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514阅读
  • 8回复

[原创]银月绯阳第二十四章——萨维洛斯的身世

楼层直达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 本帖被 小猴 设置为精华(2013-08-05) —
银月绯阳


                               ——《空之轨迹》同人文
  

  蕾娜的病逝,改变了一个家庭的结构;同时,也改变着这个家庭中成员的命运。

  不知是否出于对亡妻的过度思念,阿尔基斯对蕾娜所生的男孩总抱着难以解消的心结。或许是因为每当看到与亡妻同样的黑发,都会勾起他内心对蕾娜离世痛惜的情感吧?

  “人,也许从来不会将所有的幸福都抓在手中。” 几乎从来不曾亲近过新生子的阿尔基斯只是每每如梦呓一般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虽然他仍一如既往地在村子中为村民看病。但昔日经常能从阿尔基斯处得到鼓励的村民们,却再也没有见过医生的脸上露出笑容。

  与之相对,成为这个大家庭中五个孩子惟一母亲的芳蒂尼,却以她惊人的精力和体力,一肩扛起了支撑这个家庭的重任。她并未因蕾娜的辞世而怠慢其所生子女,无论对少女卡琳还是刚出生的约修亚,芳蒂尼都如同他们亲生母亲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相对冷落得反倒是她自己的三个孩子……

  然而,命运之神对这个家庭所降下的灾祸,似乎远未停止。仅仅一年后,沉浸于丧妻之痛的阿尔基斯染上了不知名的疾病,不治而亡。即便是精力体力近乎无限的芳蒂尼夫人,也难以经受丧夫之痛和生活拮据交织而成的沉重压力(虽然有村民们的时常接济,但也是杯水车薪),不久,她亦病倒在床榻上,原本让人羡慕的数口之家,短短几个月即陷入无以为继的艰困地步。

  正在危急的时刻,刚满14岁的少年萨维洛斯,悄然站了出来。他来到母亲的病榻前轻声道:

  “现在的我,是这个家庭中最年长的男人,从今天起,支撑家庭的重任,请您交给我吧!”




第二十四章  萨维洛斯的身世


  约修亚和乔丝特看着面前的景象,他们的神色越来越惊讶。

  “你们怎么了?”科洛丝不解地问道。

  “约修亚,这里……这不是……”乔丝特指着不远处零星遍布的房舍,以及房舍周围的田野,声音中带着疑惑。

  “啊,对啊,这里……这些房舍,这个村落的格局,和以前的哈梅尔村一模一样。除了周围只是人工丘陵外……”

  约修亚和乔丝特都曾经不止一次地去过哈梅尔村,面对现在与哈梅尔村样式几乎完全相同的眼前这个村落,他们自然比几乎没有踏入过哈梅尔村的科洛丝更加诧异于此刻的景象。

  科洛丝从两人的神色和言语中明白了一切,她也好奇地向周围望去:“哎,这就是约修亚以往故乡的样子吗?”

  三人缓步向村子的中心走去,经过了几面简陋的房舍,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座看起来是用石头,粘土泥、木材和干草建成的房舍,虽然它的大小和村落中其他的房舍并无太多差别,但和其他地方比,这里似乎凝聚着更多生活的气息。房舍的一角,飘散着阵阵白色的雾气,似乎是房舍的主人正在准备饭食,房屋门前的青石道路被打扫得一尘不染,门口处的水桶中,还留有大半桶未用完的清水。而门窗外用石块和泥土砌成的花坛中,刚刚被浇灌过的花草上还能看到点点水珠。

  约修亚三人停下脚步,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看上去大约有30多岁,比约修亚还要高上半头,长相算是那种随处可见的俊朗面容,他的眼睛眯成缝隙状,因此给人以总是在随和微笑的感觉。男人虽身着一套朴素的粗布工作服,却丝毫不像一个普通的农夫,无论是行走时还是修整花草时,他每一个看似平凡的动作实则都无懈可击。

  转头也看到了约修亚等人走近的男人并未露出吃惊的神情,他对三人轻点了点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开门走入房舍。不大会儿工夫,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位穿着和方才男人一样的工作服的金发女郎,微笑着走了出来。

  “莫蒂娜小姐?”三个人几乎同时叫出了女子的名字。原来他们误打误撞,竟然来到了莫蒂娜小姐的住所,通过之前的种种接触,约修亚等人都能感觉到莫蒂娜和玛莎之吻猎兵团并非是简单的同伴关系。方才玛莎之吻停止对他们的追击,莫非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此时,莫蒂娜•理查德欠了欠身,纤细美丽的手向门口一伸:

  “请进吧,他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和之前在树林中,以及在哈梅尔村时所遇到的莫蒂娜不同,此时,约修亚没有从面前的女子身上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氛。即便他非常清楚在房门的另外一侧可能是龙潭虎穴,也不知为何丝毫没有阻挡他和科洛丝、乔丝特走进房舍之内。

  莫蒂娜走在三人的前面,当约修亚三人都跨入房门,他们的眼前出现的,是一间看起来收拾得相当整洁漂亮的客厅。从外面看这座房舍并不算大,但内部却意外地宽敞,在客厅中央放置着一张别致的长餐桌,方才那位和善的男主人,此时正坐在餐桌的正席处。在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涂着蜂蜜的面包,散发着阵阵热气的奶油浓汤,撒入香料的炖牛排,洋葱与鸡肉的串烧以及金黄色的鸡蛋卷饼。男主人展开右手,示意来客们入席。

  约修亚等人闻到食物的香味,才发觉自己早就饿了。尽管还没完全了解对方的底细,但也无须多余的客套。他们分坐于餐桌两侧,望着身侧的男主人。

  男主人没有说话,一旁的莫蒂娜见状代他言道:

  “噢,他是萨维洛斯,算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吧。”

  约修亚心中微动,见到他之前调查中一直出现过名字的人物,终归不能让人无动于衷。但是,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分随和,甚至有些平凡的沉默寡言的男人,怎么也不像是那个被传说渲染得如同凶神恶煞的杀人狂。

  “您就是那位使用传说中‘九绯之术’的游击士萨维洛斯先生吗?”还未等约修亚开口,科洛丝率先问道,之前她曾从约修亚那里得知了针对利贝尔王室的刺杀未遂事件,而刺客中就有会使用“九绯”这种神秘武技的成员。

  “哦?”萨维洛斯露出惊讶的神色道,“难道是我教过的孩子……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人物?否则……”

  “那位管家爷爷倒的确是个棘手人物……”约修亚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身材瘦长,带着眼镜的菲利普管家的样子。他的剑技严格而论并不在理查德之下,也难怪会逼迫行刺者使出尚不能完全掌握的强力招数了。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乔丝特在一旁询问,“方才玛莎之吻的人追逐我们到了这里,却没有继续追上来,这是为什么呢?”

  “哦,这件事吗?”

  莫蒂娜闻言,慢慢地坐下身道:

  “很简单,这里是他的住所,玛莎之吻的人,是万万不会在他们头领的大哥的领地内放肆的。”

  莫蒂娜的手指了指坐在身旁的萨维洛斯。在座三人的目光都转到面前男人的身上。

  “他是……头领的大哥?”乔丝特还是不大明白其中的关系。既然面前的人就是玛莎之吻头领的大哥,他为什么不和玛莎之吻的成员在一起,又为什么不把自己和约修亚等人交给玛莎之吻的人。

  “想说明白这件事可不是片刻工夫能完成的。”莫蒂娜无奈地笑了笑说:“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话音未落,从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啊呀,有客人来啦?”

  众人望向门外,只见一个留着绿色长发的小女孩,从门外跑了进来,她的神情显得那样天真烂漫,周围的空气随着女孩的脚步也愈发活跃起来

  “是哪儿来的客人呢?”随着绿发女孩的跑入,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年,也从门外走了进来。

  约修亚吃惊地看着走进来的二人,面前的少年似乎像在哪儿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莫蒂娜对少年微微一笑:“罗伊德,你回来了。快坐吧。”

  “罗伊德?”约修亚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名字。他琥珀色的眼睛中放出了惊异的目光。

  (他怎么会在这里?!)

  “约修亚,他是谁?”

  见约修亚满脸惊诧,科洛丝小声问道。

  “哦?”约修亚惊觉自己有些失态,他低下头轻声回答:

  “是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地方警察,好像属于一个叫特别支援什么的科室,以前我和艾丝蒂尔在克洛斯贝尔执行游击士任务时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因为任务很快就解决并离开了,所以一时没想起来。”

  可是,现在身为克洛斯贝尔警察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玛莎之吻猎兵团的根据地?

  约修亚看着正在与罗伊德寒暄的莫蒂娜,目光中全是疑问。

  “不用奇怪,约修亚。”莫蒂娜摆了摆手,“罗伊德可是我们猎兵团的人啊。”

  “不会吧!?”约修亚几乎从椅子上蹦起来,罗伊德竟然是玛莎之吻的成员?怎么可能?

  “是真的。”站在门口的罗伊德苦笑道,“虽然只是一个月前才加入。”

*          *          *

  在北方大地,帝国和共和国接壤的地方,有一个被称为克洛斯贝尔的自治州。

  虽然这个自治州的领地或许比南方的利贝尔王国还要小一些,但它却以其特殊的方式,相对程度保持着对帝国和共和国两个大国的独立性。

  这个方式就是经济。

  多年来,克洛斯贝尔倚靠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为连接帝国和共和国经济利益流转的桥梁,两大国曾多次兵戎相见,双方之间的商业贸易也几乎处于完全冻结的状态。然而克洛斯贝尔的存在,却在最大程度上充当了两强在贸易上中转者的角色。无论是帝国还是共和国,都在克洛斯贝尔拥有相当强势的商业运营机构负责各类物资的流通集散。同时,也在无形中让克洛斯贝尔集聚了大量财富。成为大陆北方有名的商业大都市。

  对于这样一只下金蛋的鹅,帝国和共和国权贵们的眼睛都瞪得溜圆,皆欲将之纳入自身完全的掌控之下,这大抵也是地缘政治的常情。

  几乎和约修亚等人逃离玛莎之吻事件发生的同时,一支似乎并未获得两大国和若干自治州许可飞行的飞空船,却悄悄地行驶于帝国东部的上空,缓缓地拉近了与克洛斯贝尔自治州领地之间的距离。

  一个金发的青年,神情不安地倚靠在飞空船观测窗的护栏上,他的双目紧紧盯着自治州所在的方向。似乎能听到他从内心中呼出的叹息声。

  在他的身边,站立着两个年龄和他相仿的男人。一个是神情无比严肃,体格健壮的黑发军人,另一个是面容略带轻浮,目光却犀利如电的紫发文官。

  他们三人,正是帝国的皇子奥利维尔、皇子挚友(奥利维尔自称,却无一例外被对方否定)的缪拉少校,以及担任帝国宰相书记官的雷克塔大尉。此时,他们正在赶往克洛斯贝尔的路上,赶去的目的,便是因为雷克塔大尉所带回来的机密情报。

  与约修亚等人分开后,雷克塔马上回到了帝国,并向帝国宰相古利亚斯•奥茨本汇报了他所搜集到的情况,当然,雷克塔是否将自己所得的全部尽数相告谁也不知道,但仅仅是汇报的消息,也有着足够让人大惊失色的内容。

  “克洛斯贝尔有不稳倾向,各地猎兵团似正向其领地内聚集,目的不明的交易流通频繁。似有神秘势力暗中操纵。利贝尔王太女陷入危机,可能引发新的动荡……”

  诸多此类消息摆满了奥茨本宰相的办公桌。于形形色色的政治斗争中拼杀过来的男人,面对如此纷乱复杂的状况,也难免感到焦躁和厌烦。目前,作为帝国改革派的核心人物,奥茨本面临着国内旧贵族派的巨大的压力,三皇子达维古,是皇室中唯一一个明确站在改革派一方的大贵族。奥茨本之所以能在风雨交加的帝国政坛长期屹立不倒,很大程度维系于他和皇室之间的这层细微的关系。而两人的关系,此间完全系于达维古对“军事技术建国”信仰的盲从,倘若奥茨本不能在各类技术领域内对达维古的研究提供足够的帮助,达维古亦可好不动声色地抛弃奥茨本而投向旧贵族派一方,至少到现在,奥茨本所积蓄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可以让达维古倒戈相向也无所谓的程度,他仍需要尽其所能地向对方示好。

  正因如此,对于雷克塔提出的“对玛莎之吻猎兵团提高戒备”和“关注克洛斯贝尔异动”的两条建议,奥茨本均未置可否。他很早就得到达维古正在与极秘猎兵团玛莎之吻直接接触的消息,虽然也曾怀疑两者之间的勾连可能造成对自身不利的状况,但奥茨本仍决定在消息明朗之前作壁上观。大贵族与猎兵团之间的交往并不稀奇,且能让达维古感兴趣的并非贵胄君权,只能是军事相关的技术。在这一点上奥茨本和达维古的看法完全一致。眼下达维古正受玛莎之吻邀请与之商谈合作,在他回到帝都之前,静观其变亦理所当然。相对来说,克洛斯贝尔的情况反倒让奥茨本更为关注。世间无不透风之墙,有关于沉睡在克洛斯贝尔的女神秘宝的传闻或多或少让奥茨本内心波动。如果能借机查明,对于奥茨本而言无疑是增加了手中底牌数量的利好之举。出于此类想法,奥茨本示意雷克塔可根据自己的判断作出决定,务必潜入克洛斯贝尔,名为观光暗访实情。受命的雷克塔这才登皇长女之门,与奥利维尔、缪拉二人经过短暂协商后,一同前往克洛斯贝尔。

  “那位大叔真的确定秘宝已经现身克洛斯贝尔了吗?”奥利维尔轻声问道,在飞空船上的三人都心照不宣地只用“那位大叔”来指代奥茨本宰相。

  “这不是他的感觉,而是来自一份确定可靠的情报。是达维古殿下以他的名义递交给那位大叔的。”雷克塔回答道,“达维古殿下正在和传说中的猎兵组织——玛莎之吻接触,这份情报,就是玛莎之吻作为两方互信的标志,由他们直接提供给达维古殿下的。”

  “玛莎之吻,现在说起来仿佛仍让人无法相信他们的存在。如果不是在利贝尔遇袭……”缪拉显得忧心忡忡。

  “不用担心,缪拉阁下。”雷克塔微微摇头,“一般情况下,玛莎之吻是一个无害的组织。他们主要活动的领域并不是作战,而是情报。”

  “哦?你好像对他们很了解?”奥利维尔回过头。

  “谈不上太深入,只是作为情报官所必然了解的事。”雷克塔苦笑着。

  雷克塔并没有说谎,玛莎之吻这个组织虽然名为猎兵团,但实际与其它猎兵团主营的业务相去甚远。他们虽然也同样拥有作战部队,却甚少为各方势力所雇佣进行战斗任务。相反,他们更注重的是潜入,刺探,获取情报等间谍活动的业务。他们通过许多方式获取各个国家的情报信息,而后再根据情报内容分出价值高低,卖给所有需要情报的势力方。其客户不仅包括国家,自治州,也涵盖各个民间组织、宗教组织甚至是猎兵和黑帮。只要对方出钱,什么样的情报,都能够通过玛莎之吻买到。

  玛莎之吻在情报生意上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所提供信息的准确率极高。绝少会有提供假情报这种事。这也是玛莎之吻的情报费非常高昂,却仍有数不清的势力愿意购买其情报的原因之一。

  “由此,这份情报来自玛莎之吻,可信度应该不低,之前,帝国的情报部门也曾多次获取过类似的零散信息,只是都没有像这份情报所描述的完整。”

  奥利维尔再度将信件置于眼前,上面的信息清晰无误:

  “……能够自由改变时间和命运,重写历史的至宝……”

  “……将会伴随混沌的交织再度显现……”

*          *          *


  约修亚怔怔地坐在餐桌旁,褐发少年的话让他半天无法反应过来。

  “罗伊德,站着干什么?过来坐吧。”莫蒂娜提醒道。

  罗伊德摇了摇头:“不了,莫蒂娜小姐。我马上就要赶回去,这次我只是为了把这孩子送到这里来的。克洛斯贝尔那边的形势有些不妙,我这就走了。”

  “罗伊德,你要走吗?”正坐在餐桌前的绿发女孩猛地回过头,惊讶地问道。

  罗伊德点点头,轻声的说:“琪娅,不要紧,我们只是去处理一些事。为了你的安全,暂时让你在这里住上几天。等我们处理完了那些事,我马上就来接你回去。”

  “罗伊德哥哥,不让琪娅和你在一起吗?”自称为琪娅的绿发女孩几乎要哭了一般,“罗伊德哥哥,答应不离开琪娅的,罗伊德,又要离开了吗?”

  见罗伊德神色有些尴尬,莫蒂娜慢慢上前,蹲在琪娅的身旁:

  “不行哦,琪娅。罗伊德哥哥是有任务在身的人啊,要做一个好女人,可不能拖男人的后腿呢。”

  “可是……”

  “我知道琪娅想永远和罗伊德在一起,现在罗伊德正是为了这个理想才去战斗的啊,知道这些的你,应该怎么做呢?”

  莫蒂娜的话让琪娅沉寂了片刻,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她的双眼中盈满了泪水,脸上却露出了让人安心的笑容:

  “我明白了,罗伊德哥哥,说定了哦,你一定要快点来接琪娅哦。”

  约修亚看到罗伊德在琪娅的笑容绽放的时刻身体微震了一下,他点点头,而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

  琪娅目送罗伊德,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朦胧的雾气中,这才转过身,依旧是春意盎然的笑容。

  “那……”乔丝特忍不住想问罗伊德的去向,话还没出口,却被约修亚用眼色制止了。约修亚清楚猎兵团的规矩。而且也不想让面前的绿发女孩负担更加沉重。

  然而,玛莎之吻猎兵团的手居然伸到了克洛斯贝尔警察部门的身上,这一事实让约修亚三人再度对这个几乎毫无名气的猎兵团产生了高深莫测之感。

  “那么,你们想知道一些什么呢?”莫蒂娜正在一旁与琪娅玩得开心,萨维洛斯注视着面前的三人,笑眯眯地问道。

  “您觉得哪些事又是可以告诉我们的呢?”科洛丝在一旁彬彬有礼的回答,身为王太女,她的确很懂得谈话的技巧。现在,自己和约修亚、乔丝特三人仍然是在“敌人”的领地之内,她认为还是不去问那些不该问的内容而惹怒面前的男主人为好。

  “不愧是王太女殿下,”萨维洛斯笑道,“不必担心,我不是玛莎之吻的成员,对于我们兄弟的事,你可以随便问。”

  “那么我想知道,你们和利贝尔王室的仇恨是怎么回事。”约修亚的身体微微前倾,询问出这个他等待已久的问题。这次的事件起因,不正是因为玛莎之吻袭击利贝尔王宫,意图绑架或刺杀王室成员吗?若不是有深仇大恨,哪个猎兵团会选择单枪匹马和一个国家为敌?

  萨维洛斯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道:

  “好吧,既然你问到,我回答也就是了。”

  他抬起了头,望向窗外的远方:

  “距现在大约30多年前,在埃雷波尼亚帝国有一位家道中落的贵族,他叫做阿尔基斯•希格尔。”

  “原本,为了拯救日益没落的家况,他应该遵从父亲的意志,迎娶在帝国领内声望如日中天的克里昂家族的女儿——芳蒂妮•克里昂小姐。然而,一心追寻自由的他却与一名叫做蕾娜的平民之女私通逃亡,他们历经艰险,终于逃到了帝国南方一个偏远的山村。周围的居民都称它为——哈梅尔村。”

  “!”

  尽管在与玛莎之吻长时间的拉锯战中,无论是约修亚还是科洛丝等人都隐隐感到事件和哈梅尔村有关,但现在从萨维洛斯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三人还是不禁怔了一下。

  尤其是约修亚,他脸上的阴云愈加凝重,萨维洛斯说出的人名,在约修亚记忆深处掀起了阵阵波澜。

  “芳蒂妮小姐因阿尔基斯的逃婚感到愤怒,天性习武的她带领自己的淑女卫队追寻二人的步伐也来到了哈梅尔村。但让人吃惊的是,原本以为会发生的激烈冲突,却没有发生,反倒是她自己,也留在了哈梅尔村和阿尔基斯等人一起生活。”

  “此后过了许多年,蕾娜女士,为阿尔基斯生下了一女一男两个孩子,而芳蒂妮小姐……就是我们三兄弟的母亲。”

  ……

  屋中的气氛陷入宁静。

  “蕾娜……那是亡母的名字啊……”

  黑发的青年约修亚,在踏入这房间时起,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半是茫然,半是彷徨的神情。他那琥珀色的眼睛始终未离开面前的萨维洛斯,萨维洛斯一直眯缝起的眼睛,在约修亚的注视之下竟稍稍地睁开了。

  那双眼睛,和约修亚的瞳孔一样,是琥珀色的!

  “你是……”约修亚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萨维洛斯轻轻叹息着:

  “我的弟弟——约修亚啊。”

  平静的袒露,让约修亚、科洛丝和乔丝特连动一根手指的力量也没有。他们如同被一种奇异的魔力按住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听着他讲述着曾经发生的事。

……(以下为萨维洛斯的自述)

  我们兄弟姐妹一共五人,我是长兄,约修亚是最小的弟弟。虽然我们三兄弟与卡莲、约修亚姐弟二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彼此之间却并无隔阂。

  蕾娜夫人生下约修亚后因难产而去世,悲痛过度的父亲在那之后也郁郁而终,繁重的家事负担全落在我们可怜的母亲——芳蒂妮夫人的肩上。

  为了能够减轻母亲的负担,14岁那年,我向母亲提出分担养家的责任。然而在那时,年幼的我根本无从分辨世间的善恶与是非,我的心思只停留在挣大钱养家的想法之上。由此,我选择了一条在世人看来危险而又堕落的道路——我加入了被称为西风旅团的猎兵组织。开始了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涯。

  猎兵的生活简单而又危机重重,每一天我们都要在随时可能人头落地的危机中争取自身的生存和酬劳,我丢弃了作为一个青春少年所有的理想和美德,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如何完成头领交给我们的任务之上,14岁,是我第一次杀人的年纪,为了得到酬金,我必须让自己成为无情的恶魔。在那时,唯一可让我感到自傲的情操,只是我将除了必要生活费以外所有得到的猎兵酬劳,都汇寄给我重病中的母亲,抚养我四个年幼的弟妹。

  我曾多次有过“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的念头,也许会在哪一次危险的任务中就此交待。可每当想起远在哈梅尔村的家人,我就一次次强迫自己绝对不能送命。
但仍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在西风旅团搏命的时光会那样短暂,仅仅只有一年时间。时至今日我仍不断自问,倘若没有那件事的发生,我是否仍会留在那以命搏金的生活中。

  那是在一次作战任务中,我们的目标是共和国的一位军界要人,他是共和国中对帝国主战派的核心人物,我们接受帝国方面的委托,要在他从列曼自治州前往利贝尔会晤女王的路上将其刺杀。剪除帝国的心腹大患。

  刺杀大国政要,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困难重重的妄想。这些政要身旁的卫队无不精壮彪悍,哪里能轻易撼动呢?不过,对于一向以强势战斗力著称的西风旅团而言,如此在温室里训练出来的军队又岂是我们这些整日翻滚于生死之间的猎兵们的对手呢?我们乘坐6条飞空艇利用夜幕的掩护顺利地登上了那位军政要人所搭乘的飞行客轮,仅用一个小时就将船上所有担任警戒的共和国卫士尽数缴械,控制了客轮。不过,当我们来到那位政要所在的房间,却发现他早已离开,不知所踪。

  担任外部警戒的猎兵同事们告知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小型船舶离开客轮,也就是说目标仍然潜藏在客轮上的某处。我们于是开始了对整个客轮的大搜捕。我作为此次行动的队长之一,负责对客轮底舱的搜查。和我一起搜查的,除了一名与我相交不错的猎兵同事加尔西亚外,还有一个名叫伊德的人。

  伊德并不是猎兵团的新人,早在我加入猎兵团四年前,他就已经是西风旅团的成员之一了。然而,刚入团不到一年的我当时却成为他的上级队长,其中的缘由实在很难说明。

  伊德加入猎兵团非为旁因,仅因他是团长的外甥而已。团长的妹妹只生下他一人后便撒手人寰。在临终前请求团长照顾伊德,团长只得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一般抚养,成年之后又将他安置在猎兵团中。伊德本人毫无战斗的才能,每每都只能躲在人后做些无伤大雅的闲务。此人又生性贪财好色,屡屡误事,由此团长也难以提拔。只好让他就此混日子下去。此次任务之所以让他和我一起检查底舱,也是因为底舱狭窄,很难藏人——尤其是如目标那样的成年男子——所谓的检查,不过是走个过场。

  然而当我们来到底舱,却意外地发现真有人藏身此地,藏者不是我们的目标,只是个7-8岁的女孩。见我们来到,她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仿佛一只被吓坏的小猫一般。

  让我万没想到的是,伊德,竟然对这个还不到10岁的少女动了邪念,他满脸淫笑,欲行非礼,女孩见状惊慌失措,不断向后退去。

  “你想干什么?”我拦在了他的面前,“她不是我们的目标。”

  “不是你们的目标,但却是我的。”伊德的面色有如猪肝一般。伸手把我推到一边,“本来团长也没打算让你我找到那个无聊的目标,大爷还不能自己找找乐子?”

  “伊德先生,我们是在作战任务中。且团长此次已有明令禁伤老幼妇孺,请您遵从队长的意见。”加尔西亚从背后拉住了伊德的胳膊,声音中透出微微的严厉。

  伊德发出厌烦的低吟,挣开了加尔西亚的手掌,他回过头,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算老几,我的事要你多嘴。”

  言罢,他竟径直向那少女扑了上去。一只手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少女身上的衣服。少女发出绝望而凄惨的哀鸣,手脚不断地用力挣扎着。

  “伊德!放开她!她还是个孩子!”我吼道,右手拔出了长剑,指向伊德的后背。

  感到背上为异物顶触的伊德,面露讥讽之色地转过头道:

  “唉呀,莫非你这小哥也看上这个小妮子了?放心,等我完事儿后她就是你的了,我可懒得收拾呢!”

  “住口!”怒火已在我胸中熊熊燃起,“我叫你放开她,滚出去!”

  大概是看出我并没有和他开玩笑的意思,伊德的手慢慢停下,他缓缓地站起身,双眼如同鬣狗一般放出让人厌恶的凶光。

  “想玩真的吗?好可怕啊。”

  话音未落,伊德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闪亮的猎兵短刃,向我的面门直刺过来!



                                               (未完待续)







[ 此帖被马甲雷在2013-07-11 23:51重新编辑 ]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13-07-06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4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3-08-25
强顶!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3-10-07
为啥我看到城管哥出现了?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10-11
洛爷在本次小说中是个死人,不,是将死之人。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10-12
引用
引用第3楼马甲雷于2013-10-11 21:50发表的  :
洛爷在本次小说中是个死人,不,是将死之人。


太棒了!!!
但是他的后宫咋办?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19小时
发帖:
445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10-16
回 4楼(真·蒹葭公子) 的帖子
两个死了,其他的基本上……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13-07-06
在线时间:
0小时
发帖:
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10-16
楼主求更啊。。等了好久了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3-10-21
引用
引用第5楼马甲雷于2013-10-16 07:08发表的 回 4楼(真·蒹葭公子) 的帖子 :
两个死了,其他的基本上……


卧槽别这样啊,好歹我也是莉夏控啊……
我趴在地上思考了一会儿,你是不是连男人都算上了?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禁止发言
注册时间:
2016-04-30
在线时间:
3小时
发帖:
6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5-04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