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4535阅读
  • 31回复

[原创][长篇]犬夜叉续传月轮之茧[6月8日更新第三部第二节]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4-05-05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24
前言:

为什么会想写这个文,其实一直怨年高桥在拖,同时各个配对的支持者们也在争论着犬夜叉会选择谁,在下是倾向于犬戈,别问在下为什么在喜欢桔梗的情况下支持的配对是犬戈,在下写的这个结局可以说是最凄惨的了,最后都分开,希望高桥不会安排这样的结局OTL。

关于戈薇的去向问题,前面铺垫太多,写到第三部才露出一些线索:

有时候语言太过无力,事实总是胜过一切,他们都败在真实里,只能无奈地缄口不语。


这是桔梗的心理活动,从这里可以看出,不是感情上迫使她们要离开,而是无可奈何的现实情况让她们没有办法不离开,而且这里也隐约告诉大家,桔梗是知道戈薇离开的内情的,所以她在几十年里最担心的莫过于忍不住告诉犬夜叉。

喜欢上一个人,有时候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啊,当初已经不复,现在也无以为继,将来之于她是个残酷的名词。

这是桔梗的境况,她会选择死也不叫日暮圣出手相救,多半是因为这个,还有她背负了戈薇离开的真相却无法说出来。

最后的提示就是:戈薇是能和桔梗灵魂相通的,也就是说只要她们之间愿意查看对方的话,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所以桔梗的这些苦恼戈薇都知道,反之戈薇的难处桔梗也肯定知道,所以迷团的关键其实在犬夜叉他们的角度去看,是远在天边近眼前,可是犬夜叉却无法去问桔梗,其他人更没有立场去问。桔梗也不会说,因为戈薇本人就不愿意说出残酷的现实来,她没必要多嘴。

然后,圣的父亲是谁,回来的真正原因,只能给出一点提示:戈薇才是这个文里最强大的角色,因为孩子的回来,她的离开等等,全部的谜底都在她那里=V=

喜欢文的各位请支持我写下去吧。

在期盼着《犬夜叉》结局的到来,高桥老师,我的桔梗早在死的那刻已经与幸福绝缘,请至少让戈薇幸福些T T









连接:
犬夜叉续传月轮之茧——第一部

犬夜叉续传

月轮之茧



月光之下,食骨井为链,将战国和现代锁在轮回的茧中,命运齿轮转动的时候,冥冥中,已经分不清楚开始和结束……


--------------------------题记




第二部 迷の地 惘の心


第一节


日暮聖穿过树林,内心汹涌澎湃。那个温柔纯净的声音一直回响在脑海里。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从容,同时也带着威严,让人抗拒不得。只这几句话,就让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心生敬佩。

自己到底哪里改变了?他说不上来,只觉得有一种束缚突然被那个人解开了一般。

在以前的世界,他一直隐藏着身上的力量。小时候,他曾经单手捏碎了玻璃杯,母亲看到他流血心疼得直哭。哄着他说:这些杯子不结实,要轻一些。他看着那些泪水暗自下了决心,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让自己像个普通人。即使如此,小学的时候也偶尔会让人大吃一惊,所以水无濑火舞会那么在意的观察他。

要试试看么?他看着自己的左手腕处,试试自己还会不会发作……

此时犬夜叉一脸不快地走过来,摩拳擦掌撸袖子一副要揍人的样子。日暮聖停住脚步,侧身瞧着他,心里打定了主意。

“小子,你不要以为你是戈薇的儿子,我就不敢揍你!”犬夜叉越想越气,这小子的嘴脸分明跟杀生丸是一个德行!

日暮聖伸手一抓,一拉一拧,就把犬夜叉按倒在地。犬夜叉不知道这是和气道,手一被抓,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受制于人。日暮聖的膝盖压犬夜叉背上,拧着他的手臂,暗自心惊,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速度会如此之快!犬夜叉的手臂被拧成不可能的弯度,正在大叫“你快放开我,你这个小鬼!”

两人正闹得不可开胶,一个美艳的妇人从空中跳下,她的身后跟着一只白色的大猫,那只猫落地之后随即变小了身子。

“啊啦,犬夜叉,这招很像坐下啊。”此人正是珊瑚,笑盈盈的看着日暮聖。

日暮聖看着那只可爱的小猫,又看了看这个妇人。他手上一松,犬夜叉马上挣开,把他掀翻在地。那名妇人好象见惯了这样的场面,轻而易举地就拎住犬夜叉的后领把他拉到一边。“跟他相处要有好脾气才成,你别看他是这个样子,其实还是很可靠的一个人。我是珊瑚,跟你的妈妈是好朋友。”

日暮聖站起来,也不把犬夜叉放在眼里,“您好,我才到这里。有很多事还不明白。能告诉我那位巫女的事么?她为什么会睡下去?”

听到此言,犬夜叉跳上树顶,才几下就消失了踪影。

“先到神社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珊瑚看着犬夜叉叹了一声,“云母。”云母喵的叫了一声乖巧地跳到她臂弯里。日暮聖跟随在后,向神社走去。

弥月,弥辰见到母亲回来,一齐上前问候。随后,两人带着云母去练习功夫。珊瑚将日暮聖带到一个房间。

“弥月和弥辰已经把这里收拾打扫过了,你来到这边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吧。”

日暮聖看着看着,发现了屋内摆着一个闹钟。这个年代不可能有的东西,他走过去。

“那是30年前,你的妈妈带过来的。”

珊瑚示意他坐下来,日暮聖离开闹钟走到桌子旁坐下。

“30年前,戈薇喜欢着犬夜叉,犬夜叉也喜欢着她,但是在他们相遇之前,那位巫女就和犬夜叉认识了。他们也曾是恋人。”

日暮聖想起了犬夜叉眼中一闪而过的怒火,“一脚踏两船。”

居然这么干脆利落的说中要害——珊瑚有点可怜犬夜叉了。

“那位巫女为了犬夜叉死去了,后来被一个妖怪用妖术复活,她的身体是陶土,并不是人身。她被一个叫奈落的妖怪打成重伤,依靠着一枚宝玉才支撑到今日。她把那块玉给了你。”

日暮聖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原来那个人是舍弃了自己来拯救他的痛苦。他来此就是为了让别人陷入痛苦么?

屋外有杂乱的声音骚动着,珊瑚走出门外,看向天空,一群魔怪向神社飞来。四魂之玉重现天下,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

“你呆在神社不要出去。云母!”

云母从远处奔过来,瞬间变大,珊瑚跑着跳上去,经过鸟居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也跳上云母的背,两人向着妖怪群而去。

“见到那个孩子了?”弥勒问道。

“见到了,也难怪犬夜叉那么在意,那孩子实在是像杀生丸。”

“唉~~那块玉出了桔梗小姐的结界,这些妖怪就蜂拥而至,真是麻烦的因缘啊。”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吧。”珊瑚指挥着云母冲向高空,迎向妖怪。

日暮聖站在门口,看着天空,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景象,就好象神话故事一般,犬夜叉红色的身影在妖怪群里跳跃着,他能感觉到他的气在爆发,那些旋涡将妖怪的身体卷入其中切成碎片。那些落下的妖怪,好象碰到一层屏障,瞬间化成粉末,这神社上方笼罩的是什么?

一会儿功夫,珊瑚、弥勒和犬夜叉一起回到神社。那些妖怪尽数消灭。

“唉,要是还有风穴多好,一下子就把这些喽罗打扫干净。”弥勒有些困扰的摸着后脑勺。

“每次除妖你都会这么说。”珊瑚听他的这句抱怨都听腻了。

犬夜叉杀了一通总算觉得心中那口怨气出干净了,很是高兴。一见到日暮聖眉间又增添了几分忧郁。他不是讨厌这个孩子,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戈薇……这个名字对于犬夜叉来说,承载的是无限内疚。

桔梗布下了两层结界,一层保护外围,一层笼罩住水潭,十几年来,他只能站在门口,而她一个字也不曾对他说过。

两个式神在天空中飞,在一个妖怪面前落下来,这个妖怪不是别人,正是杀生丸。两个童子施礼道:“奉主人命令来寻找大人。”

杀生丸靠着阿嗯坐在草地上,依然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神情。童子继续说道:“主人说,那个孩子已经回来,是时候了。”

杀生丸瞥了童子一眼,“我知道了。”

童子告退张开结界飞向空中,杀生丸站起来,看着童子消失的方向。转瞬间也化作一团白光,飞向远方。


第二节

岩浆在地面缓缓的流动,不时有气泡冒出,浓重的硫磺味儿扑面而来。杀生丸不急不缓地走着。三十年过去,他的容颜不见丝毫改变,只是身边少了随从和聒噪之声。当年奈落忽然来了兴致,想要捉弄一下实在是悠闲太久的追兵们,于是他抓住了杀生丸身边的两个小仆人,只用一只触手就将邪见化成一缕清烟,快得让人觉得那只是在捏碎一只布偶,那些暗淡的灰落下来,飘散在微微的风中。等他冲过去的时候,铃也只剩下一只纤细的小手,如杀蚂蚁一般,瞬间内轻易而彻底的死去。

奈落说:让一些蝼蚁般弱小的宠物跟随杀生丸大人,实在是不符合杀生丸大人尊贵的身份。让我为您挑个合适的宠物如何?

那眼神满是志得意满的轻蔑,一个半妖以无敌之姿对着他挑衅,美丽的宝石红眸子霸气而恶毒。杀生丸时刻记着那个眼神,也记下了一个女人的眼泪,那个女子为了别人而流下的眼泪。他可以懂得奈落的眼神,却弄不懂那个女子的眼泪,死的人和她无关不是么,那么她的眼泪是为了谁?他想不通,所以他不懂那个女子的眼泪,不懂那个女子,那个叫日暮戈薇的女子。

刀刀斋感觉到杀生丸的妖气,停下手中的活儿。他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刀刀斋,剑铸造好了么?”

“是这把。” 刀刀斋双手捧过剑。

杀生丸接过剑,端详着。

十六年前,杀生丸带着重病的戈薇一起来到此处将一只獠牙交给刀刀斋,请他打造一把剑。如今剑的主人回来了。

“那个孩子回来了?” 当年戈薇对刀刀斋说过,这把剑是铸给她怀中的孩子的,是他再次回到这里的礼物。

杀生丸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转身出了山洞,幻化飞走。刀刀斋摇了摇头,庆幸少了几分打扰。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子嘱托,他早就躲得远远的了,犬大将留下的孩子都让人头疼,各有各的头疼之处!

这把剑是他一生中铸造的最特别的一把,剑和鞘材料相同,在铸造时,在鞘和剑身上加入了孩子的血,除非剑鞘或者剑粉碎,否则除了那个孩子外谁也拔不出来,剑名为残鬃。

神社里,气氛有些微妙,犬夜叉背对着日暮聖闷头吃饭,其他人拿他没办法随他去闹别扭。日暮聖这时候才觉得犬夜叉并不像他刚见到的时候那样可怕,他在意的是犬夜叉对他的隐隐怒气,以及他说不上来的特别感情,又像是怀念又像是悔恨。据他观察,犬夜叉从不正眼看他,眼睛总是避开。

“日暮戈薇。”

犬夜叉全身颤了一下,日暮聖嘴角微微翘起,继续说道:“你知道我妈妈在哪么?”

犬夜叉一动不动,珊瑚和弥勒对望一眼,都垂下了头。

“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到戈薇小姐了,当年送你到这里的是个妖怪,叫杀生丸。你长得跟他很像。”

日暮聖有些惊讶,虽然他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也是妖怪,不过他对最后那句“长得很像”很在意!一瞬也不眨眼地看着珊瑚,盼着她说下去。

“那是个傍晚,十六年前,杀生丸抱着你出现在神社里。”珊瑚说了大概,却没说详细的。

原来那一晚,犬夜叉以为杀生丸又来找他生事,匆忙出来却见到他抱着个婴儿,这情况对那些对杀生丸稍有些常识的人来说,都会认为是不可能出现的事,于是犬夜叉愣了好久。不等他说话,杀生丸将孩子抛过来,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懵懂接住,哪知道杀生丸瞬间抢到他面前,一爪贯入他的腹部。银发飘扬,拂到他的脸上,他连痛都来不及察觉,杀生丸随即悠然后退,说道:“这个孩子是戈薇的孩子,她让你送到她弟弟那里抚养。”

这个消息不啻一记惊雷。杀生丸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扔给他。信中除了交代将孩子带回现代,再无其他。犬夜叉身上的伤发作,疼得跪下来,手中的信随着手抖动着。

杀生丸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软弱的半妖,虽然同样喜欢上人类,但是你跟父亲还是差得很远啊,跪在地上很没用的样子很适合摇摆不定的你。”

“她……还好么?”

杀生丸已经转身离开,听他这么问又停下脚步,瞥着他殷切的眼睛,轻轻道:“你该问问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再问这个问题,哼。”那声轻轻的冷嘲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飘渺若风。

犬夜叉一拳打在地面,“可恶!”

他知道杀生丸这么说其实是在讽刺他没有问这个问题的资格。杀生丸走了很久他才站起来,望着空空的夜空。珊瑚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珊瑚注视着犬夜叉的后背,这么多年过去了,犬夜叉从来没放弃过寻找戈薇,而戈薇仿佛从世上消失一般,他们都曾想过找到杀生丸或许能找到戈薇,可是依犬夜叉的性子,即使从来没说出来,也知道他是不肯找杀生丸帮忙的。三十年前,那场战斗的最后,戈薇跟着杀生丸消失在他们眼前,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戈薇。

犬夜叉噌的一声跳起来,冲出屋子。

“怎么了,犬夜叉?”弥勒随手拿起法仗跟了过去。

一团白光从天际出现,那点光芒越来越强,一会儿工夫,那团白光犹如流星般,落在院子里。光芒消失,杀生丸出现在众人眼前。

日暮聖和其他人也走了出来,杀生丸随意地看了看眼前的人们,目光定在日暮聖身上。拿出残鬃扔向他。日暮聖接住剑,并不明白这个陌生人是什么意思。

“它叫残鬃,是你的剑。”

“杀生丸!”犬夜叉上前一步,“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杀生丸瞥了他一眼,好似没看见一般,不与理会,日暮聖听到犬夜叉这么称呼这个人,心里一惊,要说相像,的确是有几分相像。他走过去。

“你……是杀生丸?”

杀生丸看着他,点点头,然后毫无留恋地转身就走。日暮聖一呆,赶忙追上去,喊道:“您是不是,是不是我的……”

他还没问完,杀生丸已经化做一团白光飘然远去。日暮聖仰望着天空,看着那团白光在视野中越来越小。不是他没时间问完,而是他心里忽然有些怕,对这个必须要知道的答案,他忽然有些怕。怕这个从没见过的人说是,或者说不是。

他看着手中的剑,剑上挂着一个长方形桃木匣,小巧玲珑,上面的盖子似乎可以打开。日暮聖心念一动,拿起木匣,果然是可以打开的。他拉开盖子,里面有信。上书:日暮聖启

他认得这个字,是同一个人所写。他打开信阅读着: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是带着那个不可摆脱的宿命来到这个年代。我为你准备了一把剑,希望能对你有帮助。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原本的名字叫霜月丸,你在小时候受过严重的伤,我不得已将玉给了你,这也是你为何必须回来的原因。能减轻你的痛苦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将另外半块玉也放入你左手腕上。它会在你需要的时候保护你的。

日暮聖看着信出神,他不知道他现在该做什么, 神情恍惚中走出神社向井走去……

第三节

回到家中,妈妈正在打扫庭院,奶奶也在帮忙,见到他回来,两人一起高兴地笑出来。日暮聖点点头,又看了看手中不合地点的长剑,在那边经历的事一一呈现。风吹过,御神木发出沙沙声,仰望的时候,它郁郁葱葱的姿态好似温和的长者。

果然家里的气息和那个时代不一样,日暮聖淡淡一笑,走过去帮着妈妈和奶奶打扫,并且告诉家里人他不会再变化了,看着妈妈和奶奶高兴的样子,他的心情也好起来。平静的日子悠然过着,那把剑被他挂在屋子内的墙上细心呵护。

今天纯子回来,没有任何活动的日暮聖来到学校等着校车回来。时间还早,他顺便去各个社团的活动室转转,果然第一个去的还是剑道部。看着社员们认真练习的身影,日暮聖却觉得很遥远,一种无法融入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的他不用担心会发生那种变化,可是,心中似乎有什么新的东西出现,阻止他融入这个平静的世界。

校园前方喧闹起来,大概是校车到了,日暮聖走去接妹妹。纯子见到哥哥来很开心,她还以为要好长时间都见不到他呢。一路上他们都无话可说,纯子只是深深地看着他。太多时候她对自己说,这是她的哥哥。可是他的离开,以及这些日子以来的提心吊胆,纯子觉得世界变了。他们不在是孩子,她将一份感情培养起来却到今天才知道感情的性质。于是无话不说的哥哥站在她面前也无法说话,她是少女了,她能够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她喜欢他,并且不希望他是哥哥。

“那个,你还会回去么?”纯子忽然问着。

日暮聖无法立刻回答她,看着她殷切的眼神,他有些茫然,一瞬间他想起的居然那个水中的美丽女子。

“哥哥?哥哥……”纯子心中的不安扩大,有些急切地推着他的手臂。

“哦。”日暮聖回过神,“如果可以,我希望一生都留在这里生活。”

纯子第一次听到他如此不确定的口气跟她说一件事。无法继续下去的话题让两人重新陷入沉默。

这天晚上日暮家又恢复成往昔的热闹。只是深夜十分,日暮聖独自一人走到御神树下静坐,想着今天他回答纯子的话。他真得能够在这里生活下去么?虽然去了一次,但是他想知道的答案却依然没有得到解答,这是他念念不忘想回去的理由?或许也不对。抬手看着左腕处,那个水中的美丽女子真得无法醒来了么?似乎是感应到他的想法,左腕处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一条像佛珠一样的手链若隐若现。

孩子

日暮聖听到这个声音,看着四周,不对,这个情况和那个时候一样,可是声音却不是同一个人。

我是戈薇,孩子,你愿意救苦难的人们么?

日暮聖想着她的话,苦难的人们是指那边世界的人么?

你想得没有错,我……希望你回去一次。村子被袭击了。

“可我想留在这边,那么就需要斩断联系。”日暮聖冷静地做出结论。

像他的风格,不过,这是我的希望,你能答应么?

“像谁?”

你见过的,那个银发白衣的妖怪,他为你送去剑。

“那他是不是……”

快来不及了,她还在那里。

日暮聖忽然又想到了水中的女子。

就是她,她不愿意惊扰你,即使全部的人被灭也不愿意这么做,我能感觉到她痛苦的思考,也能通过与她灵魂的联系听到人们的惨烈尖叫。

日暮聖再也不问,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跑去。他不能让那个人消失!拿起剑下楼,纯子上完厕所出来正好看到他的身影。

“哥哥!”纯子急忙跑过去拉住他,“你……”

“我必须去,她放弃生命给了我希望。”没有多余的解释,日暮聖闯入夜色之中。

纯子看着自己几乎是被他挣开的双手,眼泪滚落。无法言说的禁忌情感,无法传达的深深情义,是否他再也不回来才是最好的结果?纯子不知。

井的这一边,火焰冲天的景象让日暮聖心中惊惶,她为什么不叫自己?她应该能的吧。同她说话的时候,他感受她深如海一般的忧伤,以及宽怀的爱,失去玉的严重后果也无法阻止她的意志,她做出这样沉重的决定的表情会不会也是云淡风轻?

迎面挡住路的怪异生物让日暮聖吃了一惊,拔剑砍去。怪异生物如风化一般消失,而他在长风独立里,面对成群的妖怪,想到的只是那个沉睡的女子会不会有事。

握紧长剑,正要再度砍杀过去,兵器的破空之声传来,转瞬间,那个巨大的飞来骨扫去他身后的妖怪,美艳的妇人骑着那只漂亮的猫向他冲来,一伸手将他拉起带到身后的位置,云母欢叫一声向上冲去,她正好在空中接住飞来骨,然后再度出手将剩余的妖怪一扫而尽。

日暮聖在空中看下去,内心的赞叹盛过惊讶,这个时代有着这个时代的传奇。“谢谢您。”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很危险啊。”珊瑚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只是担忧而已,“我先送你去山上吧。”

“那位叫桔梗的人怎么样?”

珊瑚回头看了一眼,怎么这个孩子关心桔梗的样子居然像犬夜叉?“大部分村民逃到她在那里布置下的结界中,你在那里比较安全。”

日暮聖知道她担心自己会被妖怪所伤,反正他正好担心那个人,先去那里看看会比较安心。“是我的母亲呼唤我过来的。”

珊瑚听了心中微动,为什么不是桔梗呢?这里的人已经陷入困境,就连犬夜叉……看向没有月亮的天空,她的心情低落。难道是玉已经不在这个时代,所以她要结束这一切么?连犬夜叉的死活也不顾了,他明明是想保护正在被围攻的她。或许她们都不了解她,她在太过长久的时间里孤独着。她的决定其实也是正确的,只是苦了被牵扯进来的人们。

日暮聖从降落的云母身上跳下来,见到惊恐的人们,心中一痛,他其实不喜欢同情弱者,只是见到无辜的人们也无法不动容吧。

第四节

村民即使被妖怪袭击,在见到日暮聖时也没有什么过于激烈的反应,应该是因为平时总见到犬夜叉的缘故。珊瑚将他放下后,马上飞到空中继续除去妖怪。

日暮聖环视着人群,没有发现犬夜叉和弥勒家的孩子,他和村长见过面,和他点头相认之后,向桔梗所在的木屋走去,一道白色绳子结成别致的结形成结界,将屋子围住。他经常在家中神社里见到这个结,没想到这也是结界的一种。门口的位置敞开着。

走入玄关时,发现犬夜叉就在站在玄关里面,不过他的样子让聖大吃一惊,他的头发居然是黑色的,眼睛也是黑色。看到日暮聖吃惊的样子,犬夜叉很不爽地瞪了他一眼。

“你为什么不进去?”

犬夜叉看着屏风,又尴尬的收回目光。日暮聖也不理会他径自进去。

“喂,你干什么进去?”

“我进去需要请示你么?”日暮聖耸耸肩转过屏风,走入内室。这道屏风原本是放在一边的,应该是不久前才搬到这里的吧。

犬夜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进去,无可奈何。他不进去不是因为结界,而是桔梗自从进入这里开始就说过:此生不相见。

聖走到水边,烛光下,桔梗白皙如瓷的肌肤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是不是戈薇呼唤你来的。

“是的,为什么您……”

水中的桔梗缓慢上浮,她如丝一般的长发随着水流游动着,日暮聖将手伸到水中,等待着。碰触的一刹那,许多记忆沿着接触的肌肤传来,日暮聖握住她的手,并没有因为这个冲击松开。桔梗的上半身露出水,被他抱着放在岸边。顾不上弄湿衣服,日暮聖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外面听到动静的犬夜叉焦急踱步却不敢进去。

桔梗睁开眼睛,微微笑了:你为什么为我而来?

感觉到你的像水一样的忧伤。

你是个善良的人。桔梗轻轻点头,摊开手,把手边柜子里的纸人给我。

聖拉开身后的柜子,从方格里拿出小巧的纸人递到她手上。

她不想放弃他,所以叫来你。但是……其实这一切早该结束的,我早已不怨。桔梗的声音在聖的脑海里回响着,然后她嘴唇微动,六个纸人变成氏神。

此时的聖想着她说的她会不会是母亲,那么那个他该不会就是犬夜叉?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分开呢?

桔梗似乎能感应到聖心中所想,神色转为无奈,对他传语:带着氏神去消灭妖怪吧。既然你已经带着玉来,那么就不能让事情严重下去,看来我还是要存在下去。

聖想说点什么安抚她,可是却发觉自己的无知和无力,他是突然闯入的人,没有置喙的资格。桔梗轻拉他的袖子,将我放下去吧,我的伤需要用水一点一点浸出侵蚀的毒物然后在水中净化掉。如果氏神体力不支,就用你的左手按在她们的头顶上就可以了。……谢谢。

聖看着她重新沉入水中,心中百味杂陈,他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到,却得到了她的谢谢。祭起长剑走出房间。如果他能做什么的话就是从现在开始吧。

妖怪逐渐向这边聚集,因为害怕结界只是徘徊着。对桔梗长久以来的压制怨恨到极点的妖怪们咆哮着,像是魔鬼全部从地狱涌出的感觉。聖抬头看向它们,他扬起的银发凛冽如冰。

残鬃再度出鞘,如水的剑光好象收敛了星月的光辉一般。聖从不会对自己异常的力量感到惊讶,而在此刻他甚至有种兴奋的感觉,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回过头看着她沉睡的屋子,静寂的微笑带着沉稳感迎向叫嚣的妖怪。

轻盈一跃,剑光随着身形四散迸裂,所遇妖怪尽数粉碎风化。无月的星空,他挺拔俊秀的身影站在树的顶端,扑上的妖怪好象乌云压境。意念在心中形成一个圆,剑光便聚拢形成圆,斩出去时,圆旋转着将妖怪卷入然后搅碎。

珊瑚和弥勒看到如此情景,禁不住惊叹,这个孩子的悟性和实力均在当年的犬夜叉之上。难道也是因为有四魂之玉的缘故么?他用剑的方式很有规范,像是专门训练过。两人对视一眼,随即迎上扑来的妖怪。

聖担心剑气太过强悍,会伤到他们夫妇,所以避开他们的方向袭敌。几个起落已经将那间屋子抛在身后。妖怪们的仇恨仿佛找到出口,蜂拥追来。他回身冷笑一声,这正好合他的心意。在宽阔处停下,仰望天空上奇形怪状皆有的妖怪们。

“看来也不过如此,还没有游戏刺激呢。”说着手肘下沉,剑尖斜向上挑起。大概能够掌握从身体里流出的某种气流一样的东西,以及如何将它导入剑中控制发出。“这样的方法我还是第一次使用。”

妖气流从剑上涌出,形成一个弧形面,细小莽撞的妖怪撞过来立刻被切割成碎屑,感觉像盾。他觉得有趣,如果将这样的盾打出去呢?如此想着,盾的形状瞬间扩大,随着他的意念变化而变化,扬起长剑全力挥出。

压境一般的妖怪团在这一击里粉碎成尘,聖看着天空,觉得不可思议,居然真得是他做的。远处的天边露出鱼肚白,天快亮了。妖怪越来越少,一路赶回一路消灭随时蹦出来的杂碎。

珊瑚他们见到他没事都很欣慰,村民也在他们的护送下回到村子。恢复原状的犬夜叉终于现身,扫清残留的妖怪。

“他是不是经常这样?”聖收起剑问着珊瑚。

珊瑚看了老公一眼,见老公点点头才说道:“这是一个秘密,你能保密么?”

聖想起犬夜叉不高兴的眼神,面对如此情况却无能为力确实让人难过,打了个哈欠,“我没空注意这些,也不会去说,我想先休息一下。”

珊瑚看着他不同寻常的疲倦,“你是不是第一使用妖力?”

“妖力?”聖此时才发觉确实是这样,以前只要他体内有这种感觉涌动就会被手腕上的东西镇压下去。

“你先休息吧。”珊瑚像他母亲一般摸着他带他去休息。“等你醒了再给你解释这边的事情。”

聖点头谢着,感觉这个妇人很好,这个印象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也依赖这个可靠的人。

回到神社,所有人停住。看着杀生丸从御神木的阴影里走出,然后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聖身上。

聖从来没有紧张过,面对这个人却紧张起来,他给人十分强烈的压迫感,不管是气势还是身形,他的存在总是让人有被俯视的感觉。

杀生丸唰得一声拔出天生牙,“拔剑。”

珊瑚和弥勒同时后退,只有无法动弹的聖好象没反应过来似的,依然看着杀生丸发呆。


第五节

珊瑚和弥勒的想法一样,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以前杀生丸来找犬夜叉见面就开打,看来虽然换个人也不会变啊,哈哈~~两人顶着黑线退到一旁,不想卷入他们的“家事”里。

赶回来的犬夜叉看到这场面也愣住了,怎么这孩子不是他的……还是家教就是这么特别必须亲自打。

聖看着杀生丸姿态闲适的样子,依然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怎么这个人不是可以信任的人么?为什么会这样?

“听不到么?”杀生丸看向手中的剑,“那么就直接让你看到吧。”话音才落,杀生丸的人影倏然消失!

聖再无犹豫马上抽出剑,才抽到一半杀生丸的剑已经斩上来,两把剑相交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从杀生丸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妖气压得聖呼吸都困难起来。聖只觉得手腕都在酸软发麻,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杀生丸轻飘一跃退后五米,动作轻盈的好像一片云。

聖则因为全身脱力跪倒在地,要不是他及时用剑撑住,整个人都要趴到地上。好强的力量!强到让人心胆颤抖,现在的他连站起来的意念都薄弱如春冰。

“刚才骄傲的样子哪里去了?不要看犬夜叉那种样子,至少他还能撑住刚才那一剑。”杀生丸上前两步,将天生牙摆到身侧,眼看又要出手。

一旁的犬夜叉听到他这么说气就不打一处来,“喂,你什么意思啊!”说着就要拔刀,被弥勒一杖偷袭到后脑,登时栽倒地面,货真价实什么啃什么的姿势。

弥勒蹲在犬夜叉的脑袋处,手掩着嘴低声说道:“那是人家的家事,你插手干什么,再说你又打不过他。”犬夜叉从土中抬头,刚要张口反驳,弥勒马上手快地捂住他的嘴将他拖走,一边拖还一边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该去打猎了,今天晚上的菜要丰盛一些,客人这么多不丰盛不行啊……”

珊瑚看着老公这么能干,眉开眼笑,“今天要亲自下厨。”在她身后的两个儿子同时惊吓到地后退三步。珊瑚用白眼瞪过去。“怎么?”

“没什么,母亲大人这么辛劳,还是我们来做饭菜吧。”说完兄弟两个飞也似的逃了。

珊瑚提起飞来骨追过去,“今天我非要做不可,我看到你们两个不肖小子笑了!……”

云母跟在后面喵喵叫着,很兴奋的样子。

聖抬头看着杀生丸,让自己镇静下来。他到底是来?

杀生丸见他还不起来,眉头微皱,“无用的样子是不是适可而止了。”不给他机会,杀生丸纵上空中,然后就在聖惊恐的目光里直击而落。面对如此强悍的攻击,聖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要说聚集妖气。这么快的速度根本来不及使用妖气!醒悟到这一点的聖不在拘泥于这点,向右前方滚过去,如此狼狈的姿势让他羞愤难当。

杀生丸落在他跪的地方,长发似水般落下,未等全部落完,他站起身。聖用剑支撑着自己勉强站起来,看着他被轻风吹拂的侧面身影。

“你是想告诉我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妖气攻击是吧。”

杀生丸闭上眼睛,收剑入鞘,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白光聚拢在他的周围,聖上前一步想要拽住他的袖子。杀生丸惊讶于他的举动,侧身闪开。

“你想问什么?”

聖的手法是他最得意的和气道,制服别人的手腕可以说是百发百中,没想到被这个人轻易闪开,神色尴尬了一下才说道:“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知道又如何?”杀生丸转过身,直直看进他的眼底。冰冷的表情一如往昔,不搀杂任何多余的表情。

聖哑口无言,他已经长大不需要抚养,那么知道了想做什么?尽孝道?他连对方是死是活都不清楚。“他是死是活?”

杀生丸转过身,身形开始改变,浮上夜空。聖仰望着他,神情都是敬佩。

“真相由自己来找寻,没有足够的坚强就无法接受你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真实。”

聖看着他飞走,紧张的情绪才松懈下来,坐在地上,剑也倒在一边。回想着杀生丸说过的话。他要不要继续下去?可以什么也不在乎的活下去么?

一直以来他都是随性不拘的,从来没有被什么这么困扰过。自从来到这里,责任,身世,力量,种种事情纷踏而来,让他无暇接受就得去适应。这么想着的他向山上走去,走到桔梗所在木屋前,靠在门边坐下来。

你在烦恼。

“是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烦恼过。”成绩运动都优秀的他大概也只因为妹妹太过保护自己而烦恼过,但是那个怎么和现在的情况相比呢。

时间不断流逝,人亦消逝。

聖点点头,她平静而温柔的声音让他平静下来,很自然的聊起来,“听说你以前是巫女?我的头发还是因为这个理由才留下呢,在我们那个时代男孩子很少留长发,不过,总觉得头发也是对未知的寄托,后来才知道,大概就是对这个时空有所留恋吧。”

没想到桔梗沉默下来,聖转过头看着屋内。桔梗的声音再次响起。

想起一些往事而已,你该回去了。

聖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直叫,不好意思捂住。“我去吃饭了。你……”想到她的身体是陶土,有些难过。

我已经习惯了。

听到她这么说,聖只觉得更加伤感而已。“保重。”回到神社,弥月和弥辰兄弟两个一人顶着一个包,忙进忙出端饭菜。

弥月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悄声说道:“今天的炖土豆少吃。”

珊瑚从厨房走出,手上还拿着勺子,“你刚才说什么了?”

弥月马上立正,“我说土豆可能削多了。”

珊瑚这才微笑着进去,继续忙碌。等到吃饭的时候,犬夜叉依然不肯和聖坐在同一排。谁也拿他没办法,他这种别扭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聖看着热气腾腾的炖土豆,想着弥月郑重其事的警告,筷子迟疑不决。珊瑚瞪着弥月,一副“肯定是你说的”的表情。弥月假咳一声,扒着米饭。

正在气氛诡异的时候,一位使者来到中庭,落马后向他们这边走来。弥勒站起来从使者手中接过信。是大名的来信,大意是要求退治妖怪。

这种委托不是很多,弥勒看了聖一眼将信递给珊瑚,自己则亲自和犬夜叉说。在场的人面色不定,不过有个感觉很一致,这个邀请别有内情。因为这位大名手下养了不下百人的僧侣,平常也经常为阵亡的士兵做法事,怎么这个时候会突然发出这个邀请?果然是四魂之玉的因缘么?众人一齐看向聖,而聖正对着看起来不错却被警告少吃的土豆发愁。

第二部完结



第三部 遥の路 追の梦


第一节


送信的使者没有多做停留,弥勒和珊瑚重新坐下来。饭已经有些冷,犬夜叉对于日暮聖的别扭已经消失不见,坚定说道:“不带他去。”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他已经走出屋子向后山走去。日暮聖见他去找桔梗,也跟了过去。弥勒珊瑚则留在原地,他们实在是劝解不了什么。

犬夜叉站在门口,“他为什么知道这边的事情?如果他听你的劝就让他回去。”

屋子里依然静悄悄的,桔梗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日暮聖走过去将犬夜叉从门口拉到一旁,挡在他面前,眼神里带着杀生丸常用的那种刻薄,“是我自己要来的。”

“你?闪开。”犬夜叉火大要将他推开。

日暮聖反拿他的手丝毫不相让。

进来。

他们两人刚要打起来,日暮聖的脑中忽然听到这两个字。他没有再看犬夜叉转身进到屋子里。而犬夜叉盛怒之下依然没有踏入一步,他这才知道犬夜叉根本不会进到内屋里。

你不让我跟他打架。

你还真是个孩子。

他和桔梗交流着不相干的两句话,良久,所以动静消失,日暮聖先扑哧一声笑出来,她的这句话听上去既温柔又无奈。

我根本就是孩子。

这一次她真得笑了,日暮聖在水边坐下来,看着她没有表情的样子,脑海里却是她忍俊不禁的轻轻笑声。

桔梗微微上浮,透过窗子落入的阳光刚好照在她身上。清澈的水里,她不变的容颜好似睡莲一般美丽。

他只要活着就不会进来的。

为什么?

因为我说过不想见,因为戈薇再也不曾回来……他心里一直在怨吧,戈薇没有给他任何关于离开的理由,我不想见他是因为我……

桔梗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她能通过共鸣的灵魂感受到戈薇的意念,只是她不说,那么她就可以代替她说吗?有时候语言太过无力,事实总是胜过一切,他们都败在真实里,只能无奈地缄口不语。

日暮聖倾过身看着她,桔梗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眼神关切的孩子,微微笑了。

你想找到她?

我想见见她。

或许她会见你吧。

她不愿意见谁?

犬夜叉

那她为什么叫我来?

不相见并不代表不牵挂不想念。

既然牵挂既然想念为什么不见?

你还小。

这下日暮聖无言以对,趴在池边愣住了。对于有些感情他确实懵懂,只是当她这么说的时候,他的内心依然不能平衡,他不懂所以更想知道不是吗?被一句“你还小”挡回来,总觉得不公平。

不要因为那些过往影响你自己,你的人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

桔梗看着他,神色温柔。

日暮聖因为她这个神情缓和下所有不愉快的心情,她的笑容有治愈人心的力量。

我好像明白犬夜叉为什么喜欢你了。

他淡淡一笑忽然这么对她说着。

桔梗眉微微皱起,有些痛楚又有些无可奈何。喜欢上一个人,有时候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啊,当初已经不复,现在也无以为继,将来之于她是个残酷的名词。

见她不对劲,日暮聖有些焦急,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抱歉。

桔梗闭上眼睛沉入水的深处。

已经过去了,那一切。

日暮聖伸手入水,感觉到她是如此的远,无法接触到,心中忽然很失落。

抱歉。

他已经走了,你也回去吧,他来是想知道如何让你回去。

我不会回去。

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做吧。

说过这句之后,桔梗再也没有说其他,日暮聖等待良久依然等不到她的声音,怀着歉意和一种莫名的不甘心站起来,走了几步回首望望,她依然安静,好像睡去一般。

此刻,他才发觉她的遥远非同一般。这种遥远的感觉跟那个神秘的来去如风的杀生丸出奇的相似。周身是无形的墙,遥望她或者他的人永远也无法靠近一步,只能对着墙叹息。

只能站在门外的犬夜叉和现在的他其实区别不大,她都回以沉默。

回到山下神社,大家都没有提刚才的事。双胞胎兄弟整理好东西,就到后院去了。他们看见他回来神色上欲言又止。最后两兄弟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做事。

日暮聖也没有在意,一个人在道场里练剑,在这个时代他不用担心自己特殊的力量被人侧目,所以感觉上反而更自由些。村子里的人也对他很好,尤其在知道他是戈薇的孩子后,而且他们也发现桔梗对他好像也特别些,因为这两人的关系,村民们对他很优待,就连孩子们也时常来看他,跟他说些关于桔梗戈薇的事情,大多是她们救人的事情。

从别人口中所听到她们又不同了,桔梗在村民心中近乎于神,他从来没想到她在别人心中竟是处在那样高不可攀的位置上。她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远离普通的人。而戈薇和桔梗也很不同,他看过照片就觉得戈薇是个容易亲近的人,果然别人口中说的她也是那样的。她更令人想亲近,桔梗则让人向往。

过了两天后,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日暮聖忽然在想是不是该回去看一下奶奶了。当他向井走去的时候,犬夜叉隐在树后的身影突然消失,停止跟踪他。日暮聖不以为意,只是走到井边才突然想起,犬夜叉想让他回去。珊瑚弥勒一家人的态度好像在躲着他一样。

有什么事发生,他们瞒着他。

日暮聖在井边坐下来,抱着残鬃,思考着怎么应对。

你很想去?

桔梗的声音忽然想起。

日暮聖精神一振,点头说着:“想。如果我更多的接触这个世界或许就能找到她。”

桔梗的声音沉寂很久才回答他。

好吧,如你所愿。你可以回去了,回来时找我。

日暮聖露一个难得的顽皮笑容,翻身跃起跳入井中,一头银发飞扬着随着身影没入黑暗。

第二节

犬夜叉搬来大石头,一如当年知道戈薇要回去那样,企图将井口一举砸烂。

“也不用这么乱暴吧。”弥勒干笑着,他没有帮忙的意思,只是跟在他后边向井走去。

珊瑚则是深思着,那个孩子的脾气明显是不会受辱而无动于衷,犬夜叉这么做,如果那个孩子还能回来说不定会跟他大打一场,她转过身看着山上桔梗的方向。这个时候,她在想些什么呢?而远在不知何处的戈薇又在想些什么呢?

“犬夜叉,你真要切断一切?你别忘记了那是她的孩子……”珊瑚终于踏出一步,上前阻止他的莽撞。

犬夜叉正举着石头,听到她的话脚步硬生生停下来。

“这次他来是因为戈薇呼唤了他。”

巨大的石头“砰”的一声落在地上,犬夜叉的手微微抖着,却倔强地不肯转身问珊瑚什么,问戈薇有没有说其他的。和他相处这么多年,夫妇两个都明白他的脾气,弥勒轻搂珊瑚的肩示意她说出来,珊瑚点点头。

“我在接他的时候,他说出来的,只是他很关心桔梗的安危,所以没有说其他的。我想是戈薇告诉他桔梗危险了,那个孩子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应该是感念桔梗的恩惠。”

犬夜叉忽然失去了愤怒的方向,不愿意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表情,跃起闪入树林深处。可笑啊,他在这里愤怒奔走,或者做什么,原来她们之间的事情都没有他在其中,就连那个孩子也是,一副跟他划清界限的样子,反而跟杀生丸有交集,想来想去,犬夜叉才发觉他很像个局外人。

孤独。

犬夜叉已经很久没有这个感觉了,经历过这么多事,这个感觉终于又缠上他,要啃掉他的灵魂一样侵蚀着。

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桔梗决然的背影和沉睡的面旁已经是很多年前的记忆了,她再也不愿见他。而戈薇更是远走天涯,彻底失去了踪迹。后来,他也跟踪过杀生丸,可是他发现杀生丸从来都是孤身一人,偶然有一次碰到两个童子去见他,可是两个童子传完话立刻变成了纸人。那时候的杀生丸看着他躲藏的地方良久,最终凌空飞去。

无论是谁和谁,他们这群人已经是无话可说的样子。

突然,犬夜叉好像明白过来,如果这个孩子还在这里,那么她就还会和他们有交集,到时候是不是就可以找到她?

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再次降临,犬夜叉打起精神回神社。这个森林灵气很浓,白天还不觉得,晚上就算普通人也能看出端倪,一点一点浅黄色的荧光,看上去可能会以为是萤火虫,实际上是精灵火。

犬夜叉看着这些晃动的样子和萤火虫像极了精灵火,它们很默契地在他的周身环绕飞着,像是安抚他的伤心一般。他伸出手掌,精灵火落在他的掌心处,隐隐能感觉到一丝丝温暖。犬夜叉一时间有些怔忪,停下脚步看着这些精灵火。

精灵火聚拢起来,在他的掌心形成一团,映亮了森林里破碎细小的路。犬夜叉没有不耐烦的打乱它们,托着它们走出森林,出森林那刻,精灵火像风吹的蒲公英那般迅速飘向远方,从树叶间掠过,星星点点隐入森林深处。犬夜叉回过身,怀念似地看着它们。

这个感觉温柔无限,很像她……很像戈薇。

又很像母亲,遥远记忆中,母亲搂着他坐在长廊水榭的深处看着重楼里明灭的灯火。

她们都曾经让他不孤独,让他的心充满希冀和向往。

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在天刚亮的时候就出发了。珊瑚和弥勒似乎也明白了犬夜叉的心思,没有施放臭气弹扰乱气味。

“走水路。”犬夜叉忽然说着,他不想这么容易就让那小子找来。

夫妻二人点点头,至少也要让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再让他找到。犬夜叉带着弥月弥辰两兄弟过河,弥勒和珊瑚则坐着云母在空中抄近路赶到前面的镇子等他们。

犬夜叉在溪里跳跃着前进,兄弟二人骑着马跟在犬夜叉后边,看着他银色长发飘扬着,晨光里银光点点,和溅起水花交相辉映。只是这样的他怎么看都是孤寂的。

“你们两个再快点。”犬夜叉头也不会的吩咐了,依他对云母的了解,中午前就能赶到前面的小镇,他们虽然是绕远路可是也不能太落后,要尽快赶到山那边的风间城,也是委托他们去的风间家。他加快速度,两兄弟策马跟上。

他们在小镇简单吃过东西,然后又买了一些饭团丸子当晚饭带上,他们打算连夜赶路,这样午夜时分就能到。

双胞胎兄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门,没有什么怨言,反而一路照顾着粗枝大叶的犬夜叉。他们从来都是当他是家人,当成普通人,没有把他看成妖怪,即使他体力超出常人,还是喜欢罗嗦的去照应他,而犬夜叉在罗嗦叫嚷的背后其实也是感激他们的对待,让他也渐渐地当自己是个普通人。

他们到风间城的时候,管家显然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了,惊讶的同时,恭敬地迎接他们进去。弥勒夫妻一间,犬夜叉和兄弟两个住一起。放好简单的行李,犬夜叉和弥勒先去察看城堡附近的情况,珊瑚带兄弟两个去见管家,询问具体的情况。

管家带领着母子三人,一边走一边说着。城主夫人怀胎十月依然没能生下儿子,而且整日避不见人,最近更是连吃的东西都扔出来。城主还在战场上,不可能回来。老夫人受不了这种折磨到处求治,然后就找上他们。

走到一座巨大的殿前,珊瑚示意兄弟两个留下,她和管家进到里面。管家说明着外间的各个房间是做什么的,然后带着她走到最里间的外面,华丽的屏风处,油灯明灭着。

珊瑚忽然产生了进入人见城的错觉,那是好多年前了。她在那座宫殿里失去了所有亲人。那种记忆无法不深刻!

个人BLOG素黛闲窗

素黛闲窗——晋江专栏

鲜文网专栏

《灰烬》——现代版杀犬连载中

=====◎阁楼闲窗◎=====

神之弃子


《犬夜叉》系列:
卿知几许
红上之白
双生舞
银之歌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4-12-0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62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6-04-16
完了,隔了这么久,第一部不记得了
先去补习~~~~~~~~~

月下桔梗搬家啦~~~~~~~ !

月下桔梗

可鲁的荣耀国

挂图已祭~~~~~~~你是我永远的心伤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4-04-02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3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6-04-17
#0#=0=
斑竹啊!
你能不能把那么LONG的文章改成画啊!#0#
级别: 骑士
注册时间:
2005-05-1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17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6-04-18
后传里有这么多新人吗,罗莉和正太飞来飞去……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5-02-10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25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6-04-20
很不错的吗??请继续努力
级别: 骑士
注册时间:
2003-06-2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817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6-04-20
郁闷中
LZ写快点吧
忒慢了
虽然说好东西要多等点时间
但是多等伤神的

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惠能说:“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以下是妞妞送我的签名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6-04-2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6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6-04-27
有图片一起就更好了^^
级别: 圣骑士
注册时间:
2001-11-2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737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6-04-30
太长了,没耐心看,这种东西还是更愿意看漫画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4-11-06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28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6-05-02
都第2部了~~~~时间过的好快啊~~~~就好象刚接触《犬》那时的感觉一样~~~

好怀念啊~~~

健康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_ ̄☆◇●◇○◇■_开心每一天!
↓■◇&◇_ ̄☆◇●◇○◇■_ 开心每一天!
↓■◇&◇_ ̄☆◇●◇○◇■_开心每一天!
↓■◇&◇_ ̄☆◇●◇○◇■_开心每一天!
↓■◇&◇_ ̄☆◇●◇○◇■_开心每一天!
↓■◇&◇_ ̄☆◇●◇○◇■_开心每一天!

只要不到最后一刻就绝不能放弃!!!!!!!!



就是这样爱着《棋魂》~~~~~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4-07-04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50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6-05-05
寒。。。N久没来,貌似漏了好文了………………支持白梅殿…………对后一代的事情粉感兴趣…………不过偶还是先去看第一部的说…………霜月丸~~~粉喜欢这名字啊!!

第一部《南国的挽歌》
第二部《北国的铸剑师》
第三部《西国的追魂曲》
第四部《东国的咏叹·死界的回声》

暗夜中行星的航路,
是不是死海中流星的脚步?
抑或如摆脱了轨迹的桎梏,
就只有迷途?
放心远逐,
观赏神祗在末路上癫狂的舞,
自从错过了可能的幸福,
我一人走这条通往深渊的路……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5-02-2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66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6-05-17
晕乐长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6-05-22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53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6-05-23
很好奇kagome怎么会委身给杀殿...杀殿又怎么会愿意自己的后代是半妖?
期待LZ后面的续集说分明... :cool: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4-05-05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2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6-05-29
请注意题目上没有标出配对,明讲的配对就一对,弥勒珊瑚,其他的……各位还是不要乱想的好,我没想过要雷到谁,如果硬要去想的话只能自己雷自己…………

这个文更新不会太快,关于犬的长篇,貌似只有这个坑还能写下去,感谢追文的亲们支持,鞠躬~~

个人BLOG素黛闲窗

素黛闲窗——晋江专栏

鲜文网专栏

《灰烬》——现代版杀犬连载中

=====◎阁楼闲窗◎=====

神之弃子


《犬夜叉》系列:
卿知几许
红上之白
双生舞
银之歌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6-05-29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9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6-06-17
又来逛次,后面的还是没有呀

天苍野茫风清扬,
月朗星稀云淡长,
雁归枫落人他乡,
孤灯破房,
无处话凄凉。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4-05-05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2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6-06-18
最近颓废了些[熊猫眼某人飘上]

继续狠狠虐狗子,恩恩

补充一下,这个文是以后代的人的视角来揭开犬夜叉他们那段过去,以及造成他们这样结局 原因。

个人BLOG素黛闲窗

素黛闲窗——晋江专栏

鲜文网专栏

《灰烬》——现代版杀犬连载中

=====◎阁楼闲窗◎=====

神之弃子


《犬夜叉》系列:
卿知几许
红上之白
双生舞
银之歌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