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3125阅读
  • 1回复

[原创]银月绯阳第二十章——云雾朦胧的谜团

楼层直达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 本帖被 小猴 设置为精华(2011-11-24) —
银月绯阳


                               ——《空之轨迹》同人文



  哈梅尔村中,有这样一个奇特的家庭。

  这个名为阿斯特雷的家庭中的男主人只有一个,而女主人却有两位。

  虽然是在帝国领内,但哈梅尔村的人们大都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类一夫二妻的家庭。帝国是一个多妻制的国家,然并非每个男人都能养得起多个妻子。即便只娶两位夫人,也必须拥有至少维持小康以上水平收入的男人才能领受。因此,尽管多年的战争令帝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但有能力多妻的男人,大都聚集在帝都等大城市中,普通的乡镇中则很少能看到,而在哈梅尔村,这样的家庭对许多人而言则更是如暗夜流星一般稀有的存在。

  说起来,这个家庭的男主人阿尔基斯•阿斯特雷其实也并非是一个很有积蓄的富翁。他看上去就像一位儒雅而柔弱的学者。他时常外出,每次回来都会带着许多于山中采集的草药和矿石。而后在家中做着配药师一类的工作,哈梅尔村中原本有一位医师,后来跟随他出嫁的女儿搬到了邻近的镇上生活。村民们一旦生病,往往要走很多路去隔壁的镇上求医。自从阿尔基斯来到村中,喜欢研究各种草药的他便顺手成为了为村民们治病的新医师。凭借着出售药剂维持着家庭的开支。

  女主人之一的雷娜•阿斯特雷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作为与阿尔基斯一同来到村中的女性,雷娜给人的最多感觉便是文静,虽然面对村中年轻人的询问她总是否认自己来自贵族家庭,但她的一举一动,都仿佛天然打上了优雅的标签。尤为难得的是雷娜并非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她不仅家事一流,厨艺一流,还吹得一口美妙的口琴。有时在村中聚会或者联欢时,雷娜的一曲《星之所在》,总会得到村民们热烈的追捧。因为她秀丽的容貌,优雅的举止加上那首《星之所在》,村民们都亲切地称她为“星之公主”。

  另一位女主人芳蒂尼,则又给人另外的感受了。如果说谨慎文静的雷娜所代表的,是夜空中皎洁的明月,那么大胆泼辣的芳蒂尼所代表的,大概就是苍穹中炽热的太阳吧?

  和雷娜不同,芳蒂尼小姐是稍晚一些时间来到村中的,原本怒气冲冲要来将阿尔基斯带回去的这位富家大小姐,却在和雷娜小姐会面之后出人意料地改变了主意。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在村中的密室中谈了一夜,第二天,芳蒂尼小姐便吩咐让自己的女侍们离开村庄,而自己,则“强行”成为了这个家庭的第三个成员。

  芳蒂尼小姐的厉害,几乎是无人不晓的(在哈梅尔村中),在她来之前,村中许多年轻而没有成婚的小伙子都喜欢聚集在阿斯特雷夫妇所在的房前偷窥雷娜,尽管村长多次训导,他们却一直当作耳旁风。然而,自从芳蒂尼小姐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分子后,村中便总是能看到一群惊慌失措的青年人在四散奔逃,后面则有一位金发的年轻女郎怒气冲冲手持刺剑紧追不舍。如此几次后,阿斯特雷家终于就此不再受那些年轻人的骚扰而恢复了平静。芳蒂尼小姐也因她的强势在村中出了名,后来,竟成为了哈梅尔村护村卫队的教官。

  这当真是一个奇特的家庭,但同时它也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第二十章  云雾朦胧的谜团


  黑发的青年手握操作杆,凝视着眼前无限掠过的云团。此刻,他正在驾驶着一艘小型飞空艇。虽然飞艇很小,最多只能允许5人乘坐,但它的速度却很快。据说那是出租站老板的儿子花钱私自改装过的。

  就在半小时前,约修亚与乔丝特来到飞空艇出租站要求租用飞艇。而出租站老板带领他们去看的,却都是一些豪华有余,速度堪忧的游艇。靠这些小艇想要追上玛莎之吻的战斗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约修亚看也不看那些老板推荐的游艇,目光却盯上了一艘陈置于内格纳库的简陋飞艇。他径直走到飞艇的周围,围着它转了一圈,又跳上飞艇,先是到驾驶舱确认了导力系统,后又打开机箱看了看发动机,转头对老板以不由分说的语气道:

  “我们就租它!”

  说完,约修亚随手丢给老板一袋装着银米拉的袋子(里面的钱足够租用三艘游艇)。而后对乔丝特一挥手。

  “啊,客人,不行啊,这艘艇是小儿用来……”出租店老板一脸的困惑,想上前阻拦,约修亚的脸却再也没有面向他。一旁的乔丝特对老板做了个鬼脸,而后如一只蝴蝶般轻盈地向舰桥上一跃,约修亚刚好拉住了她伸出的手。两个年轻人启动了飞艇,狭长的艇身在空中转了半个弯,像风一样冲出了出租站的格纳库。才反应过来的老板又气又急地在后面追赶,但哪能追得上?只有乔丝特银铃一般的笑声,还在原野上回荡。

  此时,约修亚全神贯注地盯紧了四面八方的仪表盘,不断调整着飞艇的飞行轨迹和方向。

  “约修亚,咱们现在去哪儿?”乔丝特在约修亚身后问道,她发现飞艇此时的航路并不是朝着帝都或共和国的方向行进,却一路飞向西南,飞向王国的地域。

  “蔡斯西南!”约修亚简短地答道。

  “为什么要去那儿?”乔丝特感到不解。玛莎之吻离开的方位没有任何人看到,约修亚是如何能确定对手的离去轨迹呢?

  “暂时别问为什么,如果你真的想尽快救出科洛丝!”约修亚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乔丝特却从这口吻中感到一丝寒意。

  少女乖乖地走到后座坐了下来,她有些痴痴地看着约修亚的背影,脑海中不断闪现出数年前的光景。

  那时的约修亚,也是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而每每开口都只是不容置疑的结论或命令。然而和当时那种冷峻的态度相比,乔丝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的,是与艾丝蒂尔在一起时那个温柔,弱气,而又带着一点深藏不露的酷酷感觉的约修亚。

  现如今,约修亚再度恢复了些许当年的性格,那是否是因为科洛丝的关系?乔丝特不得而知。但在那短短的一刻时,乔丝特内心忽然不断闪现着一个念头:“如果被劫走的是我……约修亚他,是否也会……?”

  “嘀嘀嘀……”突然,飞艇的蜂鸣器凄厉地鸣响起来,雷达上的红灯,也在不断闪耀着。

  约修亚脸上闪过一阵冷笑:“果然不出所料,那些家伙的目标就是幽灵岛!”

  乔丝特像背上装了弹簧一样从座位上蹦起来,紧赶几步来到约修亚身后。只见约修亚左下方的简易雷达上,出现了数十个发光的亮点,它们以颇为惊人的速度,疾驰向蔡斯西南方向的半岛海湾。而且在飞行中还不断有新的亮点加入进来。

  少女的气息吹动着约修亚的头发,他回过头,对乔丝特歉意地一笑:

  “抱歉,方才我也对自己的判断不能下定论,因此内心有些急躁,没关系吗?”

  “才不是没关系!都快被你吓死了。”乔丝特噘起嘴娇嗔道,“和两年前一样还是那么不懂得对人家温柔些!”

  约修亚见状苦笑了一下:

  “实在抱歉,可是你也希望尽早能把科洛丝救出来吧?”

  乔丝特好奇地倾侧了头:“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们的目标在哪儿呢?现在总能说了吧?”

  约修亚笑了笑:“如果说一个神秘的组织,是在一个神秘的去处出现之后忽然开始活动频繁起来,你会怎么想?”

  “当然那个组织和那去处之间会有某种联系。说不定那个去处就是组织一直以来的隐身之所。”

  “如果说一件事已经到了一个组织必须以曝露自己隐身之所为代价的紧要程度,那么在这件事办完后,这个组织所选择的第一要务又该是什么?”

  “当然是尽快赶回,避免隐身之所……啊!”

  乔丝特的眼中忽然闪起理解的光芒。

  “对了,这就是问题的答案。”约修亚盯着窗外不断掠过的云团,“过去数月中,我在蔡斯地区所查访的神秘出没的幽灵岛,以及近来一直避免站在台前的神秘猎兵组织玛莎之吻突然活跃。种种迹象让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切必然能通过某种线索联系到一起。若我没有错判,幽灵岛实际很久以前就在大陆周围的海域徘徊,只不过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令人们无法发现它。而以此为基地的玛莎之吻也没有急于站在台前的必要——若是站在台前,其频繁往来于幽灵岛和大陆之间的行动就可能被王国军所注意和监督——而近来,幽灵岛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使玛莎之吻的首领认为如果不尽早实施对利贝尔王室的复仇,日后将很难再有这种机会。因此他们才会如此爆发出来。”

  “因此,”约修亚的眼角余光瞥向那雷达上的亮点“他们有可能为了避免被跟踪而分成几股向不同的方向离去,但最终,他们会迅速地集结向那唯一的终点!”

  约修亚的手指重重地落在了显示利贝尔王国全境的坐标图上,手指点中的位置,在利贝尔王国大陆以外的特迪斯海域……

*          *           *

  “这是……”奥利维尔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册,那书页上所印下的似乎是什么人在高空处向盐之杭侵害之前的诺桑普利亚拍下的照片。照片中,在村落和原野之间,似乎有着一个奇怪的建筑群,建筑群中布满了巨大的钢架、围墙、铁柱、护栏,还有不知是什么的闪光。像是在进行着一种极为庞大的工程。

  “皇姐,你是怎么得到……”奥利维尔抬头看着自己尊敬的大姐,目光中带着疑惑。
克莉艾娜笑了笑道:“怎么?你以为皇姐这些年来真的只在自己昔日的别墅里做一个礼仪教师吗?这本书当初总共发行了不到2000册,而在盐之杭事件爆发后本应成为民间不可私藏的禁书。我却通过自己的情报网搜罗到了其中的一本。对于皇族来说,私藏禁书可是严重的违例。但我相信它迟早会有用处。”

  奥利维尔看着这本年龄几乎和他一样大的书。心中对克莉艾娜更生钦佩。他又仔细地阅读着书中的内容,当看到“传说中绝对禁忌的兵器”这一段时,年轻的贵族脸上露出理解的神色。

  “奥利维尔,到底是什么?”一旁的卡缪问道。

  奥利维尔没有回答,只是把书合上,而后递给了卡缪。随即他转过头,用深思般的口吻道:

  “皇姐的意思莫非是这曾经在诺桑普利亚存在的建筑,与达维古现在正在研究的科目有关吗?”

  “当然了。”克莉艾娜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虽然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还都是一群孩子……”

  帝国的历史上,少有记载在30年前(七耀历1175年),有数位宫廷学者曾向当时的皇帝建议开发一种神秘的古代兵器。据说这种兵器外表犹如一个大鸟卵,但威力却十分惊人。它所拥有的力量,能够瞬间摧毁周边的一切建筑,让无数草木燃烧,而弥漫于空中的,能够致人于死地的毒灰,数十年也难以消除。如果帝国能够完成这件传说中兵器的制造,将会在同王国和共和国的国务交涉中尽占优势。

  皇帝为这件兵器的威力所倾倒,但却对学者们提出的制造预算瞠目结舌。他根本无法想象为了这样一件兵器将会耗费他多少的国力和财力。最终,皇帝勉强同意了学者们的请求,但声称除了最开始投入的第一笔资金之外,绝对不会再追加款项,若是不够,学者们需要自行筹款解决。

  面对皇帝的表态,学者们只得妥协,经过千挑万选,他们决定在诺桑普利亚这个边远的大公国开拓实验场地。这里虽天寒地冻,人烟稀少,却似乎让这些帝国的学者们十分满意。诺桑普利亚虽然是帝国少数几个大公国之一,但人口稀少,土地荒芜。居民们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城市中。由于当地铁矿资源丰富。冶铁,便成为大公国重要的生产项目。自从学者们的神秘工程开工以来,诺桑普利亚的当地锻铁业,便收到大量制造规格化的铁架,铁框和各类奇怪的器件的锻造订单。而这些器材,以及学者们雇佣的当地劳工,都被源源不断地运向了那片荒芜的地域。多年来,很多人都想去探明这些来自帝都的学者们到底在搞些什么样的项目。然而,那些前往工程地探听的人们,和受雇佣去实验场地干活的劳工一样,有去无归……

  就这样,这片神秘的实验地整整经营了三年,除了每次都会有人从那里来到临近的村落市镇召集工人前往,或者搜集铁件以外,仍不见任何动静。而与此同时,许多曾为实验场地雇佣而前往做工却一去不返的工人的家属和亲朋内心对这一如无底洞般的工程愈发感到不安,他们纷纷前往当地的帝国行政所,要求对工人失踪,杳无音讯的事件展开调查,责令这个工程的负责者立即告知其亲人的下落。还有一些人则拜访当地的豪绅贵族甚至是诺桑普利亚大公,请他们出面前往帝都向皇帝或宰相陈情。一时间当地人心惶惶。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工程实验场。

  正当诸多城市中都已经出现情势接近失控边缘的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像暴风一样席卷了整个诺桑普利亚大公国全境,这就是被今人成为盐之杭的大灾变……由于这场突然袭来的灾变具有更大的冲击性,当地人们在惊慌失措的逃命过程中自然也无暇顾及那神秘的实验场地。于是,为期三年的神秘实验场工程和与之俱来的失踪事件,便成了一场无头的空案。至今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浪之下。而恰恰建筑于耸起的盐杭之中的试验场,也就此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之中……直至今日。

  克莉艾娜走到窗前,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缓缓而道:

  “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她的父亲刚好是参与过这次神秘试验的学者之一,那么这件事恐怕连我都不可能知晓了。那年,我才刚刚9岁,还是个小姑娘,而你,还没有出生吧?”

  奥利维尔闻讯,尴尬地笑了笑。起身来到克莉艾娜的身后:

  “皇姐,一切如你所说,那么你说的那些学者,他们是否也都在那场盐之杭的灾难袭来时罹难呢?”

  “不,没有,这也就是我想要说的另外一件事,达维古和这次研究的关系。”克莉艾娜转过身,严肃地回答道,“达维古现在正在进行的,便是当年那些学者所留下的资料上记载的研究项目。”

  已经不知道达维古究竟是在何时发现的这些隐藏在帝国藏书馆至深之地的实验资料。当年,就在盐之杭灾变发生的前数天,那些常年在外,连新年都难得回家的学者们,却好像接到了谁发出的指令一样,陆陆续续从实验场地回到了帝都,被他们带回来的,除了如山一般的文件资料以外,还有一个似乎为金属外壳的奇怪的物品,谁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当盐之杭事件爆发后,先前回归的那些学者们却一个接着一个地“暴病”而卒。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的死与他人有关。其中,也包括克莉艾娜青梅竹马的好友的父亲。而这些人所带回的资料,很快被帝国派来的专员带走,分离,分别藏入了不同的地方。至于那神秘的金属物体,则永远地从人们的眼中消失了。直至12年后,当时刚刚16岁的达维古在一次前往帝国藏书馆查阅资料时,意外地发现了当年资料的一部分。他很快将这些资料悄悄转移出了藏书馆,并不知通过怎样的门路探听到另外两处藏放资料的所在。很快,搜集到了当年所有材料的达维古开始了他长达十几年的研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研究些什么,但几乎每个人,都会从这种近乎疯狂的研究中体察出那不易为人感知的寒意。

  “达维古,至今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研究的项目,甚至包括那老狐狸在内。”克莉艾娜没有对那个人直呼其名,而在场的人都知道她说的“老狐狸”指的是谁。

  奥利维尔用手轻轻捻着手中之书的书页,目光中透着沉思的光彩:

  “达维古曾经多次对帝国的能源必须借助王国转让导力器的现状表达自身的不满……他多次宣称要让帝国成为真正可以掌握自身命运的国家……能源……帝国缺乏用于蒸汽机车所使用的能源……需要更多的,如导力一般几乎取之不尽的能源……合作……与人合作……宰相……”

  奥利维尔的声音越来越低,但双眸中透出的目光,却越来越凌厉。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两年多以前在与白面交手时所出现的“环”的影像。难道……

  “咚咚咚——”正当奥利维尔喃喃自语,滤清自己脑中的头绪时,忽听得门口一阵纷乱的敲门声。一个声音在外高叫着:

  “公主殿下,有人求见您,他不肯说自己的名字,只说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您。否则就来不及了……”

  “嗯?”克莉艾娜、奥利维尔,卡缪、露露夏四人一同将目光投向了门口。到底是谁会在此时造访长公主的居所呢?

*          *           *

  金发的少女,匆忙地跑上阶梯,推开了通向屋顶的大门。

  星空下,一位穿着米黄色的睡衣的紫发少女,正背对着屋顶的铁门,仰头凝视着空中如扁盘一般的银月。任凭夜风,将自己秀美的长发卷动飘舞。

  看到紫发少女的背影,金发少女像是松了一口,她来到紫发少女的身后,静静等在原地。

  “缇妲吗?”紫发少女开口道,她没有回头,声音却十分温柔。

  “小铃,为什么跑出来?”金发的少女缇妲话语中带着稍稍的责怪,“你还没有恢复完全,应该好好休息。”

  铃仍旧没有回头,片晌,少女用平静的声音问道:

  “艾丝蒂尔姐……没事吗?”

  缇妲点点头:“嗯,姐姐没事,和你一样只是需要休息。快回去吧,铃。”

  “回去?”铃忽然转过头,缇妲的眼前出现的,是双眸盈满泪水的面孔,“我怎么回去?我背叛了大家,出卖了艾丝蒂尔姐,害得大家四处奔波。害得公主被劫走。我这样的叛徒,还有谁会让我回去?”

  “不对!”缇妲喊道,“这一切不是小铃的错,小铃有难处,我们都知道!小铃一直在保护着艾丝蒂尔姐姐,我们都知道!”

  这两个年龄相若的女孩,一直以来都是最好的朋友。即便立场不一,也丝毫没有触及她们纯洁的友谊。每当铃陷于多重性格导致的情绪失控时,总是缇妲像今天这样将那个也许是唯一理智的铃从意识的深层唤醒,带回人间吧?

  许久,两个女孩才安静下来,缇妲慢慢地走上前,张开双臂,将铃紧紧地抱住,仿佛害怕她会忽然消失不见。金发少女在铃的耳旁轻声呢喃着:

  “我相信铃,我相信。即便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责怪小铃,我也会相信你的。所以,不要再一个人承受了。不然,缇妲会伤心的!”

  铃的目光痴痴地投向远方,不知道她究竟是否听到了缇妲的话语,只知垂于她身体两侧的,原本紧握的小手,在缇妲的拥抱中渐渐地松开了。

  “缇妲,谢谢你。”终于,紫发的少女双眸恢复了往日的清亮,她的双手渐渐抬了起来,也抱住面前的金发女孩。在那一刻,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

  “缇妲,去请卡西乌斯将军,告诉他,铃有一些事想跟他说。铃,就在这里等着他。”

*          *           *

  飞空艇,渐渐在广阔的甲板上着陆。数十名身着黑衣的猎兵,立即排成整齐的队列,从飞空艇机舱门的门口排到不远处的甲板广场。

  此刻,甲板广场上已经站立着数人,他们身着同样的黑色装束。只有胸前和肩头的奇特标志,代表着他们在猎兵团中的地位。

  “呲——”随着气锁排气的声响过后,机舱门慢慢地开启了。

  几位女性的身影,出现在机舱门前,她们便是莫蒂娜、柯莉,以及被押送而来的利贝尔王太女——科洛蒂娅。此刻,她并未身着任何锁铐……莫蒂娜严禁飞空艇上的任何人对科洛蒂娅有不敬。

  当几个窈窕的身影来到早已在甲板上等待多时的人们面前时。莫蒂娜这才欠身施礼——她所行的,仅仅是出于礼貌的一般性礼节。和她早先在飞空艇上对待科洛丝的礼遇大相径庭。

  克雷诺、佛兰西斯等一干人轻轻回礼,而后他们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一身王室作战素装的王太女身上——

  “欢迎来到我们的迦南,”克雷诺带着别有用心的笑容挥了挥手。原本迷蒙在四面八方的浓浓雾气忽然开始消散,仿佛夏日的冰块消融般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科洛丝睁大了眼睛。面前出现的一切,令她大吃一惊!

  “这里,就是……迦南……?”    




                                               (未完待续)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禁止发言
注册时间:
2016-04-30
在线时间:
3小时
发帖:
6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5-04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