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581阅读
  • 1回复

「原创比赛,动漫人生组」F/SN第14话_Archer Final Battle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07-12-08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12
崩坏的舞厅,阻断死者与活人的交错

是的,对手是Berserker,以理性换取骇人力量的狂战士.悬殊的实力并不能跨越即死的厄运



这之前,似乎没有退缩的借口

冥想,手中渐渐闪烁残月的阴阳

极不协调的前进,硕大的石斧恰似斩断一切希望的突袭

双刃仓促架住来自沉堕的愤怒

还没结束

狂暴的战吼,置换来更多的憎恶,疯狂的旋转,攫取出更多的恐怖

不堪入目的墙岩下,疼痛的喘息,居然这么简单

“就坏掉了吗,居然用那种宝具挑战我的海格力斯,Berserker!”

哼,名不虚传的英雄,伟大的力量之神,的确不是我用实力所能抗衡的.

但,那就更需要用奇迹来挽回被蔑视的真心!


跃起

高高在上的凌驾并不会给敌人造成任何的恐慌

反倒是激怒英雄伟业的愚举,招致灾祸的不安

当然这不会是自灭

但,这样就可以结束了!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

灵魂战弓的现世,以及触犯神律的篡改

包裹琉璃光芒的伪螺旋剑,对于眼前裸露的胸膛给予致命一击!

纷乱的大气捆绑弑神的贪婪,爆破的贯穿无论怎样的钢铁长城也将灰飞烟灭

散开的尘埃,巨人的蜷缩

成功了吗?

不,在愤怒

少女的督促

“■■■■■■■■———————”

原本狂化的心智越发迷失,杀了我对于神来讲就等于捏死脆弱的蝼蚁一般

但,抛弃情感的制裁机器有可能战胜的了”我”的光之未来么!

飞翔

最高的立足点,几乎丧失分辨翱翔与屹立的概念

冬之城的洁白,魔力囚禁的树海

咆哮,灭界的惨剧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心は硝子、血潮は铁で

面前依旧是从者,但如今是触发陷阱下丑陋的笼中鸟

划过苍月的双弧凭借重力的诱惑坠向巨人

不,或者说是宝具被主人的意识牵引

毫发无伤的嘲讽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几たびの戦场を越えて不败

复制,完美的将仍在月眉的光刃印刻

会心甩出

不知所措,是因为凭直感知晓了这盘旋的恐惧吗?

但太晚了!


“■■■■■■■■———————”

如我所愿,岩铸的体格瞬间皮开肉绽,迸溅的鲜血使赤色的长袍分外孤感

被毁二次的残骸居然还在喘息

是么,濒死的逆转,洞察一切的心眼是在无数次徘徊生死狭间以鲜血为祭的偿还

毫无自豪感的兑换

无论是剑士的直感还是枪骑的加护都比此来得廉价

------Unknown to Death.
------ただの一度も败走はなく、

疾走

在过去一次次的名为”拯救”的杀戮中,我都回应理想般的翻越


------Nor known to Life
------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

“至少我不希望在眼前的任何人受到伤害”


我曾经这样想过

所以

付出了无数个悠闲而平凡的清晨

为了实现那个男人的梦想

------力山を抜き、剣水を分つ

凝聚逆天使与反恶魔的进化羽翼

浓缩魔力聚集于强化的深入残杀

心灵出卖予力量,脱壳的狂战混沌起立

同时,迫降的洗礼净化浊者的心音

成了!

不好

破袭的斩杀未能切入合理的伤口,反弹的波点燃起建筑的尘屑

断送的左腕,疲尽的呻吟,逝去大部分的魔力与体力

令人吃惊的更是眼前毫无斑驳的死神

“原来如此,的确称的上是最强的从者.”

啊,清醒了,原来参赛资格早就由于我的优柔寡断丢失殆尽

想抵抗神的宣言不过是自欺欺人,和”那个人”梦想一样

对手的瞬临

已经无法回避了,平静的承受了这一创伤

伪善!

心中的回想

呼应圣杯,跳跃未来,来到过去就是为了改变现实

杀掉名为卫宫士郎的男人

报复的一击

自由高傲的倒塌,胸口的殷红的璀钻努力的反射着光芒

在也没有比栖息断垣下更脆弱的姿态

“这下,你总有所后悔了吧”魔眼少女黠笑道

后悔,是指什么

是过去毫无理由拼贴愚蠢的自信心?

还是化身未来之后的抹杀自身的耿耿于怀?

“哼,我还以为已经斩断私情了.”

啊,确实是我的疏忽

以一种武器为进攻手段的Servant,

也许会从几近无缺憾的能力下,侥幸夺走一条性命。

可那同种的方式失效后,束手无策的面对复活敌手,无疑马上就落败。

遗憾的是,这使人说成不务正业的弓兵,还握有再拿走两次的王牌。

孤注一掷,照明的道具徒然转为此刻孤寂的星辰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 剣の丘で胜利に酔う。

曾几何时,梦中有一位徘徊于剑丘的少年

希望任何都不受到伤害,幸福安逸的活下去

月之女神加护下的低吟,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心境

无名的英灵,如今无论如何垂死挣扎一定会被视为徒劳的吧?

------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

左腕置于胸前的祈祷,反复忏悔着无人知晓的宣言

无意的前生,但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英雄的定义?

耗尽生命争取别人的延续生命,又为了仇恨的对象,使用魔力至枯竭。愚弄众生的究极惩罚,这就是圣杯的实质吧


但,不幸的是,我本就无所愿

------ So as I pray……
------その体は、

即将完成的咒文,其影响必然触发引出心象的迷离

过去持有的情感、记忆都化成刀剑

期待最后摧残世界的诞生


------Unlimited Blade Works.
------きっと剣で出来ていた。

瞬间

幻象具现

奔走的烈焰之径吞噬一切无欲之物

轮转的轰鸣侵蚀溢满星辉的苍空

------那是从未见过的景色

刺入血色平原无尽的钢之墓碑任由无主身份的破败堕落

轮转于狭小苍穹下的巨型齿轮见证着其主一次又一次的执着


"固有结界!"少女已然没有之前盛气凌人的面庞

迷雾退散下,赤色骑士的君临

没错,这就是我的宝具,英灵Emiya的英雄之证

触犯现实的大禁咒突破极限的决死幻想

此处的公典义章皆由我制定,此处的众口铄金皆由我销毁,此处的因果轮回皆由我制裁

换言之

死后我就早已与这个世界丢失了羁绊,无论任何的情感、伦理以及思念

任何妄图加害此域的抗辩都被剥夺的体无完肤

数百年守护者职责以后,只是退化和越发的心慈手软了? 盯着眼前的Master



投影-----开始------

鉴定创造理念、想定基本骨架、复制构成材质、模仿制作技术、共感成长经验、重现累积年月

退散,禁律规则全部无视,尽快地,如我所想的达成

刹那间

剑群的脱离土地浮至半空。

有刃之物,即为吾手中之剑。

无形幻想,构建虚幻之弦。

装填巨大齿轮背景的数量,顷刻间刺入不死之躯。

拔起身旁利刃,以最后的姿态直冲墨色雕像

眼睁着诸多伤口逐渐修补覆盖

但仍然义无反顾

说起来,这般鲁莽生前做过的还真不算少

“■■■■■■■■———————”

在耀眼的强光以及刺杀剑戟的铿锵

帷幕终落

周身被无主之剑贯穿的狂战士,蹲屈于红壤中

而败北者,仍然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冷静与矜持与雕像对立

此刻

燃尽的梦想与身形开始分解

"任何人都不受到伤害的世界"名为和平的空想

又回到城堡大厅,看到破坏。映在眼中的风景,最后总是破坏过的残像

在死后也并非一次没有憧憬过...

曾架构身体,附着灵魂的金色萤火虫,成为飘散远离熄灭的晶莹粉末

此号非马甲~长期潜水
级别: 版主
注册时间:
2004-06-01
在线时间:
568小时
发帖:
15233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2-01
歡迎新人參賽=v=

敢打擾老娘的沉睡?是不是不想活了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