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0217阅读
  • 9回复

[原创]同人:冬天的某件小事(杀铃,犬薇,或者什么都不是)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2-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33
总觉得近期的连载很郁闷,发个以前写的同人来,至少我个人觉得不会特别郁闷。
对不住喜欢恶搞文的朋友,因为这东西似乎是走温馨的正经路线……另,我实在是不会给这东西起标题||||


喜欢原作寻找四魂之玉的那段时期,因此这是那个时期的同人,时间设置在冬天。
以此文致某两支由狗儿带领的奇特队伍~~(被狗兄弟合殴中)



冬天的某件小事



一阵寒风迎面吹来,戈薇打了个哆嗦,不由得抱紧肩头,以从双臂求得一丝的温暖。同样是冬天,战国时期比现代冷多了,都是温室效应作的祟。这次再回家,一定要带些更暖和的衣服来。
凛冽的小北风继续吹,犬夜叉察觉到戈薇在瑟瑟发抖,侧过一步走在戈薇前面替她挡风。火红色的衣袖在戈薇面前摇曳,就像静默燃烧在心头的火苗。啊,别看犬夜叉这小子平时粗枝大叶,其实有的时候还是挺贴心的——
“真是娇气,这么怕冷,还不如纸灯笼儿呢。”
——但是说话总是这么不招人喜欢!
“过了前面那个坡就到村子了,戈薇,再坚持一下。”珊瑚安慰瞪着犬夜叉的戈薇。

下午的天空布满铅灰色的阴霾。小山丘上,到处是枯黄的野草,偶尔有些光秃秃的灌木。一行人走下山丘,眼前不远就是村口。枫姥姥拄着拐棍驻立在那儿,灰白的长发飘拂着,见他们来了,忙不迭地迎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枫姥姥?表情不对啊!”犬夜叉第一个到枫姥姥面前,却见老人眉头紧锁,一副很担忧的样子。
“村子出事了?”弥勒问,“我们能帮忙吗?”
枫姥姥回头看看村子:“如果你们能帮着治病的话。”
“?”

一双暗黄的水泡眼,鬼鬼祟祟地从某村旁稀疏的灌木丛向外张望着。天气冷,傍晚的村子里基本没什么人在外面走动。几个村妇洗衣回来,一路说笑或抱怨着,直到分散开去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各自家门口的横竿上。
看到村妇各各回家,村子归于寂静,那双窥探的黄眼睛射出了志在必得的光芒。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灰褐色的影子自灌木丛中跃出,在各家门口一闪而过,便携带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物事钻回灌木丛,仿佛从未出现过似的销声匿迹。

“杀生丸大人——我回来啦——”
听到熟悉的聒噪而沙哑的喊声带着大成功的喜悦自远而近,杀生丸依旧坐在倒塌的大树上,只是稍微抬了一下手:“铃,去吧。”
“是!”蜷缩在柔软毛皮中的女孩腾地跳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没跑出几步,铃就看见邪见扛着——不如说是顶着一大团湿漉漉的衣服从树丛里钻了出来,把衣服往地上一摔,站在旁边擦着脑门子喘粗气。
“邪见,找些东西生火。”杀生丸安静地说。
还没歇过气来的邪见赶紧到处搜集枯枝落叶堆在空地上,祭起人头杖,控制好力量,老头口中喷出的火点燃了面前的燃料,橘红色的焰照在他青绿色的皮肤上,看起来颇为诡异。
火生好了,铃也已经挑出需要的衣服,并且把衣服拿到火边烘干。
邪见站在一边,看着铃被火光映红的纯真面庞,不由为昔日杀敌无数的人头杖沦落到今日的地步而深深默哀。

“杀生丸大人,谢谢你。”换上一身烤得暖洋洋的橙黄色衣服,铃开心得像小兔子似的蹦跳到杀生丸面前,向他鞠了一躬。“……也谢谢邪见大人。”觉察到邪见在旁边郁闷地踏着火堆遗下的灰烬,她补充道。
“走吧。”杀生丸站起身,邪见和铃过去牵阿嗯。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踏着夕照,离开了小树林中的空地,只留下一堆灰烬,和一坨已经结冰的衣服。

翌日•某村新闻:本村村妇昨日所洗衣物集体离奇失踪,之后进小树林打柴的村民在林间的空场发现失踪衣物,除缺失小号女装几件外,无其他任何损失。
此事日后嬗变为著名的“某村怪谈”。这是后话,本文不表。

泡过了热水澡,戈薇坐在软绵绵的床上擦着头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没去过古代亲身体验原始生活的艰辛的人,是无法真切的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的——在戈薇心中,这句话现在百分之一百二十是闪光的真理。
她刚放下毛巾,走廊上就传来一阵响亮的劈里扑隆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光脚板踩出来的。
“犬夜叉,那边又怎么啦?——啊你干什么!!”不顾自己穿着睡衣,戈薇拽开门,却被大红衣服的少年仿佛急不可待地一把拦腰抱起,——径直向后面祠堂冲去。
“笨蛋,放下我!你这样让我去是要冻死我呀!”挣扎抗议拧耳朵拽头发咬肩膀通通无效,眼看就要跑进冷风环绕的黑漆漆祠堂,戈薇只好使出杀手锏:“坐下!!”
扑通!
“坐下坐下坐下坐下!不管什么事等我换完衣服再说!”气呼呼地扔下趴倒在地的犬夜叉,戈薇推开循声而来的家人,回房间去换衣服。

“拜托,别生气啦!我也知道小孩子半夜突然发高烧是很着急的事情!”直到从井里爬出来时,犬夜叉扛着鼓鼓囊囊一大包东西,仍然冷着脸,戈薇劝他劝得都快没耐心了:“下次泡面让你吃个够还不成?”
“那就原谅你,不过说话要算数。”到底还是被泡面二字说动了心,犬夜叉鼻子里哼了一声,把沉甸甸的土黄色旅行包撂在地上:“这包里的都是什么?好难闻!”
“是我那个时代的药,说不定对村里人们的病有效。”虽然战国的冬天夜晚比白天更冷,但这次保暖衣物穿戴齐全,戈薇就不觉得太冷了。
“那就赶紧去村子吧,估计他们急得火上房了。”犬夜叉背起包,拉着戈薇走进寒月笼罩的夜色。

“啊呀,真的退烧了!”年轻的母亲摸摸儿子的额头,惊喜得泪流满面,跪在地板上不停地向戈薇叩头:“戈薇小姐,太谢谢您的神药了……”
“不、不是什么神药啊……”戈薇哭笑不得,赶紧上前扶起感激涕零的女子。
“戈薇,就承认是神药又不会有什么坏处。”弥勒斜倚在门上,微笑着说。
“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七宝扒在犬夜叉肩膀上,给弥勒的话加注脚。
“如果孩子有什么情况请找我们,我们现在要去下一家了。”珊瑚对这家的主人说。

“这次我去。”又到了一家门口,弥勒从戈薇手中抢过药瓶,“这家的症状跟前一家一样,药的用法用量我已经记住了。”
戈薇和犬夜叉大眼瞪小眼。珊瑚挽着袖子冲了进去。
须臾屋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啪”,然后珊瑚扯着脸上带一个红手印的弥勒耳朵板着脸出来了,将药瓶交还给戈薇,声音僵硬:“已经给病人吃过药了。”
“刚刚那家的病患,是个年轻姑娘吧?”前往下一家的途中,戈薇问七宝。后者趴在她肩上点头。弥勒走在他们旁边,脸上的手印被寒风一吹,红得发紫。

月光像淡霜洒进这一片树林,被交错的光秃枝桠切割得支离破碎。银发的妖怪青年背靠大树坐着,长长的毛皮披肩松松搭在一边,小女孩全身盖在皮毛下,只露出纯真的睡脸。
“杀生丸大人……”虽然模糊不清,但听得出来是在叫他的名字。杀生丸张开眼扭头看,铃依然睡着,嘴边似乎有一点笑容,梦话吗。邪见在树后面,靠着阿嗯,打呼噜的声音像吹哨一样。这夜晚很平静,周围什么异样的动静或者气味都没有。杀生丸抬头看看半空的月,跟他额上的那一弯形状刚刚好一样。又看了看铃,铃依旧在睡梦中微笑。他放心地将头靠回树上,闭起了眼睛,任由月光和夜风抚摩着他的沉静面容与银白长发。

“累死了~”总算回到枫姥姥家,一行人全部扑通坐在地上,房间里顿时拥挤不少。
“辛苦你们了。”枫姥姥拿水罐和杯子给大家倒水,“最近这附近居然闹起流行感冒,光我和村里的医生实在忙不过来。”
“多亏戈薇带来那么好的药。”七宝接过一个水杯递给戈薇。
戈薇放好手套帽子,道了声谢,端起杯子喝水。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来到战国时代除了寻找四魂之玉、对付各种妖魔鬼怪、跟犬夜叉处理情感纠纷之外,居然还有机会客串一下赤脚医生。唉,命运真奇妙!
犬夜叉一扬脖喝干了水,肚子咕噜叫了一声,赶忙按住肚子:“戈薇,我饿了,泡面~”
“……我马上给你做……”已经答应人家的事情不能反悔,虽然戈薇现在很累,但做个泡面还是挺轻松的活儿,马上回头去翻旅行包。
“这次我可一定要吃个够。”想到戈薇答应他的那条件,犬夜叉真觉得被“坐下”那几次一点也不亏。
“对不起,犬夜叉……”戈薇翻了一阵子,满脸抱歉地转过头,“这次走得太忙,没带泡面……”
“什么?!”犬夜叉丢下杯子猛地站起来,“不是说好的吗!!”
“谁叫你半夜突然把我拽出来的!!”戈薇也站起来,跟犬夜叉对吼。
“别管他们,我们煮些别的吃吧。”抛下对峙的二人在房间中央不管,枫姥姥、弥勒、珊瑚、七宝在角落里悄悄商议道。


时常在晨光露出地平线以前就神奇地预感到它的到来,无论是一个人独处还是跟同伴们一起都毫无例外,但这次他在幽蓝夜幕下张开眼却并非因为嗅到黎明的气息,或是听见朝霞的脚步。铃仍旧在他身侧,仍旧阖着双眼,身体因寒冷而瑟缩成小小的一团,毛皮披肩不知何时滑落一边。他悄无声息地将披肩给她盖上,暗自希望没有因发现太晚把她冻坏了。

铃梦见自己好像在碧绿的草原上自由自在地奔跑,又好像在湛蓝如洗的天空里无拘无束地飞翔,身边眼前出现无数熟识的影象,一张张亲切的面孔飞掠而过,前方是银发的高大身影不回头地疾行,她满心欢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追去,一点也不知疲倦……
然而似乎不久过后,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美丽的幻影悉数消失,世界变成冰寒彻骨的地狱,到处是冰凌冰锥冰钟乳冰笋冰柱,阻断她前进的脚步,寒意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她单薄的身躯无以抗拒……
又是不知何时,阳光重新出现,融融的暖意围绕全身,一只温柔的大手拉着她漫步在百花绽放的平原,她感激地抬头望向身边的人,却仿佛隔着薄薄的雾气,他的面孔若隐若现,时而在乳白色雾霭的间隙里露出银色中分的刘海和额上紫色的弯月,时而是金色的淡漠眼眸,是颊侧深红色的斑痕,是抿作一线的薄唇,他唇边有没有微笑?……

感受到阳光的照耀,纤弱的眼睑微微颤动,铃慢慢地睁开眼睛,面前模糊的景象逐渐聚拢清晰,不是草原不是天空不是寒冰地狱不是五色花海,是萧瑟的初冬树林。身体仍残留着一丝奇怪的沉重,是前所未有的。怎么回事?
“铃。”看见她醒了,他说。
“早上好,杀生丸大人。”
铃说话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以往不管什么时候听起来都是脆生生的,可今天……
“怎么听起来嗓子有点哑?”邪见早已醒了,凑了过来。
“邪见大人,早上好。”和刚才一样没精打采的声音。
邪见抓了抓自己的头皮。

“弥勒,你们那边怎样啊?”绕过一处低矮的茅屋,犬夜叉看见弥勒踏着晨光迎面走来。
“不错,大部分已经退烧了。”弥勒笑盈盈地跟犬夜叉和戈薇打招呼,但是戈薇看见他的右眼周围一圈明显的青紫,还看见他身后跟着头暴青筋的珊瑚。
“我们这边也还行,不过有几家还有症状。”戈薇挽起袖子看看表,转向食骨井的方向:“药都用完了,我回我的时代再去买点。”
“我也去。”犬夜叉要跟上去。
“我自己就行啦!”把他留在家里根本不可能,带他去买药?开玩笑吧!要是碰上什么事情不对劲,犬夜叉这狗脾气没准把药房连根拔起来!
“不行,不跟着你的话你没准又忘了带泡面!”犬夜叉噌地追上已跑出一段距离的戈薇。
“不会忘了不会忘了肯定不会忘了!别去啦!”已经跑到食骨井旁边,戈薇发现犬夜叉这小子是真的不屈不挠非要跟她去,唯一的摆脱办法只有——“坐下!给你带就是了!”
“可恶!千万不许给我忘了……”脸埋在干草和泥土里,爪子颤抖着伸出却未能抓住戈薇半片衣角,尽管如此,犬夜叉仍然对泡面念念不忘。

“铃今天不太精神啊,杀生丸大人!”虽然知道杀生丸肯定早察觉到这一点,邪见牵着阿嗯的缰绳,仍然对走在前面的杀生丸通报,“早上东西吃得也很少。”
“铃,你感觉怎样?”杀生丸不回头地问趴在阿嗯背上的铃。
“有点不舒服,”铃老实地回答,眼皮耷拉着,“就像……没有力气……”
“……杀生丸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沉默持续了一阵,最后由邪见小心翼翼地打破了。平时无论追查奈落行踪还是什么的,通通都是杀生丸说了算——不过一般都是他什么都不说地走在最前边,随从们只要老实跟着走就是了。
没有回音,杀生丸继续往前走。邪见叹口气,就知道问他也没用,只好牵着阿嗯,像往常那样追随他的脚步趋行在林间小道。残枝败叶在他们足下断裂,发出轻微的细碎声响。

“这个戈薇,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犬夜叉盘腿坐在食骨井边,背靠井沿,面朝御神木。其实戈薇离开这里不过才十分钟,这点时间还不够她从家走到药店呢。但是对于盼泡面心切的犬夜叉,十分钟就是漫长的十个世纪。他想了想,最后毅然决然地站了起来,一脸视死如归似的壮烈,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一转身:“我还是去吧!”
单手撑在井缘就要一个纵身跳下去,但某种熟悉的气息偏偏在这时钻进了他的鼻孔。手依然扶在井边上,他抬起头,两只耳朵支棱着,警惕地注视着前方气息来源的那一片树林。
白色的身影自交错的树木之间清晰出现时,他的手下意识地移到了腰间的铁碎牙上。

去买药途中一直担心犬夜叉会不会突如其来地从天而降,买完药回来又心想他会不会已经在家等得不耐烦,书包沉得她几乎背不动,里面装的泡面数量足够任何人吃到反胃,但结果一直到戈薇背着满满一包药品和泡面从食骨井艰难地钻出来,也没见犬夜叉半个人影。
“去哪了?”戈薇把书包放在井缘歇口气,还以为犬夜叉即使不过去帮她拿一下包,最起码也应该在井口像恭候主人回来的小狗似的等着。可事实就是他不在这附近。
“也许是村子有什么事,所以回村子了?”思量着,她使出全身力气背起包往村子走去。

村里果然有什么事。村民三五成群地聚成几堆,窃窃私语着,一些少女脸上似乎还带着红晕,眼睛不时向某个方向瞟一下。戈薇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是枫姥姥家的房子,房门紧掩着。
“发生什么啦?”戈薇走上前问一个姑娘。
“犬夜叉带着一个样子有些像他但比他帅很多的人走进那里去了,还有一个小姑娘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
样子有些像犬夜叉?但是比他帅很多?!还有一个小姑娘??!!
……不是开玩笑吧!!!!!!
连背上的包裹有多沉都不在意了,戈薇从人群之间冲过去,几乎是屏着呼吸,轻轻拉开了枫姥姥家的房门。

“戈薇,来得正好。”犬夜叉盘腿在门口坐着,显然早闻到她来了,但是说话没好气——不是因为戈薇,而是因为坐在对面的某个一身白衣的家伙。由于他的存在,整个小屋都充满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杀生丸为什么在这里?”戈薇放下书包,使劲咽了口口水,悄悄问犬夜叉。
犬夜叉向杀生丸旁边的墙角扭扭头,戈薇跟着看过去,却见那里躺着个小巧的身子,虽然和上次见面穿的不是一样的衣服,她还是认出来了:“铃?”
“既然带药来了,就赶快把铃治好。”邪见不知从房间的哪里冒了出来,专横地拿着人头杖在戈薇的鼻尖前面指指画画。
戈薇不理邪见,从犬夜叉后面绕到铃旁边,看见小女孩很孱弱地闭着眼睛,脸上有些红。她摸摸铃的额头,很热,保守估计有三十八度多,大概跟村里的那些人一样没有逃过这次大范围的流感。她又回门口去取书包,包里有体温计。犬夜叉和杀生丸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坐着,空气中交织着冰冷的视线,戈薇打了一个寒战,心想越早治好铃让杀生丸走人越好。她勉强把书包拎到铃身边,拉开拉锁刚刚取出温度计——

“犬夜叉!我们听说——”七宝猛地一下拽开门,看见屋里的景象,当场石化在门口。
“天,居然是真的。”枫姥姥忍不住抬手擦擦眼。
“我看我们不要进去比较好。”弥勒明智地说。
“我看也是。”珊瑚顺势靠在旁边墙上以免被某人吃豆腐,“但是杀生丸来干什么?”
“而且戈薇还在里面,”七宝的石化状态终于解除了,他从门口退开,两条眉毛紧紧地纠结起来,“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犬夜叉也在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他们兄弟最近没怎么打架啊。”弥勒右手摸着下巴,左手鬼鬼祟祟地向珊瑚那边摸索去,啪地挨了一巴掌。
“反正,我们随时准备制止他们闹事就是。”珊瑚瞄着正揉着手倒吸冷气的弥勒。
虽然这样说,但大家心里都没什么底,因为如果那兄弟俩真有心闹事的话,他们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三个人再加上七宝云母两个妖,聚集在小木屋外面,齐齐叹了口气。


即使将以前被敌人抓住差点杀掉的无数次经历加在一起,也无法带来如此的紧张——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迫跟对峙状态的犬夜叉和杀生丸同处一室。戈薇跪坐在铃身边照看她,药已经喂下去了,但目前还没什么显著效果。腿一直保持跪坐的状态,已经被硬邦邦的地板硌麻了,她也不敢活动活动。
“怎么样了,啊?”邪见的扁脑袋凑了过来。
“就算再怎么好的药也得等一段时间。”戈薇扭过头,不想看邪见的嘴脸。
“最好是快点。”
不用你说,我比你还想快点!戈薇想着,摸了摸铃的额头,还是很热。

“枫——枫姥姥!我儿子他——”
“怎么了?”坐在门口的四位见有人跑来,同时站起身。
“他又开始发烧了,”昨天的那位年轻母亲停在他们面前,气喘吁吁地说,“本来昨天吃了药已经很精神了的……”
“明白了!没按时服药。”弥勒反应快。
“现在只有戈薇那里有药。”珊瑚往屋里看了看。戈薇在房间最里边的墙角处,装着药的书包在她身边。
“戈薇小姐,犬夜叉——”想不出别的办法把药弄出来,弥勒只好大着胆子敲门:“能不能拿点药出来?昨天那孩子——”

“……犬夜叉,把这个给他们送去。”听到外面的喊声,戈薇从包里翻出足量的药,交给犬夜叉。
犬夜叉接了药包,大步走到门口,把药给了弥勒,又坐回原来的位置,瞪着面前没表情的那位,硬邦邦地问:“杀生丸,你打算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我可没心情跟你磨叽——”
“铃大概什么时候能治好?”邪见问戈薇。
“不知道。”戈薇摸摸铃的额头,实话实说。
邪见挥起人头杖,结果被犬夜叉一拳揍到后脑勺,鼓起一个大绿包,咕咚栽到地板上。
“你你你!!”邪见疼得眼泪横飞,爬起来咬牙切齿地指着犬夜叉,感觉被犬夜叉这半妖打到真是他妖生一大耻辱,相比之下平时被杀生丸大人捶几拳踩几脚简直是无上的光荣爱抚,“竟敢打我邪见大人——下次决不饶你——”
“哦!那就再加几拳怎样啊?”正好犬夜叉心情不爽没处发泄,杀生丸又在一边一副不管不问的样子,犬夜叉索性咯啦咯啦掰了掰手指,准备拿邪见当送上门的出气筒。

“……杀生丸……大人……”

这微弱的声音,却令整个房间霎时安静下来,四位的视线同时集中到铃身上。
刚才一直昏睡的铃,此刻微微张开了眼睛,无神地望着这陌生的房间。
“铃!你醒啦?”邪见从犬夜叉爪子里救出自己的领子,往铃身边飞奔而去。
杀生丸趁着大家没在看他把坐姿改为面对着铃。铃无助的眼神楚楚可怜的。不过现在她醒过来了,就让他感觉到几分安心。
“铃,现在觉得好些吗?”戈薇一边问,一边从书包里摸出水瓶。根据经验,刚从昏睡中醒过来的人的第一需求不是想知道“这是哪里”就是“我要喝水”。
“……嗯。”铃点点头,支撑着坐起来,感觉脑袋里像有什么在奔腾冲击似的难受。
戈薇把瓶口送到她嘴边,她接过瓶子,浅浅地抿了一小口:“谢谢戈薇姐姐。”
“杀生丸大人可担心坏了——”邪见话音没落,后脑勺就又挨一拳,现在有两个包了。
“铃给杀生丸大人添麻烦了是吗?”把瓶子交还给戈薇,铃怯生生地对上那双睫毛长长的金色眼眸,恍惚间,似乎看到对方轻轻摇了摇头。
“体温似乎降下来一些了。”戈薇再次摸铃的额头,“不过还有点热,也许要休养几天。”
“铃,你在这待着。”杀生丸嘱咐着,站起身往外走。
“嗄?杀生丸大人您要去哪——”邪见莫名其妙地跟上去。

弥勒他们正在门口小声猜测杀生丸究竟来干吗,就见门吱呀一声打开,杀生丸像没看见他们一般走了出去,邪见扛着人头杖一路小跑地追在后面,村民看到他们都纷纷自动让开。
没一会儿,杀生丸和邪见就走没影了。
“到底怎么回事?”总算可以进屋了,七宝第一个冲进去,“呀?铃在这里?”
“铃感冒了。”戈薇简短地解释道。
“所以杀生丸带她来给你治吗?”弥勒坐下来。
“嘁,那家伙!”犬夜叉坐到戈薇旁边,手顺势伸进书包掏掏摸摸:“要是找别的医生,怕不给治吧。亏他也有自知之明啊。”
“他现在是去哪里?”珊瑚问。
“不知道。”戈薇想拿体温计再给铃量量体温,却见犬夜叉的爪子插在书包里:“犬夜叉你在干什么!!”
“嘿嘿~”犬夜叉成功地掏出两包泡面在她面前晃晃。戈薇叹了口气。

一屋子人包括已经有点胃口吃东西的铃正围成一圈在吃加了蘑菇和山菜的热气腾腾的泡面,房门再度打开了,邪见那双小瘦脚浩浩荡荡地踏了进来。
所有人和妖怪——大概除了正埋头大吃的犬夜叉——同时望向邪见。
“杀生丸大人吩咐我在这里看着你们。”难得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邪见觉得飘飘然,忍不住挺起胸抬起头,仿佛在黑暗舞台上被唯一的光柱笼罩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举着人头杖,真当自己是地位不亚于杀生丸的大人物了。
众人立刻同时恢复之前的摄食动作。犬夜叉几乎整个脑袋埋进碗里,嚼得更欢了。
“可恶!居然无视我的存在——”遭遇如此冷落,邪见真受伤!

“杀生丸应该还在附近吧?”饱餐一顿之后,戈薇在去看病人的路上问犬夜叉。
“可能是,但我闻不到他。”犬夜叉使劲嗅了嗅空气,“那个家伙大概在我的嗅觉范围之外呆着呢。话说回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这么着急?村里还有病人啊!”
“拜托!是他们的病要紧还是追查奈落和寻找四魂之玉要紧?!”
“奈落最近又没动静,追也追不到啊,先把这些病人搞定再说。”最近积累了这么多护理经验,戈薇觉得自己将来简直可以当个护士什么的了。“枫姥姥看着邪见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放心啦!那家伙没了这个,啥都干不了。”犬夜叉向戈薇亮亮人头杖。

吃过了药,铃又安静地睡着了。枫姥姥在旁边照看着她,好似一幅祖孙图。弥勒他们,此时跟犬夜叉他们一样,在村子里到处查看病人。为了治治弥勒的毛病,大家协定由犬夜叉和戈薇专访有年轻女眷的人家,剩下的交给弥勒他们——说是协定,其实是四人举手投票表决的,弥勒作为少数必须服从多数。所以他现在正满脸郁闷地嘱咐一个垂暮老头吃药呢。
邪见顶着满头包在墙角坐着生闷气。居然被犬夜叉抢走了人头杖,回去非要告诉杀生丸大人不可——不过告诉了貌似也没什么用,说不定还要挨一顿打——说到挨打,这兄弟俩的拳头打起人来还真像,虽然犬夜叉明显没杀生丸大人有劲——天呐他在想什么?!怎么能把高贵的杀生丸大人跟那讨厌的半妖小子比较呢——想到这里,邪见不禁狠狠地在自己脑袋上敲了一记。
枫姥姥听到响动,回头看了一眼,没看出邪见比之前有多大区别,除了脑门上新增的一个包。


“多谢你呀,戈薇小姐。请务必收下这个——”
“不用谢——”戈薇连忙推辞妇人送上的财物,“真的不要。”说着就退出了房子。
“你就收下又如何呀。”犬夜叉抱着胳臂倚在窗户下,见她出来,顺口说道。
“收下不好啊!耶?”感觉有凉凉的东西落到鼻尖,戈薇抬起手,手上也接到一些清凉:“下雨了啊!”
“这是最后一家吧?我们回去罢。”要是戈薇也弄到感冒就不好了——但他犬夜叉不可能说出这般肉麻的话,至多在心中想一想。
“你在担心我会感冒?”戈薇的双眼似乎不仅能看到四魂之玉,还能透视他此时的思想。
“嘁,才没有呢!”犬夜叉一甩头,然而眼角看到戈薇在笑:“有什么好笑?”
“没有。”戈薇依旧抿着嘴笑,两人走进霏霏的冬雨之中。

他们回到枫姥姥家时,弥勒他们已经坐在房间里了。邪见仍然赌气似的窝在墙角。铃醒着,裹着被子坐在枫姥姥旁边,看来有点精神了,正在和七宝说笑。不知道七宝讲了什么笑话,铃笑得很开心。
“戈薇,铃好像已经退烧了。”珊瑚告诉戈薇。
“哦!那我拿体温计再给她量量。”戈薇连忙取出体温计。
“谢谢大家这么照顾我。”铃感激地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
“你还是赶快好起来回去谢杀生丸吧。”犬夜叉一提到杀生丸就自动切换为讽刺语气。
“犬夜叉!”戈薇回头瞪了犬夜叉一眼,“铃,胳膊抬起来一下——好,夹着别动。”这两天照看病患积累了丰富经验,她三下五除二就给铃夹好了体温计。
过了几分钟,戈薇取出体温计,看看温度,惊喜道:“已经是正常温度了呢!”
“咦——太好了!”邪见欢呼着蹦起来,“那么现在就可以走——”
“不行,还需要休养一两天。”戈薇经验老到地说。
“不知道杀生丸大人现在在哪里呢?”铃听见外面的雨声,“外面在下雨呀。”
“那点小雨浇不坏杀生丸大人的啦——”
“他那家伙还怕什么雨浇——”
邪见和犬夜叉同时用不同的语言表达了相同的意思,弄得全体人同时把吃惊的视线集中在他们身上。犬夜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顺手在邪见头上敲了一拳。
“你这混蛋半妖——还我人头杖!!”莫名其妙挨打,邪见太不甘心了,跳起来夺下犬夜叉怀里的人头杖便冲出了房子。
“喂!你!!”以为邪见要放火什么的,犬夜叉和弥勒同时从门挤了出去,外面飘着灰蒙蒙的雨,邪见已经无影无踪了。

“没追到?”见他们空着手回来了,珊瑚问。
“跑没影了,又在下雨,气味全冲掉了。”犬夜叉脱下湿漉漉的火鼠裘。
“也许他去找杀生丸了。”弥勒把法杖搁在邪见之前待的墙角,猜测道。
“对哦!铃,这种下雨天杀生丸一般会在哪?”七宝灵机一动,转头问铃。
“杀生丸大人一般会预先找到山洞什么的,我们就在那里等着雨停。”铃裹紧了被子。
“预先——?”
“他鼻子灵,下雨前先闻到了也不奇怪。”犬夜叉盘腿坐着,似乎意图证明自己不输哥哥地加上一句,“我也能闻到,不过雨又不会浇坏我。”
“枫姥姥,这附近有山洞吗?”戈薇问枫姥姥。
“没有。”枫姥姥摇头。
“现在他才不会躲什么山洞呢。”犬夜叉望着天花板,语气相当肯定。
“为什么?”铃不明白了。
“因为——”犬夜叉瞪瞪眼,却说不出什么理由来。

有的时候,还真是知兄莫若弟啊。

比如现在,就在犬夜叉张口结舌不知怎么答复铃询问的眼光的现在,杀生丸真的就在雨中静静地驻立着,银白的长发与华丽的白袍,全都为雨水润湿了。阿嗯拴在他后面的树上,摇着两个头抖落沾到鼻上的雨滴。
“杀生丸大人——”挥舞着人头杖,邪见冒着雨一路跑来,偏偏在到达杀生丸面前时很没面子的摔了一个狗啃泥,啊不,是嘴啃泥。
“邪见——”杀生丸打招呼的声音很低,听起来跟幻觉似的。
“是!”虽然不确定杀生丸大人是否真有跟他打招呼邪见仍然当作有地响应一声,爬起来甩了甩脑袋,兴高采烈地向杀生丸通报:“杀生丸大人——铃她她她退烧了!”
又好似幻觉一般,邪见感觉自己隔着雨帘,看到杀生丸脸上似乎现出了一丝欣慰的表情——是由于雨水折射发生的错觉?是他自己无谓的幻想?和刚才一样不可确定——暂时打消这种诧异,他接着通报:“——不过戈薇说还要休养一两天——”
“我有要求你来向我通知这些吗?”
“啥?”这次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是幻觉了,但邪见也傻了,“呃——那时您说让我在那好好看着铃——”
“那就回去继续好好看着。”话外音:等她完全康复了,再给我带回来。
“但但是杀生丸大人您这么被雨浇着——”他当随从的心疼啊——
“回去。”这回是命令。
“是!……”生怕杀生丸发脾气扁他,邪见赶紧往回跑,心想这个杀生丸大人的心思实在是太难捉摸了,不管怎么做他都不会高兴啊!不过那时他好像确实看到了那么一个表情……嘴角轻轻扬上去一点点,眼睛里露出放心神色的表情……真的是他看错了吗?……

“那么大家晚饭要吃什么呢?”既然邪见没有在外面闹事,大家索性将他丢开不谈,开始讨论今天的晚饭——珊瑚说要主勺,因为枫姥姥和戈薇已经分别为大家煮过了早午饭。
“泡面~”犬夜叉永恒的答案换来被戈薇敲一下脑袋。
“煮萝卜汤吧。”枫姥姥拿出村民送的大萝卜,已经洗好了的。其他人都点头同意,惟独犬夜叉吐舌头表示不喜欢。
“珊瑚姐姐,铃也想帮忙做晚饭。”铃感觉身体轻盈,已经完全好了。
“不用了,铃,好好休息。”
“大家——我回来啦——”带着一身水湿,邪见第二次浩浩荡荡地踏了进来。
“那么我们先切萝卜。”这次众人跳过向邪见行注目礼的步骤,直接无视他。
只有铃高兴地叫:“邪见大人!”
“啊~还是小铃关心我啊~”到底是朝夕相处的旅伴啊~
“杀生丸大人在哪里,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在避雨?”
啊……小铃还是关心杀生丸大人多一点啊……不过这样对于他邪见也就够了。他挺起胸膛:“杀生丸大人他现在很好——我对他说了你已经退烧了,他好象很高兴,要不就是我看错了——”
犬夜叉大步走到邪见面前。出于不想再挨打,邪见赶紧把人头杖直接双手奉上,虽然还是一脸不乐意。此时珊瑚、戈薇、枫姥姥正一起动手料理晚饭,铃和七宝开始下棋,弥勒在旁边乱支招。

雨依旧下着,沙沙的声响覆盖小木屋里的融融笑声,漫漶小女孩从窗缝向外看的纯真眼眸,模糊树林里银发妖怪遥远淡定的凝视。雨依旧下着,平静的村落,寂寥的田野,萧索的树林,深邃的古井,一切仿佛都在雨中化作融为一体的安详。



雨在半夜停了,星月全都显现出来,照在湿润的路面,映进浅浅的水洼。
村落在沉睡,枫姥姥家也在沉睡,不过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挤过——以往犬夜叉一行人回来时戈薇会回家,可这回不仅戈薇没有回去,还多了一个铃一个邪见,即使都在房间里坐着也感觉空间狭小,何况大部分都要躺着睡觉。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了,幸亏没有再多一个杀生丸,要不他们连觉也没得睡。
铃有些睡不着,大概因为白天发烧的时候睡多了。何况没有杀生丸在身边,即使能睡着,也会睡得不踏实。房间里很暗,勉强能够分辨出坐在窗根下的犬夜叉披落肩上的银发,颜色跟杀生丸的一模一样。铃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兄弟俩互相看着会不顺眼,也无法知道。她就那样看着犬夜叉,直到眼皮重新变得沉重,才慢慢陷入平静的睡乡。

一团银色的光芒静悄悄划过夜空,降落在枫姥姥小屋的窗外。
挑好无风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轻轻将窗子打开一条小缝。
铃在白天他放下她的那个地方躺着,睡容安详,完全看不出上午发烧头疼时痛苦的神情。
他关好窗子。
一团银色的光芒静悄悄划过夜空,从枫姥姥小屋的窗外离开。

“吃早饭了,大家!来,铃,这是你的米粥。”
“谢谢枫姥姥!”铃回答的声音脆亮亮的,看起来已经完全康复了。
“犬夜叉,你的饭。”戈薇把饭碗放在犬夜叉面前,“怎么没有精神,没睡好?”
“唔。”含糊地应了一声,犬夜叉抓起碗筷吃饭。戈薇说中了,他确实没睡好,因为昨晚做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倒霉梦——不知是因为没照顾好铃还是什么的,他们一行人被变回原形的杀生丸(而且一只爪子都没缺)一路追击,所有招数全部无效,吓得他一身冷汗地醒过来,杀生丸的气息似乎还在鼻际,就好像兄弟俩刚刚真的打过仗一样。
他瞥了铃一眼,见小女孩吃早饭吃得正香,于是使劲摇头打算把噩梦全部忘掉,却不料头发甩进七宝饭碗,七宝气得顺势抓住他的头发使劲拉,幸亏弥勒及时从中制止,否则这顿早餐准闹得狐飞狗跳。

“戈薇姐姐,我的病已经好了。”铃喝净了碗里的粥,对戈薇宣布。
“真的啊~一会再量量体温,早饭吃饱一点哦!”没有比一清早就看见昨天还病恹恹的小姑娘变得神采奕奕更开心的了,戈薇向铃笑了一笑:“铃看起来很高兴呢。”
“嗯,因为梦到杀生丸大人了啊!”
“呐,那个——”提起杀生丸,邪见想起有事情要说,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食物,“杀生丸大人说,如果铃完全康复的话,他就来把她接走——”
“来?来这里?”犬夜叉叼住一个字眼就不放松。
“不是来这里——”昨天被扁得太惨,邪见现在对犬夜叉是连恨带怕,见犬夜叉逼视着他,忙不迭地往后退。
“对啊!我还没问,昨天你在哪里见杀生丸的啊?”
“……”邪见没法说明白具体方位,也不想说。
“犬夜叉,你的袖子掉进菜碗里去啦!”戈薇皱起眉头。
“没关系,我不在意——”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何况他本来不可能生病。
“但那是我的菜碗啊!坐下!!”
扑通!
“铃,你要回去的话不介意我们送你一程吧?”无视整张脸扎进菜碗的犬夜叉、幸灾乐祸的七宝和墙角里总算松口气的邪见,珊瑚问铃。
“嗯,当然可以啊!”铃答应得爽快。

于是本来只需带领铃一个人的邪见,不得不摇身一变成为一大堆人/妖的领队,大家一起迎着新鲜的朝阳前进。
“啊!杀生丸大人!”一行人踩过沾满经夜雨水的草地之后,铃看见那亲切熟悉的白色身影立在前方开阔的场地上,欢喜地叫着飞奔过去,“铃已经完全好了!”
杀生丸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看了看铃。
在那一瞬间,邪见似乎又从杀生丸脸上看到了昨天雨中隐约出现的那个欣慰的神情。然而,也仅仅是一个瞬间。他正待进一步认证那表情不是昨天的幻觉,却被犬夜叉丢过来的人头杖砸到头上。
“你的东西,还你。”犬夜叉说着掸了掸手。
邪见狠狠瞪了他一眼,拿着人头杖奔向杀生丸身边。杀生丸已经转身预备要走人了。
“谢谢你们的照顾,再见!”铃向犬夜叉一行使劲摆了摆手,除了犬夜叉只是动了动嘴角以外,其他的人都挥手跟铃道别。
告别结束了,铃也转过身,抬头看看杀生丸。

“铃,我们走。”
“是!”
“杀生丸大人!等等我啊~”为什么今天这两位走得居然这么快,他邪见都跟不上——

“……总算结束了吧?”看着杀生丸一行消失在疏密错落的丛林当中,戈薇对犬夜叉说。
“嗯。”犬夜叉点头。
“看样子杀生丸对这小孩还真的不错。”弥勒发表自己的结论。
“确实,不可思议。”珊瑚用手指支着下巴说。
“今天总该出发去找四魂之玉了吧?”阳光照到眼睛,犬夜叉想起已经在村子待三天了。
“也是啊!村里的病人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回去准备准备,走吧。”
“戈薇,有劳你回家再带点泡面。”
“没门!为给你买泡面我都花多少钱了啊!”

——完——

后记


在下很久不混犬的同人圈,或者说从来没混过。写下这篇文只是一时心情所至罢了。想来这或许是不少杀铃文会出现的桥段吧?同人太多了,免不掉的冲撞啊。
本文曾经刊载在在下的博客(http://hi.baidu.com/darkcloister ),但里面没有多少犬的同人。对我来说这个不是很好写。

舒克贝塔拟人本

http://moemouse.blogbus.com
级别: 风云使者
注册时间:
2004-07-0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485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7-06-01
嗯~~~

其实,杀殿也可以通过讲感冒传染给自己的方式来使铃好转呀……比如XX,再比如XX,又或者XX……

嗯,支持个~~



心旌摇荡啊~~
拓海同学你实在销魂……会长,羡慕嫉妒恨!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2-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3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7-06-01
有个传说叫做“傻瓜和大妖怪是不会感冒的”~OTL~某杀自然不是傻瓜,所以~|||||

感谢猴子大人的支持~~

舒克贝塔拟人本

http://moemouse.blogbus.com
级别: 侠客
注册时间:
2002-09-27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59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7-06-14
非常温馨的文文啊~实在很喜欢这种文风~=v=
N久没有看犬的同人了……
过了几年来看……还是喜欢杀铃啊=v=口黑口黑



专职潜水员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2-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3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06-18
嗯谢谢楼上的大人支持~~话说在下也已经多年未曾给犬写同人文了OTL
温馨杀铃大好^^

舒克贝塔拟人本

http://moemouse.blogbus.com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6-29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06-29
kkklll
非常温馨!!!!!!!!!!!!like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5-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6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7-06-30
The story is excellent! The charactor of InuYasha is very well but I have something is confuse about the charactor of Shesshomaru in the story. Will he shows his care for Lin in front of other people? :confused:

忍字头上一把刀,
我忍你。。。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2-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3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7-07-01
To Kess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reply. 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but I have something to say about the grammar in your sentences. In my opinion, you should replace "is confuse" with "confuced", and "shows" should be replaced by "show".:D

Now I will answer your questions and say something about my fanfiction. Sesshomaru looks quite cool as if he never concerns for others. However, I think he cares for Rin from the deepest part of his heart. I wanted to show what I think about him when I was writting down this story. I had tried my best to keep his character close to that in the comic. Perhaps I failed at last in a sense? I don't know...But I'm glad that I could write about what I like.

舒克贝塔拟人本

http://moemouse.blogbus.com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05-2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6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7-07-07
I know my English is not very good but my computer did't have the Chinese input option at that time...
You don't have to care about what I had said...
At least you had sucess in writing the story...

忍字头上一把刀,
我忍你。。。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3-12-11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2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7-07-16
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外国有人的
看来高桥大神的魅力不可档啊

像猪一样善良
像猪一样可爱
像猪一样强壮
像猪一样有型
像猪一样聪明
...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