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3269阅读
  • 2回复

[原创]银月绯阳第十九章——空贼少女的决意

楼层直达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 本帖被 小猴 执行加亮操作(2011-07-10) —
银月绯阳


                               ——《空之轨迹》同人文



  哈梅尔村的人们最初并不知在那个早春三月来到村中的美丽少女——芳蒂尼小姐竟然是帝国有名的克里昂家族的族裔。他们所了解的,仅仅只有那个清晨,在村口久久驻足的少女,以及她的三名女侍。

  哈梅尔村这样的边境小村落,还是第一次迎来带着三个仆人的大小姐。眼前的情景在一向与世无争的村民们中间也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为猜测芳蒂尼的来临是不是与一个月前在村中安居的阿斯特雷夫妇有关系这种事,一些年轻的村民甚至在私下里打赌。

  赌局的结果,认为有关系的村民取得了胜利……

  当阿尔基斯•阿斯特雷应招来到村长的居所,看到正阴沉着脸注视着他的芳蒂尼小姐时,他的脸上透出一种让任何人都说不清是惊讶,是愧疚,还是尴尬的神色。而芳蒂尼小姐本人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三个侍从皆怒目而视,会客厅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芳蒂尼小姐轻轻动了动手指,制止了欲上前的部下,自己则静静地走到阿尔基斯的身边。双眸冷冷地直视着对面的男子,不发一言。

  显然,芳蒂尼是在等待阿尔基斯主动解释眼前的一切,她知道,自己无论说些什么,都将只可能让在场的人们感觉到怨怒和辛辣的味道。

  年轻的阿尔基斯低下了头,对于他而言。面前的少女保持沉默的样子,要比她说出任何话带来的压力都要大得多。如果说对自己的行为唯一感到愧疚的,也许就是面前的少女吧?

  房间中,时间几乎已经凝固……



第十九章  空贼少女的决意


  在帝国的北方,天气着实变幻莫测,清晨还是万里无云的晴朗,时钟刚刚指过九点,天色却忽然变得灰蒙蒙的,太阳早已隐在厚厚的云团中不见光华,空气中充满潮湿的气味,一场夏雨的来袭,看来已经是不可避免的。

  此刻的天空,或许正可印证人们的心情。此刻,所有聚集于原哈梅尔村旧址之地的人们,内心都是一片氤氲。

  卡西乌斯独自一人站在山崖边上,他面向南方,望着灰暗的天空。虽然沉默不语,但人们从他的背影亦能够感受到其内心的懊悔。倘若在他身后没有理查德、阿加特等人,想必他的叹息声已经传到数十里以外的地方了吧?

  会让卡西乌斯叹息的事,并非是他那可爱的女儿有何不测。事实上,就在方才,亚妮拉丝已经和刚刚赶到的缇妲一起将艾丝蒂尔和铃送往利贝尔王国北部的医馆。艾丝蒂尔除了些许因颠簸而导致的身体虚弱外,并无大碍,她腹中的孩子也很平安,玛莎之吻确实如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未有任何伤害于她的举动。铃的状况也未见太坏,若不算她与克雷诺交战时留下几处外伤(经过处理,并无大碍)的话,也称得上安然无恙了。

  然而,这一切并非是卡西乌斯一行人击败对手的结果。事实是,他们根本未曾与本已经被他们捏在手心里的玛莎之吻诸多成员交手。玛莎之吻是自己撤退的,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原本严阵以待的莫蒂娜听到那阵奇怪得唿哨声,所有的杀意却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启动了怎样的机关,原本停靠于山崖上的飞空艇突然喷出了浓郁的白雾,它扩大的速度那样快,几乎转眼间便把一切人的身形都笼罩在弥蒙之中……等卡西乌斯众人好容易将自己的眼睛睁开,白雾也渐渐散去,面前的诸多玛莎之吻的成员早已不知去向。只有留下的一张彩色的鬼牌上描绘的手舞足蹈,满脸狞笑的小丑,仿佛在嘲弄现场这些眼睁睁看着玛莎之吻从自己手中溜掉的人们。

  虽然没有人能一开始便清楚玛莎之吻撤退的真实原因,但卡西乌斯却知道,倘若不是处于绝对劣势,能够让这样的组织瞬间撤退的,便是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的消息。一种不祥的预感让卡西乌斯感到短促的窒息——在此时,只有一个消息,能够起到那种作用!

  “约修亚,你将两个姑娘安置在哪儿?!”

  卡西乌斯几乎用完全失控的声音对义子喊道,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灵敏的直觉。

  约修亚没有让父亲喊出第二遍,他的身形快如闪电,向着临近的山坳疾驰而去。卡西乌斯等人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仅片刻时间,约修亚猛地刹住脚步,他足下的便靴已经磨出微微的青烟,但黑发年轻人的注意力却丝毫没有对此关注片刻。他的目光只是长久地停留在面前一棵茂密的大树下……

  在大树之下,静静地躺着那位平素活泼得有些过头的蓝发少女。均匀的鼻息说明她只是在沉睡。然而却并不能改变她面部露出的错愕和悲伤——显然,她是被强力的催眠术突然袭击而睡去的——她的手中,仍紧紧握着那把心爱的手枪,看上去在睡去前,她正欲全力保护着什么人的样子。

  “乔丝特!?”从后面赶上来的雪拉扎德失声喊道,倒在树下的,不是山猫团的空贼少女又能是谁呢。

  约修亚与卡西乌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前的情景已经将一切都说明无疑。尤其是约修亚,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尊没有生命的塑像。

  雪拉扎德跑上前,扶起了乔丝特,随手取出自己的导力器。一阵绿色的光芒闪过,乔丝特的眼皮颤抖了几下。

  “科洛丝!你——”少女惊诧的呼喊声从乔丝特的口中迸发出来,那是何等愕然的呼喊。乔丝特的左手猛地抓住雪拉的手臂,力气大得让雪拉柳眉紧蹙了一下。

  “乔丝特,是我,雪拉!”雪拉扎德用手轻轻按住蓝发少女的胸口,让她从惊觉中恢复过来。有时。这种将人从沉睡中急速唤醒的行为会极大地损害人的意志。

  乔丝特浑身冷汗,不住地深呼吸着,许久,方才看清面前的众人。她左右环顾着,眼中的神色越发焦虑起来。

  “科洛丝,科洛丝在哪儿?!”乔丝特想挣扎着站起,双腿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是用手紧紧抓住雪拉的胳膊,口中不断地询问着另一位少女的去向。除了约修亚,乔瑟特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过自己少女的一面,然而此刻,所有的人都能从乔丝特焦急的询问中觉察出几乎要哭出来的腔调。

  而这恰恰是约修亚和卡西乌斯想问她的问题。

  约修亚琥珀色的双目直勾勾地望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他无法让自己抬起头。他无法想像科洛丝此刻的处境当是怎样的险恶。既是守护科洛丝的亲卫队长,又与科洛丝情同姐妹的尤莉娅会对眼前的一切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卡西乌斯,也是一样。

  从乔丝特断断续续,语无伦次的话语中,事件的真相,如同将破碎的拼图逐渐还原,展现于人们的眼前:约修亚将两个姑娘安置于山林之中的隐秘所在,自己一人去见莫蒂娜;约修亚再三叮咛在他回来前不要出去,乔丝特却因放心不下黑发青年的安危,趁科洛丝不注意悄悄跟踪上去,在茂密的森林中迷失了方向;幸得科洛丝放出的小骑士基库的相助,两个女孩才找到了出路,不料基库的行踪被柯莉的黑枭“卡缪”发现,两个女孩深陷柯莉的威胁之中;柯莉没有伤害二女,却似是无意中告诉她们,莫蒂娜的剑术之高,几乎天下无敌。即便是自己,面对莫蒂娜的绝技也休想活命;科洛丝的内心像是决定了什么,趁乔丝特正全神贯注于柯莉身上时忽然用催眠术……

  接下来的事,已经无须乔丝特转述了。

  也许,唯一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尤莉娅没有在现场——卡西乌斯命令尤莉娅随亚妮拉丝和缇妲一同护送艾丝蒂尔和铃回转停在山区的埃尔赛尤号。

  但一切迟早仍会来临,因为这里仍是帝国的领地,卡西乌斯一行人是不可能逗留很久的。

  因此,现在的卡西乌斯,只有选择无言的矗立。

  “父亲,我一定会把殿下救出来!”黑发的青年人抬起头,他的声音中含着血光,那曾经是卡西乌斯所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以往在约修亚还是漆黑之牙,并向他发起挑战时,卡西乌斯曾不止一次地领会到蕴藏在其中的冷酷。

  卡西乌斯没有回音,他清楚对于此刻的约修亚而言,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让他的内心保持一如既往的冷静——他曾经向自己发誓要守护科洛丝,而此刻科洛丝被玛莎之吻擒走,虽责非在他,但以约修亚的性格,他无疑会将这次重挫完全归结于自己的失职。无论卡西乌斯做出怎样的反应,是良言相劝也好,是怒喝申斥也罢,最终都会加剧约修亚内心的苦痛,而做出非理性的判断……对于现在的卡西乌斯而言,他不能让身边再多出几个丧失理智的人。哪怕在众人皆慌乱的时刻,无论何时,自己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卡西乌斯非常清楚倘若不然,会有怎样的后果。

  “不,约修亚,现在你要做的是送乔丝特回她兄长身边去……”沉吟片刻,卡西乌斯以没有任何商榷余地的语气对约修亚言道。这是卡西乌斯能想到的,唯一可让约修亚去做的事。

  言罢,卡西乌斯头也不回,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其间,他对雪拉扎德和阿加特使了一个眼色,二人立即会意,悄悄来到理查德的身边,不由分说簇拥着金发的剑豪一同随卡西乌斯离去。理查德不自然地挪动着双腿和身体,像是丢失了魂魄一般被“推”走了。片刻后,此处便只留下约修亚和乔丝特。二人四目相对,彼此寂静无声。

*          *          *

  科洛丝静静地坐在飞空艇船舱中的座椅上,四面除了冰冷的铁壁外,只有一张简易的木板桌和一张软床。这是柯莉为她安排的临时房间。

  从山区的藏身之地到玛莎之吻的飞空艇这段路程中,柯莉遵守了她最初的诺言,果然没有为难科洛丝。尽管此刻的状况对王太女而言无异于软禁。但至少舰艇上的诸多猎兵并未有伤害她的意思——柯莉严禁舰艇上的年轻男性猎兵以任何借口靠近科洛丝的房间,在其门前守卫的两名猎兵,都是和科洛丝年龄相仿的少女——她们是柯莉的随从。

  “他们会怎样处置我?”科洛丝的内心惶惶不安,对于一个才刚过18岁的少女而言,要求她面对如此险境而又要泰然自若,显然并不现实。对手出招的凶狠和强悍,哪怕是面对以往的结社也毫不逊色。更加之他们的头领对利贝尔王室的仇恨……

  科洛丝不禁双手紧紧抱住双臂,竭尽所能抑制住浑身上下止不住地颤抖。绝不能在敌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心慌,哪怕是逞强也好。不可以丧失利贝尔王室的尊严!科洛丝在内心暗暗做出了保证。

  “吱呀——”

  随着一阵金属轴扭动的声音。紧闭的铁门打开了,科洛丝抬起头,她的眼前出现的是柯莉的身影,此刻的柯莉,已经换去了那身黑色的猎兵服。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做工讲究而得体的夏装,上半身还披着一套轻纱制成的披肩,看起来比之前少了些许英武之气而多了几分女性的娇柔韵意。她并非是一个人来到科洛丝的房间,在她身后,还有一位身姿秀长,金发白衣的美女。科洛丝认出,那正是莫蒂娜小姐。科洛丝站起身来,面对两位比她年长的女性。

  莫蒂娜走进房间,对科洛丝深施一礼。那看起来并不像是做作,对利贝尔王室成员,特别是如科洛丝这样杰出的公主,敬意是印在莫蒂娜心中的。

  科洛丝欠身还礼,而后轻轻地坐在一旁的床上,她略带不安地望了望门口,不知在莫蒂娜身后是否还有其他人。

  莫蒂娜看出了科洛丝的心思,她笑了笑道:

  “不用担心,克雷诺与我们乘坐的不是同一台飞空艇。他的专艇比我们的快很多。想必现在已经快到迦南了。”

  说着,莫蒂娜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侧腰,那里空空如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佩戴着她一向得意的子母双剑。科洛丝知道这是莫蒂娜向自己表明她没有武器,也并无恶意。

  但这一切并不能让科洛丝真正的心安。她清楚在自己面前的人们,是为了向利贝尔王室复仇而甚至可以袭击王宫的亡命徒。他们会怎样对待自己,科洛丝只要想一想都会感到骨缝中透出的寒意。

  许久,科洛丝抬起头,提出了一个问题,虽然她并没有指望对方会回答这个问题:

  “莫蒂娜小姐,我想知道,到底因为什么,让那位先生这样痛恨利贝尔的王室。我想,至少在我被杀之前,我能够知道自己,知道自己所代表的王室所犯的错误。”

  莫蒂娜与柯莉相互交换了一下目光,显然这个问题正是在她们意料之中的。柯莉会意地点点头,她一声不响地退了出去,顺手将舱门带上。房间中,仅留下了莫蒂娜和科洛丝二人。

  莫蒂娜始终交错着双手,战在舱门前,她面带笑容,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晰:

  “首先,殿下,您不用太担心,我保证不会加害您的生命……嗯,这样,我问个问题不会介意吧?柯莉将您带离的地方,您应该知道那是何地?”

  科洛丝轻轻地点头:

  “是哈梅尔山,与我国交界毗邻的一条山脉。”

  “不错,是约修亚告诉你的?”莫蒂娜美丽的面容上闪过一层狡黠的神色。

  “您,认识约修亚吗?”科洛丝有点吃惊,虽然科洛丝曾和约修亚一样与莫蒂娜有一面之缘,但当时的莫蒂娜并未展现出对约修亚的熟知,而方才约修亚与克雷诺对峙时科洛丝并不在现场,因而见莫蒂娜忽然暗点了约修亚的身份。她感到十分诧异。

  “轻声些……”莫蒂娜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按住科洛丝的唇,微笑着言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就算是柯莉和克雷诺也没有发觉。要替我保密,和谁也别说哦。”

  科洛丝点点头,不知为什么,虽然公主知道眼前这位白衣女性对她而言是危险的敌人,但内心中却始终无法对莫蒂娜产生任何厌恶的感觉。

  “说起来,克雷诺因为15岁那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了几天几夜,一些记忆对他而言已经不存在。为数不多能够永远留在他心中的,除了他的兄长和弟弟外,也只有对利贝尔王室的恨意能这样清晰不灭吧……”

  说到这里,莫蒂娜忽然停住,她十分谨慎,知道什么样的话可以说,什么样的不能涉及。

  沉思了片刻,莫蒂娜又向科洛丝提出了一个问题:

  “科洛丝,对于12年前……也就是百日战役时期的事,你了解多少?”

  科洛丝不知莫蒂娜忽然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但她还是照实回答:

  “那年我刚刚6岁,还不大能记住事,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很多事,是后来我在王宫图书馆和杰尼斯王立学院中才知道的。”

  “那么,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年多以前,王国忽然向帝国提出补偿在百日战役前受到兵匪祸及的民众?没有任何理由能让女王这样做。”

  科洛丝忆起,那是她刚满17岁时,受邀参加她的生日晚宴的奥利维尔曾在自己的祖母面前承诺会对哈梅尔村死去村民在其他地方的亲属进行补偿的事。后来,奥利维尔以个人名义将他在帝国东南部与共和国交界地方的几处私产变卖,加上女王祖母的捐赠,作为补偿金抚恤给部分在哈梅尔有过亲人的帝国民众。

  这事不算大,却在科洛丝心中留有深刻的印象。她自己作为王储,也将平时积攒的一些首饰捐了出来。“虽不多,但总算能与约修亚拉近一点距离。”那之后,科洛丝时常会在个人独处时这样想到。

  此刻,莫蒂娜的再度提及,让科洛丝的心绪重如潮水般升腾,她垂下眼皮,默然不语。

  莫蒂娜看出王太女神色有些不自然,她点点头,没有继续询问下去。而是转过身,轻轻敲了敲房门:

  “好了,拿进来吧。”

  门外,两位女猎兵一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一个托盘上放着一摞燕麦面包、十数片薄火腿和外表乳白色,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青鱼浓汤,另一个托盘上则放着一盘生菜色拉,几枚洗得十分干净的山果和一杯晶莹剔透的泉水,盛泉水的玻璃杯外挂着一串如水晶般的露珠,似乎是刚从冰匣中取出的。

  “在舰艇上,没法像王宫中那样讲究。”莫蒂娜歉意地笑笑,“只好委屈你一下了,不过,那鱼汤是我亲手熬的,希望适合你的口味。”

  科洛丝看着眼前的食物,才发觉自己早就已经饿了。她端过盛浓汤的木盘,轻轻用调羹将汤送入口中……科洛丝没有询问饭菜中是否有毒那样失礼的问题,因为她相信眼前的金发女性是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暗害于她的。

  见科洛丝用餐的样子,莫蒂娜的脸上却爬过一阵忧伤。她转过身,慢慢地走了出去,口中喃喃地自语道:

  “慢点儿吃吧,也许等回到迦南,这便是你最后一次能用优雅的动作所享用的餐点了。”

  飞空艇外,云端深处,渐显蓝色的轮廓……

*          *          *

  虽然已值夏日午后,帝国的山林之地,也仍会让人感到阵阵凉意笼罩于周身。

  在为树阴所覆盖的山间小道上,忽然跑过一个少女的身影,她看上去那样匆忙和慌张,不断地向身后张望,似乎在逃避着什么人的追捕。山间的土路,在她的脚下不断扬起阵阵凌乱的灰尘,可见其少女内心的仓促惊忙。

  她跑过身前的几棵大树时,忽然身形一闪,藏匿于一棵大树的背后。她竭力抑制着失措的喘息,让自己平静下来。

  山林四周,除了微微的风声和鸟雀的鸣叫,显得那样安宁平和。

  少女沉寂了片刻,将头轻轻地探出树干之侧,向着来时的方向观望着。

  方才少女身后的道路上,没有任何动静,连一只走兽也悄然不现。偶尔只有些许风沙和草叶,掠过地面。

  “吁——”少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神色也不像方才那样仓皇了。她转回头,用手摸了摸腰间……

  “哎呀!”方才定下神来的少女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她打开自己腰间的皮套,发现其内竟然空空如也!

  “我的导力枪?!”少女失声,她又来回看了几次,确认的确不在身上,她的目光,再次投向来时的方向,“难道是刚才跑丢了?怎么会?走时我确认了好几次,不可能掉出来的!”

  豆大的汗珠从少女额头上浮现,她来去来回地踱步,似乎下不定主意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时,忽然从粗大的树干之上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显得那样沉稳:

  “你是在找这个吗?”

  少女浑身一震,头慢慢地抬了起来。在自己藏身的大树之上,一个黑发白衣的青年正一边蹲靠在粗大的树枝上,一边单手晃动着那把棕色的导力枪。脸上的神情一半是责备,另一半是无奈。

  少女看到青年的样子,浑身好像忽然泄了气一般,变得无精打采。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口中发出长长的叹息:

  “约修亚,为什么就不肯放我走呢?”

  是的,这位看上去像是准备亡命的少女,就是乔丝特。

  当卡西乌斯将护送乔丝特的任务交给约修亚后,约修亚便始终寸步不离地盯着乔丝特,向王国方向赶路。而乔丝特却心怀焦虑,科洛丝是因自己的疏失被玛莎之吻擒去,倘若尤莉娅得知,非用剑将她劈成肉片不可。更何况昔日诸多交往,科洛丝早已成为乔丝特最好的朋友,无论是谁也不能把她们拆开。仅从这一点而言,乔丝特和艾丝蒂尔有着同样的心情。

  因此,在回国的路上,仅几个小时内,乔丝特连续数次试图逃跑,想一个人去追踪科洛丝的下落,但每次都被约修亚追上带回。如今,这已经是第四次的逃亡又失败了。面对一次又一次追上自己的青年,乔丝特忍不住发出这样的疑问。

  “是我的过失导致科洛丝被抓走,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救出她来,你难道不想这样做吗?为什么要频频阻拦我呢?”

  乔丝特的心此刻已经如刀绞油烹一般,她无法想象科洛丝落到玛莎之吻的手中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如果当真有个闪失,不用其他人,乔丝特就算一头撞死也赎不清这刻骨的悔恨啊!

  约修亚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口中的话语显得格外冷漠与孤寂:

  “你一个人做得了什么?你不是不知道那些人的厉害,就算让你去,你又能用怎样的方法去救科洛丝呢?”

  “方法……到时候再想也不迟啊!”乔丝特的言语微怔了一下,又很快不服输地答道,“我一定会有办法!我一定要救出科洛丝。不是因为她是公主,是王太女,而是因为……她是我一生的好朋友啊!身为卡普亚一家的成员,从来没有丢弃朋友自己逃命的例子。我决不会让这样的例子在我的身上首先开启!绝不!”

  乔丝特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情绪也随着自己的声音而越来越高。她的脸涨得通红,那是因心中的焦急和激动所致。她忽然转过身,迈着大步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言道:

  “就算手中没有导力枪,我用自己的双手,哪怕是用牙齿咬,也要把科洛丝救回来!你若一定要阻止我,就把我打昏后带回去吧,但只要我还有一点点力气,我还是会逃出来,去寻找科洛丝的下落!”

  约修亚看着空贼少女的背影,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一般。记忆中,乔丝特虽然和艾丝蒂尔一样娇蛮任性,却并非是一个容易冲动的女子。以往除了卡普亚一家的族人外,很少见她为了别人而不惜奔忙。现在,为了救助这样一位严格而论对乔丝特而言属于异国之主的公主殿下,却能让她如此执拗偏激,义无反顾地一次次出奔……科洛丝,难道当真有着如此奇异的魔力吗?

  转过身去大踏步而行的乔丝特自然无法洞悉约修亚心中的动向,然而还没走出几步,约修亚忽然之间的一句话却让乔丝特的脚步停了下来。

  “就算我放你走,你知道科洛丝与玛莎之吻的去向吗?”

  乔丝特的双足仿佛被胶水浸泡过一般粘在了地面之上。她的身体也好似瞬间凝固起来,半天没有动弹。

  “你说你要去救科洛丝,可你打算怎么去救,难道要花几年时间去寻找玛莎之吻的藏身之所吗?你能肯定玛莎之吻会等你数个月甚至数年去救科洛丝?”

  约修亚轻轻地吁了口气,等待乔丝特的回答。

  乔丝特的头渐渐垂了下去。

  两人之间,似乎只剩下山风的微响。

  “那我该怎么办?”

  少女的声音低得犹如蚊子一般。她心中明白,此刻,她只能依靠身后这个男孩子的帮助。约修亚这样问她,必然是已成竹在胸。约修亚会知道玛莎之吻把科洛丝带到什么地方去吗?

  约修亚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导力枪轻轻抛给乔丝特,乔丝特头也没回,伸出右手牢牢地接住。两个人的心,在此时似乎稍稍靠近了些许……

  “事实上,在和你与科洛丝逃亡之前,我一直奉父亲的命令调查这方面的消息。虽然不知道是否有联系,但从我对玛莎之吻的成员的衣着和形象分析,他们的藏匿之所应该就在哪个地方!”

  约修亚从树上纵身跳下,他缓缓地望向大地的西南方,双眉紧锁。

  “可是,我却不敢妄做推测,如果一旦失误,浪费时间事小,科洛丝就真的……”                                              

  “唉呀,这种事情难道不能等到去了之后再想吗?”乔丝特紧步上前,双眸直视着约修亚那琥珀色的眼睛,“身为男人,怎么能这样犹犹豫豫?这可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约修亚!”

  说完这句话,乔丝特才忽然发现了那脱口而出的心事,她的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感觉像是发烧,又好像许多小虫在面颊间爬动。这一次可不是因内心的焦虑所致……

  而约修亚似乎并未发现乔丝特话语中的“语病”,他怔了片刻,像是内心的一个结被忽然间打开了。黑发青年的面容间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他望着乔丝特,用力点点头:

  “对呀,不管怎样,我们也从不会放弃。我应该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说着,约修亚转过身指了指面前的方向对乔丝特说:

  “我来追你,其实也并非是想回王国。要救人,你总不会想徒步而行吧?你看——”

  乔丝特顺着约修亚指点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山脚下,似乎有着一处简陋的飞空艇出租站。几架外表已经显得灰蒙蒙的飞空艇,正置于停机坪之上。

  “走吧!”约修亚回头看了看乔丝特,微笑着伸出了手。

  “嗯!”乔丝特用力地点点头,她的手与约修亚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在那一刻,少女心中瞬间燃起了一个期望:但愿此刻牵在一起的手,永远都不要有分开的一天!    




                                               (未完待续)


[ 此帖被马甲雷在2011-07-10 01:38重新编辑 ]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9-11-25
在线时间:
1小时
发帖:
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08-22
蓝毛总算有剧情咯……
级别: 禁止发言
注册时间:
2016-04-30
在线时间:
3小时
发帖:
6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5-08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