不远处,便是在朝阳中渐渐清晰的那一排排墓碑。对于约修亚而言,身后的墓碑,是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的。

  双方已一触即发……

*          *           *


  奥利维尔和穆拉此刻正在回转皇子官邸的车上,但他们并非是从宫廷舞会的方向而来。事实上,在舞会结束前2个小时,奥利维尔与穆拉就已经提前结束了歌舞升平的造作,急匆匆赶往长皇女克莉艾娜的府邸。

  克莉艾娜•亚诺尔,是昔日埃雷伯尼亚帝国皇帝尤肯特•莱泽•亚诺尔陛下的嫡长女。也是这个国家中很多人认为掌握着帝国一半实权的皇族。自结社之乱平定以来。利贝尔王国避免了一场覆亡的危机,而看似平静的帝国上层却暗流涌动。由于皇帝已年迈多病,太子之位又迟迟未能定论。几乎每一位皇子的背后,都有一股或几股或明或暗的势力在支持其夺位称帝。其中,一直在帝国高层拥有巨大军事潜力的克莉艾娜,由于始终在这场皇位争夺战中未曾明确表态支持哪一方,得以暂时避开了这场夺位的风险。虽奥斯本大权在握,却仍不得不给这位先帝的嫡长皇女三分颜面。这也使得为克莉艾娜真正支持的皇弟——奥利维尔以安全的保障。

  但至少在从舞会转向克莉艾娜的府邸的时候,奥利维尔心中却并无任何依托上强硬靠山的安稳之感。奥斯本与达维古那用意不明的目光和笑容,令年轻的皇子感到一阵阵无名的恶寒遍布全身。那并非是无端的猜疑,在多年的宫廷生涯中,奥利维尔早已养成了对危机来袭的天然直觉。而现在这种直觉告诉他,此番的危机绝对不会是能够轻易化解的。现今奥利维尔所面对的去路,实则并不很多……克莉艾娜,或许是其中最有保障的选择吧?

  而当时,与奥利维尔同车的,除了忠实的好友穆拉外,还有一个人——应该说多了一个人。

  美丽的盛装少女露露夏,坐在奥利维尔和穆拉的对面。她是在穆拉的建议下搭上了二人前往克莉艾娜府邸的顺风车——克莉艾娜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参加此次举办的宫廷宴会,只委托了露露夏作为自己的代表向舞会上的贵族们表达问候。当然,其中至少有一半的含义奥利维尔十分清楚。露露夏现今与克莉艾娜住在一起。自然……

  但从舞会的场所赶往长皇姐府邸的那段不短的时间里,车上的三人,却谁也没有说话。

  克莉艾娜的府邸,与其他的皇室成员是不大相同的。如果简单地说来,那就是“并不似一位堪称帝国实际掌权者之一的皇族的府邸所应该具备的气魄”。克莉艾娜并不是一位非常讲究生活格调的皇族。她的府邸甚至并非是为她专门修建的馆舍,而只是在一修道院的基础上略作修缮而成的建筑。真正归属于她本人的公主府,早在10年前已被她捐出作为帝都的一处女子学校——也是唯一的一所。

  埃雷伯尼亚帝国虽然迄今为止已经废除了不少昔日带有强烈等级阶差观念和歧视观念的法案,但对于其治下的民众而言,许多陈腐的观念已然根深蒂固,很难在短期内得到彻底的扭转。由于战争频发,帝国男丁多阵亡于前线。加之因地方劳力缺乏,大批田亩歉收。军需(特别是粮食和药品)常常难以供应,许多帝国军人都因饥饿和由此引发的疫病而殁命。因此导致的男女比例失衡而使得男性在帝国之中地位尤为重要。相反,女性阶层始终沦为男子的附庸。在埃雷伯尼亚帝国,即便是一个普通民众阶层的成年男子也可以合法地拥有3位妻子。若有爵位在身,则根据爵位的高低拥有的妻妾数量还可以更多(帝国许多郡县地域因战争的缘故导致地广人稀,各级帝国政府因而以如此方式积极鼓励民众生育,增加人口)。女性在帝国旧时代是没有受文化教育的权力的。即便是出身贵族的女孩,也只能谙习舞蹈、仪仗、刺绣等被素养学科。直至几十年前,在共和国与王国都通过保障女性权益的法案20多年后,皇帝才在民众的强烈呼声下不大情愿地废除了对女性受教育权和工作权的相关限制性法案。后又经过几年,方才允许成立专门的女子学院。而帝都的第一所女子学院(最初几年也只是针对贵族之后开放),则是在以长皇女克莉艾娜为代表的帝都女权团体的多次上书之下得以兴建。皇帝虽然做出了让步,却暗中指示内阁不批予女子学校以任何建设用地。全部由男议员组成的帝国议会似也从未打算拨出建校的资金。使得这项议案的执行从一开始便步履维艰——奥利维尔之所以蹩脚诗人的身份周游各地,大约也有协助长姐,寻找愿意出资兴办女子学校的主顾之意在其中——克莉艾娜为了兑现自己昔日对女性民众的承诺,竟将豪华的皇长女馆舍捐出做了女子学院的校舍。而自己则找到一即将废弃的修道院,经过简单地修缮之后便住在此处了……奥利维尔大抵是诸多皇室贵戚中惟一能够理解长姐伟大胸怀的皇子吧?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于公于私,对克莉艾娜,奥利维尔始终保持着一份深深的敬重。

  因为有这份敬重,奥利维尔深信克莉艾娜是此时此刻惟一有牵制达维古能力,而又可以百分之百信任的关键人物。

  对于异母皇弟的造访,克莉艾娜似乎并未表现出任何意外。她让露露夏去准备茶点,并如往日般将奥利维尔和穆拉让进客厅。当露露夏将茶点置于餐桌上,侍者端上温热的红茶时,奥利维尔有些惊讶地发现长姐使用的并非年前那闪着光的银茶具,而只是一套平凡的锡器。

  “哦,那套银茶具吗?”克莉艾娜看出奥利维尔的疑惑,轻描淡写地答道,“不久前因为女校需要一批新的教材,资金短缺,我将那套银茶具暂时充作抵押……锡器也不错啊。”

  说到这里,克莉艾娜忽然笑了笑。转过身还坐在客厅长桌的另一侧:

  “你轻易不会登门,今日出了什么事吗?”

  奥利维尔点点头,开门见山道:

  “皇姐,近来达维古是否有异动之相?”

  奥利维尔没有唤兄长的尊称。一方面因两人关系的疏远,另一方面,便是在舞会上……

  穆拉与露露夏分坐在长桌的两侧,他们面前虽然同样放置着冒着热气的红茶,但二人无心用茶,只是静静地让目光在眼前的这对姐弟的面容之间徘徊。

  克莉艾娜思索了片刻,她抬起头,注视着奥利维尔的面孔:

  “为什么问这个?”

  奥利维尔没有作声,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胸口绣上的皇家徽章,而后视线慢慢地转移到窗外……他面对的方向,大抵是宰相府的位置。

  克莉艾娜垂下的眼帘,似乎无意识地言道:

  “达维古近来除了必要的饮食和休息外,几乎从来不在他的王子府邸停留。与以往他有闲余时间便钻入实验室的行为颇有相似。只不过以往他关心的是自己的试验,现在……只有上帝才清楚他到底为何而奔波不停。不过……”

  克莉艾娜说到这里停顿下来,她抬起头,对一旁的露露夏递了个颜色。露露夏会意。姑娘站起身,在正厅一旁的书架上翻出一本书,而后来到奥利维尔面前,将书放在奥利维尔的面前。

  奥利维尔看了一眼书的封皮,那是一本很厚的书,封皮是由灰色的硬纸板制成的,厚实的书页边角已经微微泛黄,但字迹仍然十分清晰。封皮的书面上,有着几行已经有些失色的镏金字:《诺桑普利亚——沉没之海》

  奥利维尔的双眼睁大了。书上的地名,对他而言是那样熟悉。

  见奥利维尔的神情变化,克莉艾娜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为盐之桩所侵袭的帝国领地。虽今日已无法进入,但此书上所描绘的情景,盐之桩事件爆发之前已被部分确认。不过……”

  克莉艾娜的神情阴郁下来,她注视着那本书的书页,言谈显得略有些无头无尾:

  “让达维古在意的……是怎样危险的东西……是千古流传下来的禁忌,达维古,正在干一件可怕的事。”

  奥利维尔翻开了手旁的书,书中所描绘的一切,都令这位见多识广的帝国皇子大惊失色!

*          *           *


  “呜呼呼呼呼——”伴随着一阵阴森的“笑声”,一个黑影从空中掠过,它在树枝间和透过树叶的阳光中穿梭,转了一个优美的弧线,静悄悄地落在不远处山崖上的一个秀高的人影肩头,人影是一位女子,她轻轻地拍了拍正将翅膀从展开状收回的枭,缕缕青丝在风中轻柔地飘动着。

  黑发的女子从枭的脚爪上取下一个细小的物件,那似乎是一枚精致的耳环。上面篆刻着利贝尔王室的纹章。

  女子转过身,把耳环平静地递给身边的紫发少女,面部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抱歉,暂时先还给你一枚,今晚会把另外一枚还给你的。”

  紫发的少女像是没听见一般,只是沉默地接过耳环,戴回到自己的左耳之上。少女明亮的眸子,多了一些闪动的晶莹。

  “你后悔吗?”黑发女子望着少女,神色中忽然奇异地显现出一道百感交集的光辉,“你原本可以有走的机会。”

  紫发少女沉寂了片刻,终于开口道:

  “总让他们来保护我……这回便由我任性一次吧。”

  言罢,紫发少女回过头,望向不远处在树下沉睡的蓝发少女,心中默默地念道:“原谅我,乔丝特……”

  ……

  山峦的远方,随着一道凄厉的蜂鸣后,一切都归于寂静无声……


                                               (未完待续)

[ 此帖被马甲雷在2011-05-28 23:34重新编辑 ]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骑士
注册时间:
2003-11-03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87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04-17
闻讯特来支持...搬个板凳慢慢看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4-17
因破狗RP,17章、18章就差不多时间放出了。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7-03-01
在线时间:
67小时
发帖:
1090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04-19
小乔什么时候能一展身手啊,三个女主不能厚此薄彼啊,虽然我最喜欢的还是王女……

花开伊吕波 ×
秘汤2        〇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21小时
发帖:
23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4-19
小乔在之后的篇章中会很活跃,毕竟也是后宫三姐妹之一啊。

在之后会有她和小约的二人行动。敬请期待。



在ed中也如此翅膀…… I 服了 YOU
级别: 禁止发言
注册时间:
2016-04-30
在线时间:
3小时
发帖:
6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5-0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